专家:中国财政赤字规模更具想象空间
本文来源: 新华网财经 2015-12-25 16:08:27 作者: 孙亚华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中国2016年宏观调控的脉络逐渐明晰。 财政赤字规模更具想象空间 降低企业税费为重点工作之一   前11个月,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3.99万亿元,同比同口径增长5.7%,增速进一步下滑。

   新华网消息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中国2016年宏观调控的脉络逐渐明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实行减税政策,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为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多位专家认为,我国的财政赤字规模或超过3%的红线以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和促进地方政府扩大地方债发行额度,从而保障经济稳增长。而加大货币政策灵活度则可从环境、方向和工具三方面进行解读。

   财政赤字规模更具想象空间 降低企业税费为重点工作之一

   前11个月,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3.99万亿元,同比同口径增长5.7%,增速进一步下滑。

   与此同时,前11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规模达到15万亿,同比同口径增长17.4%,高出收入增速11.7个百分点,支出压力不容小觑。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陈波称,提高财政赤字率会带来财政支出增长,可在产能转化、城镇化建设、环保和高科技行业的发展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为稳增长进一步提供底气。

   对于赤字扩大的规模,部分专家认同会超过3%的赤字红线。这一红线是欧盟各成员国1994年为控制财政风险所划定的,一直被中国等国家参考。但是随着近年来宏观环境变化,这一红线对中国经济的合理性被提出质疑。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表示,赤字率红线应该是一个动态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具体取决于政府的偿还能力和资产负债关系。“中国的国有资产总值超过100万亿,净值接近40万亿,这是其他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基于此,中国的赤字率可以高一点。3%太低了。”

   2015年我国赤字规模为1.62万亿,赤字率大致在2.3%左右,其中地方财政赤字规模5000亿元。这5000亿元地方债额度分解到省级政府就只有几百亿的规模,到地级市就更少。若2016年财政赤字率为3%,则根据今年GDP总值预估的68.11~68.74万亿元可算出财政赤字规模约为2.04~2.06万亿元。“短期内提高赤字率可以使地方政府扩大地方债发行额度,缓解如今地方财政的困境,进一步促进经济稳增长运行。”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分析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的目的之一是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当前,高税费成本约束是束缚中国经济供给体系的主要因素之一。

   会议明确指出,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要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

   对降低社保,很多企业管理人士表示“松了一口气”。据公开统计数据,我国养老、医疗、失业等“五险”加起来费率将近45%,较高的费率加重了企业负担,也导致部分逃交费用的现象。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刘佐告诉新华网记者:“目前的社保费用偏高,无论对于企业还是个人都是不小的负担。对于企业是高昂的人力成本;而对于个人,则是被限制了加薪。当企业想要给员工涨工资时,他们还需要多支出很大一部分作为社保,这无疑会限制工资的涨幅。”

   货币政策注重灵活 降准降息或可期

   自2014年底起,中国正式步入降息降准通道,进行了5次降准,6次降息。一年期存款利率差已降至1.50%,大型金融机构的存准率为17.5%。

   政策效果相对明显,央行公布数据显示,11月末广义货币M2增速为13.7%,并且M2增速已连续5个月高于13%。同时,有机构测算,今年前11月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新增规模为11.11万亿,相比去年全年增加13.58%。今年稳健的货币政策为结构性改革营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对于下一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要在稳健的货币政策基础上进行“灵活适度”。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晓蕾在接受本网采访时认为,这可从三个方面进行解读。

   首先,是灵活地应对经济环境中出现的突发情况。国际经济复杂多变,经常出现影响较大的不确定因素,这时货币政策就要与之相对应。左晓蕾举例道:“当我国的外汇占款变少,为防止资本外流,即可实施货币政策来应对。”

   其次,是方向和工具上的灵活性。目前我国正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在货币政策为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条件下,结构性工具越多,货币政策的灵活度越强。此前,央行通过定向降准,MLF、SLF、PSL等定向工具向三农、小微等领域提供流动性,以支持这些薄弱环节的发展。“目前我国的经济问题集中在结构而不是总体需求上,无差异的降低利率或者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是无法解决此矛盾。”左晓蕾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6年任务时着重提到了“降成本”,因此大部分专家都认为在下一年降准降息可期。但同时,左晓蕾也提醒道,降幅空间的大小受国内经济矛盾影响,但同时国际外部环境也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如外贸情况、人民币和美元的利差等。(记者 孙亚华)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