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频道首页 浙江要闻 浙商浙人 诗画浙江 新华立场 向上向善 新华矩阵 房产家居 互联网经济 新华联播网

互联网造星 国产偶像工业的超车道

2016年01月14日 14:09:40 来源: 北京商报

    当TFBOYS出现在《老炮儿》里,观众或许还在疑虑“小鲜肉”画面和影片质地的违和感,作为导演的管虎已经毫不遮拦地一语道破,“之所以会选用这样的青春偶像组合,自然是商业价值方面的考量”。一位业内人士更加坦率,“如果有他们在就能保证至少有一个亿的票房,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与老牌欧美、港台偶像的颓势相反,内地偶像新人惊人一夜爆红。吴亦凡、鹿晗、TFBOYS的崛起,让“小鲜肉”这个词几乎成了爆款偶像明星的代名词。其成长路线或许意味着中国“自产”偶像时代在招手。

    “星”在网上成长

    与传统明星的成长方式不同,明星不再靠自己的作品一首歌、一部电视剧或者一部电影来获得观众粉丝的认知和认可,而是在成长阶段就进行有计划的露出,以“真人秀”形式全貌呈现其成为明星的全过程,艺人公司开始“养成式”造星,展现其“养成”过程的就是互联网。而这些“艺人公司”也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演出经纪,多半有互联网背景。

    高清MV网站音悦台旗下造星项目“音悦Stage”就是其中之一。项目发起人时颖认为,华语男团TFBOYS的崛起,证明了互联网造星的可行性,也让各大媒体平台开始尝试参与互联网造星。“据我所知,今年已经有不下20家公司要打造下一个TFBOYS。” 时颖说。

    时颖操盘的音悦台其实也正是令TFBOYS获得如此关注的重要推手之一,更是互联网造星的先行者。2015年4月,音悦台旗下造星项目“音悦Stage”正式启动,在历经4个月的线上选拔,以及全国十大城市的线下比赛后,该计划精选出多名人气选手签约成为旗下专属练习生。“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学习各种专业技能和各种才艺。”在培训过程中设置通关成长级别,并有制作团队全程记录,以真人秀节目方式记录选手成长轨迹,每周在其网站进行更新播出;同时推出直播互动节目,每周在PC端、手机端同步直播,如实展现选手面貌。

    “这一计划本身就在于互联网造星平台,为华语音乐行业带来一个新的增长点,以期见证下一个偶像的诞生。”时颖说。

    背后考验产业联动

    “华语偶像市场上,超女、快男的电视选秀为内地乐坛带来洗牌式的影响,让内地唱片公司无法依照传统模式推出新偶像;互联网高速发展,让电视选秀时代一去不返,华晨宇已经可以说是电视选秀的最后一个超级偶像了。”大象音乐总经理、华纳音乐国际部前总监李思睿告诉北京商报记者,“TFBOYS的崛起证明了互联网造星是大势所趋。互联网和偶像产生方式的关联,参照日韩模式制造出来的偶像能引发非常强大的粉丝效应。”

    “小鲜肉”偶像背后,其实是流行文化理论的生长和创新。“为什么国内的青少年一代会那么疯狂去哈韩哈日,指责的同时也许怪错了对象,这根本是实力差距的必然结果。” 薇缔亚(日本)娱乐社长、寰亚中国前副总裁马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中韩偶像的包装上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在偶像产业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国内落后日本20年、韩国10年。”

    “国内操作偶像偏重于有没有合适的音乐作品,除此之外的技术含量都低得可怜,比如音乐怎么呈现,服装、化妆、MV、舞台怎么安排,灯光舞美怎么设计。目前太多的情况是用的韩国灯光师、用的香港舞蹈团队,除了音响,视觉呈现方面内地的从业人士都相当稚嫩。”李思睿说。

    一个简单的例子,日韩偶像团体人很多,每个人通常唱1-2句就换队友,而且是边唱边跳队型还会变换,这个时候就很考验摄影师的水平。视觉呈现水准高下立见,摄影师必须很清楚下一秒是谁要唱,从哪个角度拍过去最好看,而负责镜头切换的人平均2-3秒就要操作一次。最牛的是镜头拉伸和歌曲节奏本身要对上,这也不是一两年能练出来的功夫。同样的人跳同样的舞,拍出来的感觉差太远了,每一秒拍谁、从哪拍都有剧本,而国内的视觉恐怕还只是镜头左右摇来摇去。

    “对于偶像来说音乐是20%的部分,真正考验的是团队运作的能力。一个偶像很炫很酷,是他的造型、舞美、灯光一系列赋予他的。”时颖说,“所以偶像会成为一个产业,而不是一个歌手自己唱一首歌就OK了。”

    网络造星需防急功近利

    网络造星,不仅让作为终极产品的“星”获得极高的关注度,让“造星”过程本身也成为网站呈现给粉丝和观众的一项内容。能否呈现得足够专业并具有可视性是进行网络造星必须要考虑的环节。

    “明星出道前的专业化培养其实是我国的偶像产业落后于日韩的一个关键。”马骅说。

    韩国的SM公司和日本的杰尼斯事务所可谓“偶像养成工厂”的代表。日韩经济领先国内十余年,大量家庭早早就进入中产状态,所以很重视10岁前孩子的素质教育和特长培养,在低龄选秀节目里,多见10-14岁的孩子用吉他或者钢琴,自弹自唱自己写的歌。有小孩子两三天的时间还能把一首歌改编成不同曲风,这种综合的音乐素质我国音乐科班毕业的大学生都未必能达到。韩国有大小几十家娱乐公司,每年都会挑选10-15岁有天赋的孩子签约成为练习生。练习生没有工资,每天都要去公司里接受声乐、舞蹈的训练,每个月考评一次,成绩差的会被淘汰,成绩好的才有可能出道成为正式艺人。有些自身条件差的孩子,当了七八年练习生才出道。

    “日本和韩国比较相像的练习生制度是韩国偶像水平远超中国偶像的关键。”时颖也表示,天才毕竟少,平凡人想要卓越就得付出汗水,韩国的偶像都是小学还没毕业就开始接受高强度专业训练,唱跳能力就是这样练出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音悦Stage”计划的练习生每天要有近十个小时的专业课安排。

    资深乐评人张昭轶认为,在产业链中不同角色该如何投入是目前最需要勾勒清晰的部分,“不能只想歌曲、唱片,要考虑整个产业链所有参与者的参与程度和参与水准”。

    此外,在处理艺人、作品权利方面的关联也会变得越来越复杂,给从业者的挑战是在台前包装的同时,后台保障系统必须跟进,否则也未必能实现比较好的发展。

 

 

[责任编辑: 金娅倩 ]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641117775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