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潮里的寒流 民宿业的“冰与火之歌”何时曲终

  • 时间: 2016-03-29 09:45:34 星期二
  • 来源: 杭州日报
  • 编辑: 陈星凯

  杭州民宿主人“段王爷”没有想到,他在莫干山新开的民宿“从前·慢”第一位客人就是互联网公司高管,优酷土豆集团的CFO(首席财务官)。这家民宿在一条小路尽头,方圆十里无人家,可它吸引着找寻片刻宁静的精英人士。

  城市化的滚滚洪流之下,民宿成为一种群体情绪的具象化表达。精英和大众走出星级酒店、快捷酒店,为一所农宅纷至沓来,愿意为一间房一个晚上支付千元。相应地,也有人愿意为一所农宅一年的使用权付出二三十万元,再花一两百万元装点一新。

  但在一片看似供需匹配的市场里,丰富多维的消费预期却与投资过热的经营困局相交织,演绎出一曲冰与火之歌。2015年上半年,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内的民宿激增超过四成,总数超过200家,民宿投资一片炙热。一年之后,记者对本土民宿市场调查发现,洗牌已经开始。那些无心插柳的捷足先登者已然进入收获期,但对于能否继续收获却充满疑虑;而那些一哄而上的有心栽花者,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门容易赚钱的生意。

  一个在大陆勃兴的朝阳业态,何以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尴尬境地?而这首“冰与火之歌”又何时曲终?

  民宿 因人格化而不同

  这是一个至今都没有统一定义的行业。在日本,民宿是指“家族经营,工作人员不超过5人,房间10间,可容纳25人左右,且价格并不贵之住宿设施”。但在大陆,民宿却大多不是“家族经营”,而是投资者租用农宅经营。

  一篇针对杭州民宿业的发展调查报告,如此定位民宿——农家乐是民宿经营的初级形态,民宿是三星级以上的农家乐,并突出了住宿功能,是升级版的农家乐,具有农家的外表,小资的内在。

  在开始众筹创始人徐建军看来,民宿因主人的人格化特质而区别于一般的精品酒店,主人和客人可以直接交流沟通,有人情和温度在其中。在这个主打生活风格的众筹平台上,民宿是最重要的产品形态之一。

  这种人格化特质也得到了“段王爷”的认同:“民宿就是主人志趣品味的延伸和放大。”开出莫干山的那家民宿之前,这个爱写诗的文艺青年已在杭州青芝坞开出三家民宿。民宿里的书画展室、摆满古书的书架,就是这种志趣品味的延伸和放大。在2012年开出第一家之前,他没做什么市场调研,偶然一次到朋友开的民宿做客,发现民宿的生活方式与自己的理念高度契合,然后就开始找房子投资了。

  刚开民宿的那年,“段王爷”的民宿几乎全年满房。此后伴随青芝坞民宿数量的激增,入住率有所下滑,但仍然有85%—90%的水平。市场对民宿这一业态的热情由此可见一斑。对他而言,盈利不是什么问题。

  需求 丰富而多维

  “星级酒店整洁干净、服务规范和标准化,但是价格较贵;农家乐价格实惠、亲近田园,但在设施和服务形态上比较初级;而民宿则是两者之间的折中和平衡,恰好满足了消费升级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杭州八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骞认为。他经营着一家为农家乐和民宿导流的网站。

  可需求和现实之间的裂缝却无处不在。市民杜女士就没能从民宿中收获她想要的心理体验。“我在莫干山住过两次民宿,一晚上一千多块钱,感觉不太值,潮气很重,小碎花的被单你都不知道干不干净,住宿以外的附加服务几乎没有,花同样的钱还不如住星级酒店。”

  2014年9月针对杭州民宿消费者的一次抽样调查,揭示了入住民宿动机需求的细分和多维。

  其中49%的受访游客选择杭州民宿入住的目的与优美环境相关,13.4%的游客选择入住民宿的目的是体验当地人文风俗及民俗活动;9.5%的游客入住民宿的目的是希望民宿有宾至如归的感觉;8%的游客入住民宿的目的是民宿环境使人有松弛身心的感觉。

  而针对民宿所提供的服务,41%的游客希望民宿能提供当地的特色餐饮,27.4%的游客希望民宿能提供特色客房;14.6%的游客希望能提供朴实的导览解说服务,12.5%的游客希望民宿有特色的建筑,3.4%的游客希望民宿能代购土特产品。

  现实 热潮里的寒流

  需求真实地存在着,就像一座富矿,引来掘金者无数。

  西湖风景名胜区民宿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0年6月底西湖景区民宿数量仅为41家,2013年6月底增长至96家。到了2015年6月,民宿数量已超过200家。但这样的增长势头在2015年下半年陷入停滞。

  “其实去年下半年景区民宿就经历了一轮洗牌,有些人进来之前充满期待,进来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看到短期盈利无望就逃离了。”西湖民宿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封国仙告诉记者。封国仙最近对西湖景区内的民宿进行了密集走访调研,超过半数的受调研民宿尚未盈利,而且对前景感到迷茫。

  这并不奇怪。“段王爷”在青芝坞的三间民宿,按照开出的先后顺序,年租金价格阶梯式上涨,从10万元上涨到20万元的水平。而这样的租金水平放在更大范围来看并不算高,如今在白乐桥、四眼井等景区内民宿密集区,每年30万元以上的房租也稀松平常。

  不仅如此,行业里的“军备竞赛”也在升级。“圈子里有人一个手工打造的凳子都要2000元,从加拿大运回来,那整个房子装下来得花多少钱?农舍所有者坐地起价,民宿投资者也扎堆进入、大手花钱,大家都不理性,怎么赚得了钱?”

  在封国仙看来,民宿经营最难的就是差异化,而密集涌入的经营者在推高成本的同时,也加剧了同质化。投资热与盈利难交织的根本原因是需求与供给的不匹配。“如果只是找个地方住,星级酒店服务更规范、更可预期,我凭什么来你家住?没想清楚这个问题,不要轻易进来。”记者:齐航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63111847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