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频道首页 浙江要闻 浙商浙人 诗画浙江 新华立场 向上向善 新华矩阵 房产家居 互联网经济 新华联播网

移动直播平台只见烧钱不见赚钱 热闹底下有苦恼

2016年06月02日 17:26:14 来源: 钱江晚报

  在App Store搜索“直播”两个字,跳出来的直播应用足够让你挑花眼。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在线直播平台约有200家,其中80%以上的公司曾获得融资。

  单这小半年:映客新融资8000万元,由昆仑万维领投;斗鱼TV新拿到了约6.7亿元融资,其中腾讯出资4亿领投,红杉资本追加投资;易直播也宣布获得6000万元的A轮融资;还有传言9158、YY等这些从PC时代秀场存活下来的老牌直播平台,也准备在移动直播上砸3~6亿元……

  除了资本助力,雷军、周鸿祎还亲上直播,并在直播平台上持续押宝。从去年下半年至今,不到一年时间,网络直播俨然成为互联网领域新的风口。

  那么,这些处在风口上的公司,是否如外界想象的那么风光呢?

  多数直播平台

  靠融资过活

  “直播其实是一个非常窄众的市场。”天鸽互动董事局主席兼CEO傅政军对钱江晚报记者说,根据他们对网络视频直播的用户分析,网络主播以20~30岁未婚女性为主,占比超过90%,“看直播的用户群体更广泛一些,但黏性不强,差不多也就‘睡前刷一刷’的频次。”

  天鸽互动旗下“喵播”一周前刚刚在App Store上线,当天曾拿下社交类App免费榜第一,如今排位基本稳定在前30名。在此之前,其另一个直播App“水晶”已经上线3个多月,注册用户数超过100万。但“水晶”在App Store上的排位目前已跌出前100名。

  在傅政军看来,“水晶”和“喵播”都应该有更好的表现,因为与其他新生的直播App相比,它们有更好的用户基础。天鸽互动旗下的9158和新浪SHOW都是从PC时代存活下来的老牌直播平台,而“水晶”和“喵播”相当于它们的移动版。

  “直播是个烧钱的行业,直播平台如果没有(每月)上亿元的流水就基本没有利润。”傅政军坦言,网络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不低,其中占比最高的两项支出,一是带宽成本,二是主播年薪,“移动端视频直播的画质要求比PC端低,相对每月的宽带成本可以节省一半以上。这也是为什么直播这种形式存在了很多年,但直到最近1年才开始被追捧的原因。因为4G和大屏手机的普及降低了直播的门槛,要不然,绝大多数创业公司连成本都烧不起。”

  以天鸽互动为例,每月的带宽成本在千万元左右。斗鱼TV因为主打游戏直播,对画质要求更高,有业内人士透露斗鱼单是带宽成本每月支出在3000万元左右。YY此前就公布过,其在虎牙直播业务上的带宽预算是2.6亿元,也就是说每月超过2000万元。

  主播身价一年

  涨了50%~150%

  直播大热,但真金白银到手的却是另外两端:一端是提供基础设施、设备的公司,比如提供带宽的传统运营商、比如直播设备的生产商华为,又比如提供云储存服务的公司;另一端则是平台主播。

  “大量资本注入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直播平台主播的身价大幅上涨,年薪普遍涨了50%~150%,平台王牌的年薪基本在百万元级别。”一位业内人士私下说。

  以游戏端视频直播为例,今年虎牙斥资1亿元签约的电竞女神Miss,其在2015年身价只有1700万元。虽然事后,Miss曾澄清,“本人的所得并没有那么高”。所谓1亿元的签约金中还包括设备投资和数十人的团队成员佣金。

  直播平台之间“挖角”成风,年初某直播平台从同行手中连挖6人,总费用超过6000万元,“但事实上,主播能给平台带来的收入并不会成倍上涨。”这位业内人士说。

  网络直播平台的收入主要有广告收入、用户打赏(包括礼物、道具等),以及与游戏公司、外设厂商之间的合作等。“现阶段用户打赏基本回馈到奖池补贴用户,水晶和喵播都还没有到盈利阶段。”傅政军坦言,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分成要在30%以上才有可能保本,所以现在业内常见的分成比例是五五开或六四开,但移动直播还在用户培养阶段,基本没有平台能在目前阶段实现盈利。而广告等收入并不能完全覆盖大多数直播平台的成本。

  直播市场

  或将进入淘汰赛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各家直播平台不断爆出融资消息,融资金额基本在千万元级别,但按照这些平台成本支出来看,到手的资金只能支撑3~6个月,省着点花能撑一年左右。但钱却不能不烧,因为不烧,你可能就活不到“赚钱的时候”。

  “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每年在100亿元左右,很难做得更大。我们估计这波投资热很快会过去,最终市场也只能容纳三五家规模企业,希望我们仍是其中之一。”傅政军向记者证实,董事会已经通过了3亿元的追加投入方案,将喵播和水晶直播作为重点项目推进。虽然他没有透露,天鸽的3个亿具体怎么花,但他表示会侧重“补贴用户”。有消息称,今年YY将投入数亿资金砸进移动直播市场。

  频繁融资,似乎也预示着直播市场到了一个以金钱换时间的节点。或许我们很快会在直播平台之间看到历史相似的一幕幕:热钱大量涌入,应用蓬勃兴起,开始砸钱抢市场,资本的口袋随即收紧,市场洗牌开始、互相吞并,最后,存活下来的公司收割整个市场。

  同样的相爱相杀,我们在团购市场看到过,在O2O看到过,在移动打车市场看到过,或许,接下来该轮到移动直播平台了。

  记者手记

  90后草根主播

  创业并不那么容易

  如今拥有固定粉丝群的主播,有不少都来自于曾经的“出位”,借由曾经的名气,他们得以在直播平台笼络粉丝,并促使粉丝们持续消费。

  “手机+网络,就能赚钱,这大概是最低门槛的创业了。就像淘宝创业初期,一样面对外界质疑,但如果没有那么多小店主的打拼,也很难想象能有今天的阿里巴巴。”一位平台工作人员为主播叫屈,在他看来,外人只看到那些被平台捧出来的主播,每天播半小时年薪就轻松上百万元;却没看到那些每天直播5小时以上,月收入1~2万元的普通主播有多么努力。

  日趋强硬的监管,势必让直播的门槛变得不那么低——对“出位”方式的严管给新进入者设置了天然门槛。哪怕“擦边球”曾经获得的流量贡献有多么巨大,如今平台也不得不主动“割肉”。在平台关停和流量下滑之间,所有运营者都会选择后者。

  如果说,淘宝曾经给了“70后”、“80后”的草根创业者很多机会,那么直播平台其实也给了一部分“90后”的草根创业者机会。可惜,后者的红利期太短,刚摸索到一点出路,就被大V、大明星们抢走了饭碗。记者 詹丽华

[责任编辑: 陈星凯 ]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63111898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