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振:创业热潮需重新审视 技术仍是投资重点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16-02-18 17:34:40
米仓资本创始人,也是蜂巢孵化器的创始人沈振觉得,现在创业公司动辄谈“颠覆”实在太过随意,特别是互联网行业,这并不是颠覆,而只是升级换代。

【人物名片】沈振:米仓资本创始人,也是蜂巢孵化器的创始人

    米仓资本创始人,也是蜂巢孵化器的创始人沈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一直都在否认“颠覆”这个词,他觉得现在创业公司动辄谈“颠覆”实在太过随意,特别是互联网行业,这并不是颠覆,而只是升级换代。不过,对于VC行业,他却说:“整个世界都在互联网化了,只有VC还那么传统,未来一定会被颠覆。”

    所以,他的“VC”生涯也是精彩纷呈,别有风味。作为阿里系创业者,沈振把阿里基因和血脉里的“店小二”文化复制过来,打造成为米仓资本的“创小二”文化。这也是米仓资本一贯坚持的原则:更好地扶持创业者,帮助创业者解决创业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在投后甚至投前提供更高效的创业服务。通过创业服务,米仓资本将与创业者共同成长,进而向顶级VC迈进。

    沈振关心创业事业,也关心创业企业,但是他更关心创业的人。张爱玲是在上海滩“出名要趁早”的热门作家,而结果,晚年却在美国的公寓里形单影只,在潦倒恓惶中结束了一生。“如果你28岁的时候,已经是一家公司的CEO,然后融资了1000万,但是当你失败的时候,你会发现突然无法面对自己的人生了。”沈振如是说,“你会变得高不成低不就,然后带着情绪生活,影响家庭和孩子,这样的创业,我不支持。”

    好的投资项目不难找,难得是如何找到合适的创始人,沈振对人的独具慧眼令他们在寻找项目过程中锦上添花。在第一次遇到传世科技的时候,米仓资本一开始对项目并没有太多感受,但是因为BP中的几个差异性掀起了他们的好奇心,两位创始人的关系就很有趣,首先,CEO马骥良生于1988年,而CTO是1976年的,年龄跨度非常大,而且CEO非常年轻;其次,CEO来自美国东海岸,而CTO来自西海岸,距离也非常远。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把CEO约到了公司细谈,最终发现,他们的父母都是国内顶级的产科医生,彼此联系后谈起双方孩子,于是为他们搭了一座桥梁。也正是这一次的见面,让米仓合伙人对传世科技有了更具体的了解,也笃定了米仓资本的决心。

    “天使或者种子早期项目,主要是看团队,而且不光光是创始人,我也会喜欢和他们的工程师聊天,因为底下员工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团队的试错成本。”从沈振身上,丝毫感受不出他才1年的VC身份,谈吐得体,思维活跃,考虑周全,周身散发出一种自信、独立、成熟的味道,这也许就是能够成为一家规模超过50亿元的投资公司创始人的魅力所在。

    据了解,米仓资本有云梯、猫头鹰两只基金,分别属于早期和中晚期基金,但整体规模在浙江乃至在中国的VC圈里,属于巨头级别。

    【对话投资人】

    问题一:过去一年,中国投资圈有点波澜壮阔,上半年火爆,下半年趋冷,您这一年投资了多少项目?

    沈振:2015年一共投资了21个项目。

    问题二:您在投资过程中主要看什么指标?

    沈振:不同阶段看的指标不同。

    在天使或者种子早期,主要是看团队。一般和创始人聊完之后,我会很喜欢和他们的工程师聊一聊。因为,创业没有对和错,没有好与坏,就是在这条路上比拼谁的试错成本更低,这就需要看团队中的成员是否能够正确理解创始人的意图;此外,还要看创始人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创业团队也是一样,创始人的性格决定了企业的命运;当然,还要看团队的理解力和执行力,这对初创公司发展很重要;最后,还要看初创成员之间的价值取向是否比较接近,像蒸功夫在十年前是非常有实力的中餐公司,但是最终却在上市前出现了股权之争,非常可惜。一般企业都有高潮期、低潮期,中间也有各种波折,但是如果价值观接近的话,大家可以比较平稳的过渡。

    B轮之后就看数据的健康,这个比较简单,没什么技术含量,业务数据和财务数据,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另外再增加一个指标,还看企业的价值文化取向。

    问题三:这一年,您投资了哪些明星项目?能不能举例说一些?

    沈振:举个我一直都很喜欢说的例子。在智能硬件板块,有一家北京传世未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研究胎心仪。这个团队就希望通过胎心仪的改善,来降低国内的新生儿死亡率。

    据了解,中国每年有2000万的新生儿,但是死亡率在28‰左右,造成胎死有三种原因,第一种是基因,第二种是脐带绕颈,第三者是胎位不正造成心脏压迫,后两种可以进行人为干预,在两小时内及早发现都是安全的。

    目前,市面上的胎心仪是多普仪,对胎儿还是有一定的辐射伤害,所以不建议长期监测。而传世科技研发的胎心仪是基于听诊器原理制作,物理学加上数据分析的产品,5毫米左右贴片,24小时都可以使用,洗澡都没问题,一旦胎儿出现问题,可以让家人及早发现。

    这个团队的两位创始人都来自美国,属于海龟团队,他们身上就有特别“性感”的地方。第一次见面时,他们的胎心仪技术已经在美国完成了,而当时,他们捉摸的是另外一件事,就是希望能够将这个产品的延展性做深。然后,就又进入了监测老年人中风产品的研发,通过听诊器的震动片原理,把数据源取出来进行数据剥离,来判断风险发生值,然后,通过手机等设备给家人报警。

    后来这个数据模型也成功了,他们又开始琢磨新东西。当新生儿出生之后,有时候会咳嗽,但家长会纠结是否送医院,因为送医院,怕交叉感染,不送,又怕误了病情。而他们研发的产品,只要在家里由家长检测就可以了,听一下孩子肺部是不是有积液,要是没有积液就没有炎症,没有炎症只要家里喝点普通的咳嗽药就好了。

    这就是这个团队最有魅力的地方,一个产品真正能够改变人的生活,让生活变得更加便捷,以及通过一个产品,不希望增加用户成本,反而降低用户的使用成本和金钱成本,从他们身上能够看到很多特质,和国内创业者有很大差异。

    问题四:您从事天使投资多长时间了?有没有什么投资的心得和感悟?对明年投资方向,您有什么预判?

    沈振:我大概是一年多的时间,去年5月份左右入行,也是机缘巧合。

    从工作角度来看,希望整个创业环境越来越热,能够找到更多的生意机会,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现在的创业氛围,现在该是恐惧了。

    有一天,我侄儿突然跑来说,他要开始创业了,我不是反对他创业,但是,我想问,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创业,首先,你肚子里到底有没有货。如果你想开一个馄饨店,然后做到城西最好吃的馄饨店,我会支持你,但是今天你和我说要做电商,我觉得你根本没准备好。

    创业,你的初衷是什么,是热爱,还是为了赚钱?如果你热爱这个行业,那你可以不停试错,但是你是为了发财,为什么不去做其他你熟悉一点的东西。

    因为,创业可能会毁了你。一个28岁的CEO,一旦企业失败了,将很难再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非常容易变成高不成低不就。而这样的情绪会影响家庭,特别是孩子。

    现在,创业是太多了,我们要重新去审视创业这件事情,这个群体。

    我会把创业的赛道分成应用型赛道、系统型赛道、硬件型赛道、数据型赛道。我们主要投资技术方面,明年的投资方向我会看好以下三个领域:

    第一,有没有可能找到一家“微微软”公司。不久,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以及家居的应用产品等没几年就会全面进入生活,但是目前核心技术仍然是空白。举个例子,空气进化器的操作系统仍然是安卓系统,面临着安全性差和能耗大两大问题,亟需要一家世界级的操作系统公司来升级换代。

    第二,是医疗领域。中国经济已经不差了,走得是欧美的翻版,目前面临各行各业的迭代更新,医疗领域更甚,就像我之前提到的传世科技一样。

    第三,是虚拟VR和AR领域。VR和AR完善之后,承载平台会更加广泛,在未来,任何一个物体都可以像电脑、手机等那样成为载体,这是必然的趋势。(苏萍)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