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乐搭上互联网+快车
本文来源: 广州日报 2016-02-29 16:04:21
TFBOYS最初是靠在网上发布翻唱视频吸引粉丝。互联网+的风潮席卷各个领域,音乐行业也概莫能外。在网络上出道的还有人气高涨的TFBOYS,他们最初也是靠在网上发布翻唱视频吸引粉丝,视频的网络总点击量动辄超过500万次。

  窦靖童新单曲的宣传海报。

  TFBOYS最初是靠在网上发布翻唱视频吸引粉丝。

  薛之谦

  王麟新专辑的封面。

  女子组合sunshine在争议中登上话题榜。

  郑钧的APP在业界引人注目。

  王力宏在腾讯的工作证。

    互联网+的风潮席卷各个领域,音乐行业也概莫能外。星二代窦靖童最近发布了最新“数字单曲”;因长相而饱受争议的女子团体sunshine如今正频频刷屏;艺人薛之谦凭借段子手的特性成了“网红”。继高晓松、宋柯加盟阿里音乐之后,知名音乐人郑钧也推出了自己的APP。这些现象都有着一个共同特征:音乐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地借助互联网实现歌曲宣发、形象包装、话题引爆,开启音乐人的互联网+模式,其实就是把做音乐的阵地转到互联网上,换个地盘新玩法。

    “互联网+”的思维开启了对很多传统行业来势汹汹的“颠覆”节奏,不过大家发现,各行各业的专业度很高也很复杂,纯互联网替代不了,只能通过“+”的方式合作、整合。音乐人的“互联网+”也是同样的道理,是实现音乐行业和互联网的优势互补。

    无论是歌手不停投网友所好,用适应网络的方式宣传自己、宣传新歌,还是艺人与互联网行业一起努力,探索两个行业相互融合、共同繁荣的道路,这都是在资源大整合时代的必然选择。

    郑钧曾说过,自己选择做的APP项目是个资源整合的产物,“我能做这件事是因为我干了20年,我的人脉、判断、我的专业素养决定了我能做这件事。你换一个人,做不了这件事,互联网+的好处就是还是需要尊重专业人士,加的就是专业人士。”这对于音乐人,或者其他所有希望搭上互联网快车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启示,那就是:深耕本职,价值升值,借助东风,扶摇直上。只有成了自己行业的高手,互联网+来临的时候,好事儿才会更容易落到你的头上。

    不过对待互联网,也并非所有歌手一味拥抱和跪求,美国歌手泰勒·斯威夫特曾就因为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给音乐人的利润太低,宣布自己的热门专辑不上这个平台,她还因认为Apple Music推出的前三个月免费试听的做法有损音乐人权益,而奋起抗争,结果Apple第二天就改了政策。这样做的底气也是要自己够牛气。终归要回到上述的落脚点:唯有让自己不断升值,才能在各种趋势、潮流、变动中,处变不惊。

    歌手起步全触网

    网生代网上出道

    代表人物:窦靖童、TFBOYS

    “整个华语乐坛都在等着她长大”的窦靖童终于出了新歌,不同于以往,这是一张数字单曲,在网上推出后实施收费模式。她四年前15岁时第一次推出弹唱视频也是把网络作为首发阵地。与窦靖童差不多同龄的TFBOYS等新生代歌手,作为第一代网络原住民,大多直接把网络作为出道场、主宣传阵地。

    去年底,窦靖童推出单曲,这首叫《River run》的歌是她的首支数字单曲,在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百度音乐以及虾米音乐等音乐APP发售。如果想听这首歌,需要花2元钱购买。单曲推出半天的时间,购买量就已近万。数字专辑的模式,也曾被认为是各大互联网音乐平台探索出的一种新的盈利模式。

    在网络上出道的还有人气高涨的TFBOYS,他们最初也是靠在网上发布翻唱视频吸引粉丝,视频的网络总点击量动辄超过500万次。他们的出道也是完全互联网化的,既没有召开发布会,也没有在媒体上发布稿件,只是制作了一款名叫《十年》的宣传短片,通过网络发布,便宣告了组合的诞生。组合背后公司的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TFBOYS的发展历史中,网络平台的作用非常大。”

    与TFBOYS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一个同类的美少男组合RTA,成立于2010年前后的该组合早已解散,一位业内人士称,RTA与TFBOYS最大的区别就是采用传统的电视台推广,而不是互联网,“2010年到2013年,RTA不断上各种节目,但是他们真的非常依托于电视台,在互联网上几乎没有什么特殊打法。”

    最近颇具争议的sunshine也是在网络上出道,这个组合的几位姑娘没有很好的外形,唱功也不好,却在一夜之间爆红,其中网络发挥重大作用,现在她们的一条微博转发超过十万,阅读量平均1.5亿,成了微博话题榜的常客。不过,有评论者认为,这只是网络时代迎合大众的一次营销。

    形象包装网络化

    写段子各显神通

    代表人物:薛之谦、王麟

    伴随着网络对歌迷生活、审美的深度介入,不少歌手也利用网友喜闻乐见的形式自我包装,形象塑造变得网络化,写段子、自揭短各显神通。

    薛之谦出道近十年,曾凭《认真的雪》等歌曲被人熟知,之后一直不温不火,有粉丝统计他入行十年间只上过两次微博热门,其中一次还是“薛之谦离婚”。最近,他因为写段子再度走进大众视野。

    第一条给薛之谦带来过万转发的段子是一条关于藏狗的图片:去机场时为了带狗,他把狗戴在脖子上假装皮草围巾,把狗装在裤子里假装哈伦裤。脑洞大开的创意使得很多人被他圈粉。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兢兢业业写段子,几乎都是长文,配上原创图片,创意十足,一下子涨粉不少。薛之谦开始自称“一个二线段子手,四线歌手,十八线演员”。他也承认自己靠做段子手做出名气:“我的微博瞎搞了五年多,以前完全没人关注,被贴上‘段子手’标签后,突然有一天,一下子(人气)就上来了,当然,广告也来了,我就开始赚钱了,赚钱好,有钱就可以好好做音乐。”

    薛之谦的这种风格,也被认为是自我营销手段,不过有歌迷认为,“我觉得他很认真,他出歌我会听听,不喜欢听我也没办法,但我还是会听听,只是尊重这样一个还在认真的人。”

    唱过《伤不起》、《QQ爱》等洗脑神曲的歌手王麟,则转战知名问答社区网站知乎,给网友回答各种问题,竟获得不小关注,被粉丝称为“知乎女神”。有网友问“现实能有多残酷”,王麟说:“非常残酷。所以那么多歌手转行做网络神曲。”她还主动回答“为什么微博上对王麟骂声一片,在知乎却很多人叫女神?”称“原因很简单,微博上90%的内容都是宣传团队的要求,知乎是我自己在玩,不过被你们说成女神我真的不好意思呢”。

    有网友提问:“如何评价王麟歌曲《大宝剑》?”王麟吐露心声,“一个本身很通俗的歌手有一天想做点高级的东西,没有人会相信。但如果一个本来走高端路线的歌手改编翻唱一个网络歌曲,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在搞笑,是一种波普艺术。”

    王麟称创作这首歌时,刚巧文章出轨,老板就说要写一首歌批评这种出轨男花心男。于是就有了《大宝剑》。“应该说,出发点是好的,但就如上面所说的,在听众的眼里,已经把我设定成了一个只会跟风,只会copy网络热词的网络歌手。所以无论我在唱什么,都不重要,他们都会用一贯的方式来评价我。”王麟还借机吐槽了一下行业,“当然,我也承认有些歌的确没什么意义,就是凑数。”

    于是,这个幽默、理智、无害又有点可爱的神曲女王,逐渐吸引了一大批网友黑转路人或者转粉了。

    行业老兵跨界做APP

    代表人物:王力宏、郑钧

    触网的音乐人中,还有一些音乐行业的老兵,跨界到互联网行业当大佬,以此完成个人的互联网+战略。

    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行业与传统音乐产业的链接速度开始加快,开启这一进程的要算高晓松和宋柯,去年7月份,阿里巴巴集团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CEO,几个月后,何炅加盟,阿里音乐形成业内名人三驾马车驱动的架构。

    网络音乐服务商发现这似乎打开了另一种玩法的新天地,几个月后,QQ音乐马上跟进,在今年新年伊始,王力宏成为首个加盟的巨星。跟当初何炅加盟阿里的玩法相似,腾讯也给王力宏制作了工卡,明星的工作证一度在朋友圈刷屏。

    这在行内引发的热潮还没有完全消退,春节期前,太合音乐集团的媒体答谢会上,CEO钱实穆在现场公布了郑钧加盟太合音乐的消息,郑钧带着他的众创类APP“合音量”正式入驻,郑钧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集团首席架构官一职。

    此外,自主创业的歌手也不少,胡彦斌推出了“牛班”APP,做在线音乐教育。(记者 李渊航)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