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根生:国药之根 ,青春一生
2017-07-04 16:04:37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冯永明 胡俊翔 姚珏 章卉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7月4日一大早,涌金君就收到一条泪目的消息——

  那个穿着长衫在胡庆余堂店铺里从扫地学起的学徒,那个一辈子奉行“戒欺”的胡庆余堂掌门人,那个被业界公认最“长寿”的国企老总,走了。

  “今天凌晨4时许,胡庆余堂传人、著名浙商冯根生老先生辞世,享年83岁。”上午8点50分,涌金君从青春宝集团(以下简称“青春宝”)证实了上述消息。青春宝集团稍后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并正式发布了讣告。

  很多80后、90后或许已经不知道“双宝素”了。上世纪80年代初,“双宝素”是当时中国最风靡的保健品,用现在的话说,是现象级产品,是爆款。当时,在中药二厂门口,全国各地经销商开来的车子排起了长队,人们揣着一叠叠的现金来找厂长冯根生,就为了能拿到“双宝素”。

  “双宝素”是“中国保健品之父”冯根生自己研发的产品,添加了蜂蜜等材料,主打功效是健脾开胃、提高睡眠质量。当时,冯根生的办公桌上放着许多中药二厂生产研发出来的保健品,冯根生坚持自己也吃这些保健品,他说:“我都不吃的话,还有谁会吃?”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最后离开工作岗位。

  浙商心目中的大掌柜

  冯根生在邵逸夫医院住院期间,浙商朋友们都曾去多次探望冯老先生。彼时,被帕金森病折磨多年的老先生虽然已经难以和老友互动,去探望的浙商界好友仍络绎不绝。

  今年五一前夕,浙商总会会长马云专程去看望了冯根生。

  2015年10月,浙商总会成立,马云当选首届浙商总会会长,冯根生被聘为浙商总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

  马云和冯根生的交往,此前还有不为人熟知的一段。就在西湖边的三台山路上,马云和丁磊、冯根生、沈国军等7人曾一道组建了江南会。

  5月在看望冯根生时,马云充满深情地说,在他初出茅庐的时候,冯根生仗义执言,给予了很大的精神支持。浙商一定要不忘初心,聚气凝心,互助互利,共同参与国际化竞争。

  多位浙商告诉涌金君,在商界德高望重的冯根生住院前仍是比较活跃的。

  在2011年1月“2010风云浙商”的颁奖现场,坐足整场的冯根生体力已略有不支。作为当晚的“功勋风云浙商”,他被礼仪小姐搀着走上台阶,颤颤巍巍走到话筒前。“浙江民营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佼佼者,发展速度这20年来尤为惊人,值得我们国有企业好好学习。”

  “最后那次公开亮相是在省人民大会堂,冯老是坐在轮椅上进场的。全场都很动容。”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至今仍对那一幕记忆犹新。

  “现代药王”的传奇人生

  1949年1月19日,冯根生小学毕业才四天(那时候学校是寒假毕业的),就穿上祖母新缝的长衫去胡庆余堂当学徒了。祖母送他到店门口,不到五分钟的路,祖母叮咛再三:“根生啊,本来应该让你读初中的,但家里穷,只能让你学生意了!但穷要穷得有志气,老板给你的钱拿着,别的一分也不能拿。要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多做积德的事,好帮人尽量帮人,千万不可做缺德害人的事。”

  就这样,冯根生成了胡庆余堂的学徒。因为解放前胡庆余堂一年只收一个学徒,当年五月杭州解放,传统收徒制取消,冯根生成了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也成了“江南药王”的最后一个传人。他六十多年的中药生涯也由此开启。

  三年学徒,冯根生每天凌晨五点到晚上九点,16个小时专心其中。两千多种药的品相、药性、配伍、功效烂熟于心,丸、散、膏、丹的制用也驾轻就熟。满师后他又站了二年柜台,撮药配制当不在话下,此后又煎药二年,每天三百贴,十多万贴药从他手中出去。

  穷则思变,变则通。

  1972年7月,杭州市要组建第二中药厂,冯根生出任厂长。

  杭州中药二厂,在杭州西郊桃源岭,离河坊街有三十多里路。冯根生骑着28寸永久牌自行车开始创业。名义上是工厂,实际却是个破旧的作坊,一眼望去只有几只铁锅和数眼土灶而已。

  36万元总资产,18万元净资产,没有一分钱现金,冯根生向政府借了5000元发工资,求奶奶告爷爷做点加工业务。

  杨轶清说,“冯根生敢说敢做,他不甘碌碌无为的冲头脾性,在体制变革中扮演了‘出头鸟’的角色。”

  杭州人有句老话叫“出头椽子先烂”。可作为改革急先锋的冯根生却义无反顾地做“出头鸟”——

  1978年 青春宝抗衰老片虽通过药理检验,但由于相关部门从中作梗,始终未能获得生产批文。冯根生怕错过药品推出最佳时间,毅然决定先投产。这在当时无疑是个大不敬的决定,冯根生和青春宝都是命悬一线,他的“先斩后奏”救了产品救了企业。

  1982年 一位清纯少女走进了电视广告,“青春宝”成为第一个投入大手笔广告的保健品,也是第一个采用片剂型的保健品。

  1984年 在全国还没有实施厂长负责制之前,他率先在全国试行干部聘任制,全厂员工实行劳动合同制,第一个打破“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

  1996年 冯根生的青春宝集团兼并胡庆余堂,史称“儿子吃了老子”,其实是儿子救了老子。成为这个“江南药王”百年老店的新掌门人后,他让奄奄一息的胡庆余堂起死回生,重新擦亮了牌子,从亏损大户扭转成纳税大户。

  1998年 青春宝改制,冯根生必须持有3%的股份,折成人民币300万元。但以冯根生的收入根本买不起,于是引发了著名的“冯根生难题”。为了改革成功,冯根生向银行贷款270万元,再加上家庭所有的积蓄30万元,买下了股份,使改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到了2002年,70岁的冯根生上书国务院,针对药品招标存在的弊端,率8省市15家医药工商企业、8个行业协会的代表,向国家有关部门官员痛陈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存在的十大弊端。

  回首这段岁月,冯根生说:“古诗是‘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我是‘苦乐年年作嫁衣,想把良方留后人’。改革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付出了,让后来者路途畅通了就好。”

  当了一辈子“国有企业的保姆”

  “我工作了57年,当了30多年的国有企业老总,从来就是讲诚信,不骗人。我认为这是最主要的浙商精神。过去师傅教学徒会教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懂得职业道德,怎么做生意,简称叫生意经。生意经实际上就是浙商的灵魂。其实在生意经中的规矩就体现了我们浙商的精神:第一,戒欺,戒掉一切欺骗;第二是诚信,对待所有顾客都应该诚信;第三是不得以次充好;第四是不得以假乱真;第五是童叟无欺;第六真不二价,没讨价还价的,反过来叫价二不真。”冯根生总爱称自已是“国有企业的保姆”,他什么也拿不走。

  2002年,冯根生与鲁冠球、宗庆后首获杭州市政府重奖,各获300万元奖金。

  那一年,冯根生七十岁。当时有记者采访三位企业家的梦想。鲁冠球说他想为杭州人民造一部自已的汽车,现在他正在圆梦,在造自主品牌的汽车;宗庆后说他想做杭州的李嘉诚,他也圆了梦——几度被评为中国的首富;冯根生的梦想则是感叹,他希望“东家”让他这个“保姆”早点回家能安度晚年。

  说归说,做归做。他又干了七年,直到2009年才离开青春宝,退休工资是6000多元。

  但这里退休了,那里还不放,他依然是胡庆余堂集团的董事长,每天一早还去上班,因为“江南药王”需要他这个掌门人撑着。

  2012年7月20日,在西子湖四季酒店的璀璨灯影中,冯根生像一个孩子,被众人簇拥着度过了他的八十大寿。

  冯根生走了,如他所言,什么也没拿走。而他给后人留下的财富,却值得每个在商界打拼的人琢磨学习。(记者 章卉 方臻子)

+1
【纠错】 责任编辑: 宋珏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探访京沪新“动卧”
探访京沪新“动卧”
西江广西藤县段水位超警戒
西江广西藤县段水位超警戒
“城中湿地”尽显北国绿意生机
“城中湿地”尽显北国绿意生机
消暑度夏 各显神通
消暑度夏 各显神通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71121262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