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新:渔民的好老乡,东海的好卫士
2017-08-25 14:51:01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史春波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妻子抱着林立新的遗像。

  8月24日,临海连盘村,黄爱萍捧着亡夫林立新的遗像痛哭。屋子里,飘进纸钱焚烧的气味,不断有人送来殡礼,陪着流泪。

  照片上的林立新,穿着执法制服。他常年在海上执法,热爱大海,家人决定用这张照片,作为他人生的最后定格。

  年仅50岁的林立新是临海市海洋与渔业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29年来,他常年和大海为伴,扑在执法一线。

  最近,他连续出海,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好好休息。“他太累了”,黄爱萍哽咽地说。

  7月18日中午,他刚从海上回来,第二天,又要出海巡查,妻子给他折好了一箱衣服。只是,他再也穿不了了。

  当天晚上,林立新突发脑溢血,没有醒来。

  8月20日,他在医院去世。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呢?”听到这个消息,渔民哭了,村民哭了。

  这么多年来,林立新生活清苦,一家人至今住在阴暗的出租房里。“我们都没想到啊,他过得这么苦”,去过的人都忍不住抹眼泪。

  他走了,留下了难以实现的买一套房子的愿望;他走了,留下了白发老母和刚参加工作的儿子;他走了,留下一名平凡共产党人的正直、清廉和无私品格。

  渔民兄弟的怀念

  8月23日,临海市殡仪馆,林立新的追悼会,简单而悲伤。妻子黄爱萍发现,来参加追悼会的,很多她不认识。

  远在舟山的很多渔民赶来了,他们听说林立新走了,在凌晨四五点就开着车过来,为了赶上他的追悼会。“林大队,是个好人,我们要来送送他。”这是渔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几年前,林立新带着一个工作组在舟山出差,住过一名渔民家里,这次追悼会,这名渔民来不了,却特意派了自己的女婿参加。“听我丈人说,他是个好人,要我一定要赶到。”到底有多好,要这么远赶过来?这位女婿很纳闷。

  听到林立新去世的消息,临海老渔民李昌进也哭了。“他才这么年轻啊”,他清楚地记得,12年前,浙江沿海遭受台风袭击,他们村的渔民郑善方的船被风浪掀翻,是林立新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带领其他渔船搜救。“那天的风雨太大了,船很快就沉了,后来,他又联系家属,帮忙一起打捞遗体,是他把一具具遗体背上来的啊。”

  这样的故事太多了,渔政船上的每一面锦旗都有着他的故事,渔民们都记着。

  2011年,一艘渔船触礁沉没,林立新带领中国渔政33308船执法人员迅速开展搜救工作,三天三夜没合眼,最后还带头动手搬运渔民的遗体。2013年,一艘渔船的轮机长在生产作业过程中三根手指被绞断,林立新立即带头组织人员出海抢救,最终成功将伤员送到医院医治。

  2004年云娜台风、2006年桑美台风期间,为保证渔船和渔民群众的安全转移,林立新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冒着倾盆大雨户外巡逻,他多次跌倒、滚落陡坡,但他仍坚持劝离群众、坚固缆绳。曾有渔民要送他个人锦旗,他却推辞说“荣誉是属于集体的,我只是集体的一份子,更何况我也只是尽职而为”。

  林立新的微信名叫“一帆风顺”,他是希望渔民出海都能一帆风顺。

  “临海渔民永远怀念您”,在一张纸上,李昌进写下了这样几行字,“林立新,人民公仆,浩气长存”。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林立新用短短的人生阐释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品格,试问当今社会,有几个人像他这样生活俭朴?

  渔民项爱平也和几个船老大怀念着林立新,“虽然他不近人情,但他公平,我们服他”,他们商量着,在26日赶回来,送林立新最后一程,送他的骨灰上山。

  不仅是渔民,林立新出租房的邻居,一位70多岁的大妈也赶来参加追悼会,“虽然我们不是亲戚,但是他人好,只要一叫他,都会来帮忙,就像亲人一样啊。”老人说,她家的门锁、马桶、电灯坏了,只要说一声,林立新总会上门,帮着一一修理。

  对于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执法支队支队长吴军杰来说,他失去了一名好战友,赶来看最后一眼。“老林有经验,每次有行动,我们都一起配合,以后……”

  在距离临海市殡仪馆一个小时车程的连盘村,林立新的老家,林立新85岁的老母亲哭得撕心裂肺,一拨拨的村民也自发地来到家里吊唁,怀念这位好乡亲,东海渔场的好卫士。

  倒下前的最后几天

  林立新倒下前的最后几天,几乎都在海上度过。

  7月16日,星期天中午,他从海上执法回来。这一趟他已经出去了三四天。其实,对于他来说,这很平常。

  7月17日上午,他又从临海出发,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来到三门健跳港。一般他们都会从这里出海。

  这天,不是去执法,而是单位新招了两个人,渔政船的大副和二副,需要试试船。

  “怎么又出去了,你又不是考官啊”,同事严如勤碰到林立新,这样问。

  “监考官来了,还是要照顾一下,安全什么的。”林立新还是出去了。

  临海有三艘执法船,执法人员13人,按照正常的配置远未达标。因此,人手一直很紧。

  这次终于招到了两个新人。当天晚上,林立新和局党委委员赵继一起住在船上。

  第二天中午,他们才回来,在食堂吃了饭。

  在路上,他们商量了工作。按照原来的安排是,7月19日,林立新带队出去巡查,一直要到8月1日回来。

  “老林,你还是歇几天再出去吧”,赵继这样和他商量。

  林立新同意了。

  赵继没想到,当天下午四点左右,林立新又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赵局,我想,还是明天就出去吧,我看了潮水不大,可以出去看看”。

  林立新这样说,赵继也就同意了。

  林立新给几个同事打了电话,明天要出海,十几天回来,多买点菜备着。

  然后,他回家了。下班路上,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明天要出差,把衣服整理一下。

  这是一幢居民楼,临海最老的小区,林立新住在这里有十五年了,两室一厅一个小厨房。

  每天林立新从这里出发,坐公交二十来分钟到单位上班。

  这天回家,他和妻子黄爱萍说,明天出海要等8月1日开渔了才能回来。“给我把衣服整理好。”

  妻子给他准备了一箱衣服。林立新喜欢穿的一条短裤,破了三个小洞,妻子把它缝好了,放在了箱子里,让他带去。

  晚上八点多,林立新给同事打了电话,商量了第二天出海的工作。然后洗澡,看了会电视,睡觉。

  十一点多,他忽然爬起来,抱着头对妻子说,头痛死了。

  “受不了了”,他叫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妻子看到他,口吐白沫,赶紧给他做人工呼吸。

  送到医院,已经没有了心跳,经过电击,才有了心跳。

  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林立新躺了一个多月,挂着呼吸机,昏迷。妻子黄爱萍一直守着他,“眼泪都流干了”。

  8月20日傍晚,他还是停止了呼吸。

  整理衣物的时候,妻子看着那箱整理好准备出海的衣服,眼泪直往下落。

  林立新租住的房子条件很一般。  

  他的时间,大多交给了深爱的大海

  林立新的出租房,是临海当地最老的一个小区,二楼,阴暗潮湿,电线就像蜘蛛网,门口贴满了“下水道疏通”的小广告。

  两室一厅,六十平方米左右,九十年代的装修早已破败不堪。前天,他单位领导走进了这个屋子,就掉眼泪,“他怎么这么苦啊,我们都不知道。”

  林立新已经租了15年,今年一年的房租是一万元。太贵的,他也租不起。

  林立新的侄女和外甥女在临海读书时,都住在他家里,两个都考上了浙江大学,一个还是研究生。“我们现在毕业了,可以报答他了,他就走了”,两个女孩这样哭着说。

  住在出租房的副大队长

  之前,林立新在杜桥执法中队当中队长,那时,他姐姐的房子刚装修好,他就住了进去。“刚装修好,还是不要住了”,姐姐这样说。

  他还是住了,为了省点房租。到了周末,他就回临海的出租房,看读书的儿子和打工的妻子。

  林立新没钱买房子。虽然这么多年来,很多朋友都劝他,可以买房子了,毕竟工作了这么多年,总有点积蓄吧,况且那时房价还低。

  但林立新一直没买,因为他没钱。

  “缺钱,我们借你”,同事严如勤也这样和他说过好几次。

  “不用了,出租房里先住着吧,不要欠这个人情”。他总是这样回答。

  在农村老家,林立新有一个父亲留下的房子,他85岁的母亲一起住着。十年前,台风来,房子快要塌了,他就花钱修了一下。2010年,儿子大了,要给他做个房间,于是,又修了一次,造了现在的三层楼。

  为此,林立新也欠下了一笔债。

  因为缺钱,家里都还没有装修。最贵的是一台立式空调,那还是7年前,林立新的父亲去世前买的。那也是夏天,太热了,家里才买了这个空调。

  林立新的父亲林庆梅,也是一名老渔政站站长,工作四十多年,到去世了,还是住在原来的老房子。

  “他们太像了,我年轻的时候叫我爸安排个临时工,他没同意,说不能违反政策。”林立新的大哥这样说。

  去年,林立新终于还清了建房的债务,他告诉同事严如勤,终于不用还债了,日子轻松了很多。接下来,他准备把公积金取出来,买套房子了。

  还有让他高兴的是,他的儿子,终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考进了渔业互保协会。像他一样,儿子的工作也和大海,和渔民有关。

  可是,好日子刚刚开始,他就走了。黄爱萍则为了今后的生活发愁,儿子要结婚买房,自己没有工作……

  林立新和妻子黄爱萍结婚26年,一起出去旅游只有一次,还是沾了公家的光。

  前年,单位组织去千岛湖疗养,黄爱萍知道了,就说,和你一辈子了,还没出去旅游过,这次你一定要带我一起去。

  林立新想了想就答应了,他自己拿出了2000元钱疗养费,带上了妻子。

  林立新有关节痛,不能常走路。妻子叫他吃了饭去散步,他总是说,你自己去吧,我走不动。黄爱萍说,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很少,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明天要出海,把衣服理一下”。

  林立新把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深爱的大海。

  林立新历年来获得的荣誉。

  两个半月没有休息一天

  在执法大队,林立新主要负责海上执法、执法船艇管理工作,长年在海上带队开展海岛巡查、伏休管理、违规网具清理、渔船违法违规行为查处等。

  每次行动,几乎都是他带队。他们每次出海,都会有记录。

  据统计,2016年,林立新有125天在出海执法、有112天在陆上检查,加上案件办理、禁用渔具清理、防台值班、执法船艇维护等各项工作,加班加点,节假日无休是常态。

  今年伏季休渔期以来,由于实施新政休渔时间延长,禁渔作业方式广,导致今年休渔执法工作压力增大,工作量剧增。

  从5月份至7月18日突发疾病,短短两个半月时间内,林立新累计出海58天次,查获了一大批要案、重案,在完成海上执法任务后,他还要到船位核查、港口巡查、陆上检查,不管是烈日酷暑还是暴雨倾盆,台州市各大港口、船厂、码头都有他忙碌的身影。

  “他回来从来不会谈工作的事,只是偶尔会说几句‘吃力,吃力’”,妻子黄爱萍说。

  自从5月1日全面伏休以来,林立新没有休息过一天,也没有申请过调休。局领导赵继说,林立新几乎不会请假,要请假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母亲生病了,二是79岁的老丈人生病了。“他和我说,这两老的事,没法推,也不能推。”周末一有空,他就会回老家,陪陪老人。

  他应该去体检了,但每次都说忙再等等

  林立新50岁了,毕竟不是年轻人了。比如执法船配有摩托艇,开起来速度很快,林立新总是自己带人下去坐着摩托艇,去追违法渔船。

  前些天,林立新还笑着和赵继说,年纪大了,现在全身都痛,看来以后是坐不了了。

  赵继说,那以后别坐了,让年轻人上。

  两鬓斑白,容颜已老,现实里的林立新比照片上苍老多了,在海洋与渔业执法岗位上摸爬滚打了29年,高强度的工作加上执法留下了陈年旧伤,他身患高血压、高血脂、膝关节疼痛等多种病痛,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但在工作中,他却每每忘了照顾自已,永远冲在第一线,并坚持到最后。

  在他发病的前几天,单位就发了体检卡,现在这张空白的卡片还在妻子手里。“本来他应该去体检了,但每次都说忙,再等等再等等。”黄爱萍说。

  林立新和老同事严如勤约好了,等8月1日他出海回来,两人一起去医院体检,严如勤答应了他。

  在林立新等执法人员的努力下,今年伏季休渔以来,临海市海洋与渔业执法大队累计查获违规船舶61艘,其中“三无”船舶42艘,分别为橡皮艇17艘,泡沫帆船15艘,玻璃钢船4艘,钢质船舶6艘。

  在林立新的悼词上,有这样几句话:临海市连续两年获得全省“一打三整治”工作先进,这样的荣誉来之不易,更是离不开像林立新同志一样的基层执法人员,一艘艘涉渔“三无”船舶的拆解取缔、一张张违禁渔具的销毁处理、一群群鱼苗蟹苗的放流回归、一网网丰收带来的喜悦欢笑都浸透着他们的汗水和血泪。

  为了家门口的这片海,林立新献出的不仅是汗水,还有自己的生命。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乐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韩国:中秋返乡 一票难求
韩国:中秋返乡 一票难求
探访香格里拉滇金丝猴国家公园
探访香格里拉滇金丝猴国家公园
【全运会·多棱镜】和爸爸一起领奖
【全运会·多棱镜】和爸爸一起领奖
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8月31日启用
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8月31日启用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42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