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诗计划—赠刘景文
第122天

学诗计划|《赠刘景文》:一年好景君须记, 正是橙黄橘绿时

学诗计划——赠刘景文   来自新华网

一年四季,哪个季节最美?人的一生,那个时段最好?也许很多人会给出答案:春天最美,青春最好。

而大文豪苏轼却偏偏说,一年好景在深秋初冬时节,人生也一样!为什么他会这么说?背后有什么故事?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他的《赠刘景文》。

赠刘景文

苏轼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正是橙黄橘绿时。

这首诗很好懂,但寄托的意思却不浅。我们知道古代文人向来有悲秋情结,自宋玉开始,到李白、杜甫,似乎都不能免俗。刘禹锡在《秋词》中开始喜秋,至苏轼这首诗,更赋予秋天特别的意义和美感。

深秋初冬,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塘翠减红衰时,当“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的秋菊枝无全叶时,如此萧瑟之景,多少会令人心生悲情。

然而,这样的景在苏轼看来,虽有萧瑟衰落之状,但在“旧物”凋零的同时也会收获“新”,依然是最好的时节。

一二句的败荷残菊,画面朴素淡雅却又格高调远;三四句的“橙黄橘绿”,则色彩丰富、满目生机——这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我们又何须悲伤呢?

季节如此,拟以人事,不也相同吗?我们就算身处逆境,也不能自暴自弃,而要顽强生存,等待收获。

诗宝

诗君好,题目中的刘景文是谁啊?

诗君

刘景文是苏轼的好友。一说即刘季孙。刘季孙(1033—1092),字景文,祥符(今河南开封)人。
苏轼在《喜刘景文至》中称呼刘景文为“髯刘”,似乎其人与因多髯而被称为“髯苏”的苏轼一样,颇具洸洸武夫之相;但在《东坡志林》里,苏轼又提及刘景文好诗文书画,热衷收藏。(《东坡志林·卷九》“世传王子敬帖”条)可见,刘景文文武双全、德才兼备,难怪苏轼愿意跟他做好朋友。

诗宝

首句“荷尽已无擎雨盖”中“擎”、“雨盖”是什么意思啊?

诗君

“擎”是举起的意思。
“雨盖”,旧称雨伞,在此诗中比喻荷叶舒展的样子。

诗宝

明白了,谢谢诗君指点!

  • 大师姐:
    作诗一首。

    有感

    一纸无情墨,楚台梦亦惊。

    还珠遗旧恨,排雁费空盟。

    花泪方成水,蝶欢已化冰。

    红颜谁误尽?千古慕才亭。

  • 九师兄:
    作词一首。

    如梦令·人生难得一知己

    今夜东风初起,明月逢时稍霁。

    切莫唱离歌,勾取几多悲喜。

    知己,知己,一醉相逢足矣。


  • 龚师兄:
    作诗一首。

    金庸人物之郭靖

    大漠驰奔可射雕,

    故园风雨正飘摇。

    降龙尽为生民计,

    樗木元能作鼎调。

  • 兰师兄:
    作诗一首。

    逢友人

    西湖风雨最宜人,

    柳径分烟入袖匀。

    莫惜春花枝上老,

    池塘五月更胜春。

屏间偶题

刘景文


呢喃燕子语梁间,

底事来惊梦里闲。

说与傍人浑不解,

杖藜携酒看芝山。

喜刘景文至

苏轼


天明小儿更传呼,髯刘已到城南隅。

尺书真是髯手迹,起坐熨眼知有无。

今人不作古人事,今世有此古丈夫。

我闻其来喜欲舞,病自能起不用扶。

江淮旱久尘土恶,朝来清雨濯鬓须。

相看握手了无事,千里一笑无乃迂?

平生所乐在吴会,老死欲葬杭与苏。

过江西来二百日,冷落山水愁吴姝。

新堤旧井各无恙,参寥六一岂念吾?

别后新诗巧摹写,袖中知有钱塘湖。


同窗情深·其二

岁月无痕


同窗情谊重,相逢醉方还。

流水芳华去,浮云数十年。

笑容尚可辨,可怜鬓已斑。

当年多少事,追忆亦惘然。


题图洋木棉花

潇湘夜雨


岭南花木有称棉,

独领风骚欲问天。

碧海纷飞图闭月,

红尘离落慰沉仙。

妖娆岂惧冬寒迫,

瘦骨无需众客怜。

脱俗避开春三月,

长将绝色付诗篇。


010020040410000000000000011106911293479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