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诗计划—虞美人
第82天

学诗计划|《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

学诗计划——虞美人   来自新华网

古代亡国之君大多遭到后世非议,但是有一位皇帝,亡国之后被后人提起时,人们却往往是唏嘘不已。他就是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多才多艺,工书善画,通音晓律,尤其以词的成就最高,被誉为“千古词帝”。他的词,存世共有三十余首,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今天要学习的就是他著名的《虞美人》。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据宋人笔记,李煜在降宋三年后(太平兴国三年,978)的七夕节四十二岁生日上,作此词追怀故国,命南唐旧妓演唱。宋太宗闻之大怒,遣使赐牵机药鸩杀之。因此,这首词很可能是李后主的绝笔之作。

和大多数亡国之君不同,李煜固然具有过人的文学艺术天分,但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昏君。事实上,南唐的覆亡早在他父亲李璟在位时就已注定。

李煜即位后顶着北宋强大的政治军事压力,苦苦支撑时局十几年,并没有犯过太大的过错。加上入宋后还不顾当局的猜忌,创作了大量追怀故国的作品播诵人口,最终使太宗皇帝动了杀心。

从这首词看,“春花秋月何时了”,问得极痴,唐圭璋以为《天问》之遗。同时,此句又点明了非一时的感慨,而是降宋这三年来,日日追怀往事,以泪洗面。“小楼昨夜又东风”,一个又字,写出了他多少次登楼南望故国的情境。

下片设想南唐故宫,那些承载着美好记忆的宫室应该还在,而当初的容颜已不复往昔。王闿运认为“朱颜本是山河,因归宋不敢言耳。若直说山河改,反又浅也”,似求之过深。且李煜直书“故国”“江山”屡见,并没有太多顾忌。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春水永无休止,正如自己的愁恨,较之“此恨绵绵无绝期”更为高妙。

诗宝

诗君好,“春花”“秋月”本是美景,李煜为何要问“何时了”呢?

诗君

春花是灿烂娇艳的,秋月是明亮美好的,这二者虽然很美,但李煜作为一个亡国之君,身居囚屋,面对这样的美景却是再也提不起丝毫兴趣去欣赏。如此美景更是触发了诗人内心的悲苦和对自己当前处境的无限慨叹!
一年一度的春花秋月只是意味着这种屈辱生活的延续罢了,一句“何时了”道出了这位亡国之君对这样屈辱生活的悲痛与绝望,渴望着这样的生活快点了却。

诗宝

“只是朱颜改”一句中“朱颜”是指什么啊?

诗君

“朱颜”,即指红颜,是少女的代称,在这首词中指南唐旧日的宫女,也可以理解为对过去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怀念。

诗宝

明白了,多谢诗君指点!

  • 大师姐:
    作词一首。

    虞 美 人

    歌台舞榭浑如梦,无意人捉弄。

    木石前盟尚难圆,岂因真真假假戏中缘。

    秋波应是无情水,莫使多情醉。

    月明留待照萍踪,且看阴阴晴晴古今同。

  • 兰师兄:
    皇上的愁我理解,我也来一首。

    后庭花破子

    花落半残红,东君意万重。

    寂寞黄昏雨,无言向晚风。

    小楼东,谁家玉笛,寒枝瘦影中。

相见欢

李煜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破阵子

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

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

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

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

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卜算子·秋风

达子


秋月照花前,

花面含羞却。

却也凭挠弄影资,

闪躲惊花界。

看动幕帘开,

解落三秋叶。

待到无花对月时,

惊梦从人阅。



无题

自在飞花


请君且到秣陵游,

如画钟山正值秋。

灵谷寺前寻古迹,

莫愁湖畔品风流。

闲云淡水少尘事,

红叶疏钟销客愁。

况是菊黄堪醉日,

月明同上阅江楼。


010020040410000000000000011106911293479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