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次暂缓和重启 苍南大渔湾十年围垦启示录
2018-01-19 10:19:03 来源: 浙江在线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整整八年过去了,渔民刘伟还记得那个热闹的场景:一场500多人参加的开工典礼在一所小学里举行,领导们挥动铁锹,给奠基石盖上了泥土。

  那是2009年的12月25日。仪式并没有特别,但对于温州苍南这个小县城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沸腾的消息,它意味着,建县以来最大的工程——大渔湾围垦终于动工。

  “浩瀚的大渔湾张开双臂拥抱这千载难逢的良机,雄伟的官山岛敞开心扉感受这期待已久的震撼。”当地媒体这样表述。

  小县城里的人充满了期待,却也充满了担忧。他们分析哪里的地段好,房价会涨,他们也担心几代渔民的生计从此消失,担心破坏海洋生态。

  只是,政府的围垦并不顺利。围了停,停了围,人们关心着这道海湾的命运,究竟是围,还是不围?

  直到2017年底,终于有了最终答案,当地政府宣布主动放弃围垦,保留原生态的海岸线。

  听到这个消息,像刘伟一样的苍南人,心情复杂。

  历时十来年,从开始的轰轰烈烈,到现在的叫停,其间,耗资近亿元,这样的结局,是时代和理念的进步呢?还是一个造城梦的幻灭?又留给了人怎么样的启示?

  围海造城的梦

  刘伟从小生活在苍南,这个沿海县城,10多万农民的人均耕地不到一分。你走进县城,看到的是拥挤而嘈杂的场景,县城里的人也大多住着立地房。

  确实,对一个土地稀缺的县来说,怎么发展,是一个难题,苍南也不例外。

  不过,苍南有大海和滩涂。向大海要地造城,是那个年代里,很多沿海城市的流行做法。

  早在上世纪80年代,长约39公里的大渔湾,就被政府“选中”成为苍南未来的发展空间,成为几代人的梦想。

  “当时就有苍南的人大代表联名提出把大渔湾围起来,造一座新城,但当时资金和技术都是问题。”一名当地知情人士这样说。

  从地图上看,大渔湾是一条美丽而弯曲的海岸线,它是温州最大的海湾之一,位于苍南东部海岸线中心。

  2008年,充满发展渴望的苍南,终于正式启动大渔湾围垦规划,并获得国家海洋局批复。

  根据官方介绍,这一项目总规划面积达2.48万亩,围堤约6543米,总投资超过10亿元。项目建成后,可望新增建设用地上万亩。县里准备在此新建一座农民城,带动周边产业发展。

  这也是苍南建县以来的最大工程。

  “不仅可以缓解苍南发展的土地瓶颈制约,为今后苍南乃至温州拓展更大的发展空间未来”。上述人士这样回忆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前所未有的雄心,在这个县城里升起。2009年12月25日,大渔湾围垦一期工程开工仪式在震天锣鼓声里开始。

  当时也有反对声

  当大多数人对未来充满美好的遐想时,却也有不同的声音在小范围里流转。有人并不认可,这些人主要从事海洋渔业工作,他们认为,这是对海洋生态的灾难性破坏。

  “如此好的海岸线消失,那会是很可悲的”。当地一名人士说,“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体制里的人,没人敢大声地说,毕竟这是县委县政府定下的大事情,你反对,怎么行?”

  这种声音很快被潮水一样的造城声淹没。

  另一种反对来自渔民,刘伟是其中之一。靠海吃海的渔民担心,他们还没等新城建成,就会面临失业。

  大渔湾一带分布着二十余个渔村,这里的人世代在滩涂边伴海为生。何为滩涂?沿海而居的人不会陌生,即涨潮时被淹没,退潮后,便显露出来的多为淤泥的潮间地带。大渔湾有着丰富的浅海滩涂资料,在滩涂上,可以采到江蟹、跳鱼、蛏子等各式各样的海产品,这些海产品既可以是自家桌上的美味佳肴,也是当地村民重要的收入来源。

  近年来,养殖紫菜更是大渔湾当地村民发家致富的主要途径,苍南县正是因为大渔湾常年盛产紫菜才被冠以“中国紫菜之乡”的美名。作为全国最大的紫菜产区,这里年产鲜品近7万吨,2016年产值达10亿元,周边有13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因此摘帽。而围垦工程将不可避免地改变水生态,毁掉紫菜养殖业。

  “滩涂围垦,就是要先修建一条长堤,挡住海水,再将长堤所围的滩涂填埋,挪作他用。”刘伟说,“长堤一围,里面就是一潭死水。”

  数次暂缓和重启

  在弱小的争议声和压力里,这场围垦的推进却依然艰难。姜祝成,这位昔日的围垦指挥,见证了这个过程。

  大渔湾围垦工程启动后的第三年,姜祝成被调往大渔湾围垦工程指挥部任指挥。从2010年7月底到2015年12月底,他“两进两出”指挥部,经历了围垦工程的数次暂缓和重启。

  作为指挥,他的内心也是矛盾而复杂。一方面,他看到海岸线将要消失,觉得可惜,另一方面,作为指挥,围垦是他的职责。

  姜祝成是第二任指挥,任职时项目用海规划已获得国家海洋局批复,并被列入省重点工程。

  2011年,姜祝成将工程招投标的标书提交县政府。也就在这一年,县政府提出大渔湾围垦工程暂缓的意见。

  “那时,苍南另两个围垦项目正处于报请国家海洋局审批的关键阶段,为顾全大局,苍南县委县政府决定暂缓大渔湾围垦工程建设。”上述知情人士说。

  于是,2012年3月,大渔湾围垦工程指挥部被撤销,姜祝成被调走,项目搁浅。

  2013年,大渔湾围垦工程重启。同年9月,苍南县成立海涂围垦工程建设指挥部,姜祝成再任大渔湾围垦项目指挥。

  2014年9月,国家海洋局的用海规划批复、省政府的海堤使用批复、矿产资源使用批复均已完成,指挥部拿到了围区各村的海域使用权证。

  万事俱备,但没想到,变化又随之到来。

  最终主动放弃

  2016年6月,姜祝成再次调离了岗位,他被告知,苍南县海涂围垦工程建设指挥部又撤销了。

  这一年的8月,在温州市级层面召开用海用地专题研讨工作会议上,温州市一名主要领导在会上提出建立围填海项目退出机制,并提议苍南暂停实施大渔湾围垦。

  在苍南,大渔湾,还要不要继续围,进度怎么样了?依然受到当地人的关注。直到2017年11月22日,经反复研究,苍南县委、县政府最终作出放弃大渔湾围垦工程的决策,保留原生态的自然海湾。这给近十年的人海之争划下了句号。

  苍南县委书记黄荣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解释,生态环境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再不能走粗放发展的老路,县里对实施这项重大工程一直在犹豫,党的十九大把绿色发展提到新高度,促使县里下决心停了工程。

  县主要领导的表态,让很多人说话更响了。“从最初的肯定,到中期的犹豫,再到如今的叫停,政府一直在寻找自然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在这场博弈的过程中,大家的发展理念发生了转变。”苍南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张贻聪说,他们就曾多次向上级部门和当地政府请示,希望保留大渔湾。如今,他的提议终于成真。

  放弃围垦背后的三本账

  从决定围垦到放弃围垦的十来年时间里,苍南不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投资了近亿元的资金——造了两条路,收购了矿山,补贴一批渔民。

  当地人士告诉记者,在围垦中,有三个难题,一是资金,二是填海的石料,三是政策的处理。

  走了近十年后,大渔湾围垦之路虽然以放弃告终,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最终的及时叫停还是值得,做出这个决定很不容易。“毕竟,这意味着要否定过去。”

  算了三本账

  张贻聪的“多次请示”有他的理由。他做了六年多的海洋渔业局局长,同样对大海充满了理智和感情。他给记者算了三本账。

  第一本是生态账。围垦填海势必会对大渔湾的生态环境造成永久性的破坏。大渔湾围垦仅海洋生物就将损失近1900吨,鱼类、甲壳类等近百种底栖生物将会消失,海水富营养化、出现赤潮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第二本经济账。2016年,大渔湾干紫菜产量为6607吨,约占全国总产量六分之一,产值达10亿元。围垦之后,紫菜产区将随之消失。

  第三本民意账。大渔湾依山傍海,风景秀丽,湾区百姓世代靠海为生,对海湾的情感不言而喻。加上近年来生态保护理念的增强,苍南各方希望停围留湾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张贻聪说,大渔湾是浙南海域最美的自然海湾之一,基本保留了原生自然岸线,具有发展旅游观光和休闲渔业的天然条件。但由于长期受风浪侵蚀,部分岸线受损,沿岸分布着大量垃圾,大大影响了海湾生境。

  放弃造城的梦想以后,当地政府正在谋划建设“蓝色海湾”,打造浙南最美黄金海岸线,目前,苍南海洋渔业部门已着手开展大渔湾海岸线整治修复工程前期工作。

  这同样是一个蓝色的梦想。

  代价的付出

  从决定围垦到放弃围垦的十来年时间里,这个县城不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投资了近亿元的资金。

  “虽然付出了代价,但还是值得,如果一旦上马,以后要补救,恢复生态,那花费的代价就更大。”一位业内人士说,每个时代的发展理念不一样,时代在进步,人的理念也在进步,这是一个过程。

  “以前大规模的填海造城,这是发展的一种方式,或许适合当时,但对于现在来说,我看并不现实。”他说,因为时代变了,经济发展的模式不同了。他举了个例子,他所了解的一个围垦项目,一天的利息就要付几十万元。

  “投资太大,变数也太大,从造城到变成城,过程非常漫长。”上述人士认为,现在的填海围垦,应该越来越重视生态效益,更多的回归到自然的本来。“需要更加科学更加全面地去研究,而不能只是跟风。”

  向自然让步,是人类的进步

  苍南,一个沿海小县城,长达十来年的人海之争,终于以人让给了海而告终。这是人与海的共赢。主动放弃,需要勇气,及时纠错,需要智慧。这让人想起另一则新闻,在另一个沿海小城玉环,四十年前,当地政府树雄心立壮志,带领全县人民改造大自然,填海建成了一条大坝。

  四十年后的今天,当地又撤坝建桥,让海岛和大陆一起呼吸,这不只是简单的交通方式的变化,更是恢复和改善海湾生态环境。标志着经济发展方式质的飞跃。

  人让海,坝改桥,道出了不同时代里,人与自然的的关系之变。这种变化,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也是一种进步,一种启示,值得我们记录和思考。

  拦坝填海,在那个特定的时代里,相信人定胜天,一味追求GDP,一个个造城运动轰轰烈烈,而一度忽视自然生态的代价。

  而在当下,社会发展进入新的时代,虽然万物互通,但人的心灵从来没有这样迫切,迫切地想回归自然,亲近自然,拥抱自然。

  这样的渴望,发生在个体的人上,也出现在政府的执政理念上。苍南的让海,为子孙保留下了完整的海岸线;玉环的拆坝,让人记住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变迁。

  还河流以自由,还江海以浩淼,还原野以碧绿,还滩涂以原生。在自然生态面前,每一次让步都是一次进步,每一次还债都是一次警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谐发展才是人间正道。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青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冬日里的动物
冬日里的动物
“吃相思” 庆侗年
“吃相思” 庆侗年
为大桥“体检”
为大桥“体检”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兰海沟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兰海沟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8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