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安9岁女孩被租客带走下落不明》后续报道
2019-07-13 10:31:35 来源: 钱江晚报
图集

  摩托艇海面搜索、海岸线登岛登礁搜索、声呐探测海面以下

  救援人员每天沿着海岸线进行地毯式搜索,三天了依然一无所获

  现场搜救为啥这么困难

  昨天是搜救女孩章子欣的第三天。

  每天上午,失踪女孩章子欣的爸爸章军和姑父都会赶到搜救现场,昨天也不例外。这几天,他们几乎把在观日亭附近能遇到的人都问了一圈。

  面对茫茫的大海,焦躁而悲伤的章军大喊起来:“章子欣!”喊完,他抹了抹眼泪,又喊了一遍,过了一会儿,又朝着另一侧空荡荡的大海喊了起来。

  “他们说,面朝大海喊,女儿就会回来(浮起来)。”

  但昨天搜救队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每天出动十几艘救生艇

  搜救已经转移到了海上

  昨天,搜救依然紧张进行着。据记者了解,社会救援队的主要救援方式包括摩托艇海面搜索、海岸线登岛登礁搜索以及声呐探测海面以下。如果有情况潜水员将进行下潜作业,另外还组织了救援人员沿着海岸线进行地毯式搜索。

  昨天早上,野狼救援队副队长童建军7点多起了床,洗漱完毕,穿上专业救援服,换上登礁鞋后就上山了。

  前天晚上,大家就已经商议好,5支民间救援力量和渔政执法大队等全面进行海上搜索工作,主要搜索20多个岛礁,分片划定,各司其职。他所在的野狼救援队主要做羊头岛、大漠小漠等岛礁的搜寻。

  山路并不好走,前往搜救区域中心的观日亭的公路正在开挖中。这条路一侧是山,另一侧是海,车子开过,一片尘土飞杨。

  接近观日亭,靠近海的一侧停着一片车辆,都是救援队员们的自驾车。

  8点15分,一切准备就绪,童建军带着8个队员和声纳设备下到搜救艇上,把艇开到了羊头岛。这里岛石陡峭,且湿滑。搜救艇绕了一圈,放下4名队员,继续前往大漠和小漠搜寻。

  “我们会看情况,平滑的山坡,我们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是否有人在,根本不需要过去。”童建军说,一般在水流回旋的地方,比较容易发现漂浮物。

  最难搜寻的是大目岛,“那里水流湍急、石壁陡峭,还是很危险的。”童建军说。

  经过一上午的登岛登礁搜寻,他的登礁鞋开裂了,“这种鞋子底下有钉子,攀湿滑的石头上有抓力,很好穿。”

  下午1点,孙茂芳救援队的副队长吴金海换上潜水服,准备下到观日亭下的礁石间进行搜索。昨天他已经下水搜索了另外一侧,今天搜寻继续。

  傍晚来临,象山雄鹰搜索队的队员们找了一片礁石靠着休息。“已经连续三天下水搜寻了,实在太累了。”一位队员说,内海这一片,他们之前搜寻过一遍,今天沿着岛礁又仔细地搜寻了一遍角角落落,因为洋流、水下暗流等都可能再把女孩冲回到原来搜寻过的地方,今天搜寻还会继续,但会换一批队员。

  野狼救援的队长励建华说,这三天下来派出去的救生艇每天都有十几艘,陆地上的队员在山上、路旁边的沟沟,土坑、石缝里都找过了。山上的搜救昨天已基本结束,绝大多数搜寻力量都转移到了海上。

  大海捞针

  现场搜救非常不易

  为什么搜救变得这么难,励建华认为有几个方面:

  第一,失踪的孩子是否就是在这片地方?这点目前并不十分确定。

  第二,海面这么大,如果孩子真是在海里,情况是琢磨不透的,随着潮汐潮流,到底会漂到哪里,有多种可能性。而且毕竟是9岁的一个孩子,体积也不大,掉进缝隙也是有可能的,大海捞针的难度可想而知。孩子已经失踪了五天。励建华说,照理落到水里三天,人就应该浮上来了,一般最多不超过四天。

  第三,必须要考虑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观日亭附近算是内海,涨潮落潮,如果有回流,落海的人最终还是会漂回这里的。根据励建华这些年来参与搜救的经验,落海者漂到舟山那边或者外海的概率非常小,一般都是会漂流回到附近海岸的礁石上。由于现在是禁渔期,打渔的渔船比较少,只有一些捕小鱼小虾的小船,要是捕鱼期,出海的船很密集,那发现孩子的几率就会更大。

  本报记者 孙燕 黄伟芬

 

【纠错】 责任编辑: 韩冰玉
这是他最后一次救人
这是他最后一次救人
创意视频丨双创之杭州数字新十景
创意视频丨双创之杭州数字新十景
蒋村出“龙舟之王”
蒋村出“龙舟之王”
遂昌见闻:粽长情暖在农家
遂昌见闻:粽长情暖在农家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711124748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