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救援日记】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却总是泪流满面
2020-02-25 08:55:07 来源: 新华网
图集

  2月14日,李立斌带着重任来到武汉——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以下简称“武汉协和肿瘤中心”)的重症监护室(ICU)。经过一周多的奋斗,重症监护室的工作已逐渐走向有序、规范,李立斌这才有点时间写下些文字,记录自己在武汉的生活、工作。

  讲述者: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外科重症医学科负责人李立斌

  时间:2月22日

  地点:武汉协和肿瘤中心

  图为李立斌。 新华网发

  还记得2月12日晚上11点半,医务部主任张秀来打电话问我:“你是党员吗?”我回答:“民主党派,但坚决服从安排。”

  5分钟后,张主任再来电,通知我立刻赶往医院参会。我跟家人说,号角已吹响,战士要冲锋了。

  我是一个感情不外露的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这段时间以来,我却一次又一次泪流满面。

  记得赴武汉前的一天晚上,当我看到电视里一名护士脸上深深的伤痕,看到医务人员累倒在地上的情景,虽然已年过半百,却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那种心痛、难过的感觉,真的难以言喻。

  图为李立斌(最前排)带领团队在武汉ICU工作。新华网发

  这次赴武汉,我早有思想准备。作为一名从事重症医学专业25年的老兵,2003年就曾赴抗击“非典”第一线。所以,2月14日出发那天,尽管心有牵挂,也表现得很平静。当天早上6点20分,儿子还在熟睡,我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离开了家。

  武汉协和肿瘤中心的ICU原是普通的骨科病房。在一天时间内,要完成硬件改造,组建好医护队伍,把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病人收治进来,医疗队的压力可想而知。担任ICU主任的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很重、很重……

  图为李立斌(中)戴着正压头套,为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人做气管插管。新华网发

  2月18号下午,病房打来电话,有两位危重症患者,原来是用无创呼吸机通气的,但病情仍在恶化。我立刻赶往医院,决定予以紧急气管插管,并进行有创机械通气。

  气管插管时,患者气道开放,操作者距离患者最近,被感染的风险很大。之前,我曾多次表态“第一个插管,我上。”这不是豪言壮语,作为病区主任,我必须以身作则。说实话,作为一名老兵,我心里并不害怕,更何况医院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防护。最后,在医护团队的大力配合下,当日两例紧急气管插管,都很顺利。

  图为在杭州、武汉ICU、武汉酒店指挥部的三方网络多学科会诊中,李立斌(中)在汇报病例情况。新华网发

  腰痛已有些时日,那天我从病房出来,脱防护服时疼痛难忍,便吃了两片止痛片。晚上7点,回到酒店,已感到几分疲惫。这时,接到浙大二院常务副院长、副书记,援鄂医疗队队长王伟林的电话。电话中,我听到了他哽咽的声音,也忍不住流下热泪。正像许多医务人员所说的,我不是英雄,只是披上了战袍的战士。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太多、未知太多。

  当我写这篇周记时,一直忍不住在流泪,为这么多兄弟姐妹逆行武汉的勇敢,也为家人的支持,领导、同事及朋友的关心。

【纠错】 责任编辑: 陈青
战“疫”不误农 又见采茶忙
战“疫”不误农 又见采茶忙
满山春茶绿 采茶正当时
满山春茶绿 采茶正当时
烟火气里的“战斗”
烟火气里的“战斗”
今天,你们腊八粥了吗?
今天,你们腊八粥了吗?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2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