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水道船畅通,四省边际空港新城呼之欲出 衢江,从这里通江达海
2020-08-14 10:29:19 来源: 杭州日报
图集

  黄金水道船畅通,四省边际空港新城呼之欲出

  衢江,从这里通江达海

  600多公里的钱塘江,浩浩荡荡,蜿蜒20多个县(市、区),留给衢州54.5公里“黄金水道”。作为沿江城市,衢江区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出海口”。去年10月,衢江港区大路章作业区正式开港,架起了衢江向海发展的大通道,目前平均每周就有20余艘满载衢州制造的货船从这里起航,向东入海,运往世界各地。

  炎炎夏日,声声船鸣中,衢江人正热切地思索着:“通江达海”未来还有多少种可能?

  在刚刚闭幕的衢州市委全会上,衢江区有了一个新名字——空港新城。这是衢州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也为衢江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未来,衢江区将进一步释放衢州机场航空物流通道优势,用好已形成的杭衢铁路、杭金衢高速、衢江航道和浙赣铁路等公水铁联运体系,发挥浙西航空物流枢纽作用,推动“港、产、城、创”融合发展,实现从“盆地的花园”向“通江达海的花园”的美丽蜕变。

  黄金水道归去来

  从开化奔腾而来的江水,流经常山港与江山港,在衢州市区汇成衢江,经龙游,接金华江、兰江后,并入新安江,流向下游富春江。

  衢江区就位于衢江畔。“早在汉代,衢州至杭州水道便已开通,大大小小货船随风顺流而下,载着木材、蔬果、山货等走向全国。”摊开衢江航道地图,衢江区交通运输局建设管理科副科长张琴飞追溯起“帆樯如林、舟楫如鲫”的年代,那时衢江上每天往来船只有八九十艘,江边分布着30多个码头,有供装卸货物的,也有专供游人出行的。

  然而,上世纪90年代后,由于河道滥采滥挖等原因,衢江河道水量减少、河床积淤严重,通行能力急剧萎缩,加之公路、铁路等运输方式的快速发展,曾经繁荣一时的衢江航运逐渐衰落直至全面断航,古老的码头沦为一片无人问津的废墟。

  随着产业进一步转型升级,水运运量大、价格廉、能耗低、排放少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复兴衢江航运成了众多衢州人的夙愿。

  2011年1月,衢江航运开发工程正式开工。“在施工各环节,绿色、循环的生态理念始终贯穿其中。”张琴飞介绍,一方面,通过航道疏浚和河床整理,增加行洪断面,并利用新型环保技术、创新施工工艺实现资源循环利用;另一方面,充分挖掘航道沿线独具特色的自然生态景观和历史文化底蕴,串联沿线20余个3A级以上景区,开发慢行绿道、沿江公路,打造沿江景观带。

  2019年伊始,历时8年的衢江航运开发工程建成并通航,“黄金水道”迎来了重生。

  发展直指高质量

  内河航运的生命力,在于和城市的联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衢江区将其列为城市有机更新的首要原则。

  2019年底,衢江宏亮车业有限公司昔日红火的生产车间大门紧闭。

  入园之前,企业不是没有委屈、没有怨言。

  宏亮车业始建于2018年,原址是租在衢江经济开发区天湖西路一家规模不大的企业,是典型的“厂中厂”,从事电动自行车的生产和销售,生产工艺主要为喷漆、组装等。

  衢江航运恢复后不到2个月,衢江区召开工业大会,擂响“低散乱”企业整治提升的战鼓。距离江面直线距离仅1公里的衢江经济开发区,出铁拳治沉疴。根据《开发区低散乱企业整治清单》,凡不符合产业规划、不能通过决策审批的现有低产低效企业,一律实施关停或迁入合规园区、改造升级。

  宏亮负责人黄宏良不甘心,多次找相关部门“理论”。来来回回,原本理直气壮的黄宏良逐渐意识到,关搬转是大势所趋。

  “我们对高能耗、产出效益低、安全水平低的企业零容忍,必须从源头上控制环境风险。” 衢江经济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戴欣欣介绍,此次整治提升行动,强化“亩均论英雄”,鼓励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前期摸排出的462家企业均制定“一企一策一档”任务清单及关改搬转方案,并对企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2019年底,经开发区管委会多次协调,宏亮主动关闭了老厂区,整体搬入崭新的小微企业园,道路、给排水、绿化、电力等配套设施更加完善。

  目前,衢江区已有265家“低散乱”企业在绿色发展中挥别高能耗、高污染的过去,给生态环境改善腾出广阔空间。依托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衢江区筑巢引凤,着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大晨显示、纤纳新能源等上亿元项目纷纷落地,全国第一条钙钛矿生产线正式投产,全区已入库实施智能化改造项目18个,总投资6.81亿元。

  更令人欣喜的是,眼下,衢江正将水运建设与临港沿江产业带、全域旅游发展相融合,助力大花园建设,一个个村镇的未来,令人期待。

  青山蜿蜒来,绿水变通途,依托衢江,“衢州有礼”诗画风光带串珠成链,不仅提升了城镇环境品质,还丰富了乡村旅游业态,去年衢江区旅游接待人数破千万人次,累计旅游收入达65.66亿元。

  莲花镇五坦村村民胡晓明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关掉养猪场办起了农家乐,一年收入8万元,“村里环境好,照样能致富。”

  大安村距离衢江港区不足千米,经生态修复、水岸绿化,村庄风貌发生明显变化。“机遇历史性地赐予了大安,我们要借港兴村,未来将在港口周边发展休闲度假旅游,还能带动村民就业。”村党支部书记曾明明一脸兴奋。

  四港联动通江海

  8月7日,晨光微露,衢江港区大路章作业区已热闹起来:轮船进港出港,门座式起重机不停“抓”“放”,运输车来来往往,整个港口一派繁忙景象。

  看着忙碌的枢纽港,衢州港务董事长郑辉表示,随着内河水运直抵衢州,其所能产生的临港产业的经济效益,将难以估量,“港区年度计划是能实现80万吨货物吞吐量。”

  7月23日,星洲物流装载着2000吨氯化钙的运输船舶从大路章作业区缓缓出港,驶向江苏常熟港,并从常熟港转关至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水路费时较长,但运输成本相当于铁路的一半,每年至少节约运费15%以上。”星洲物流总经理陈俊说,目前他们已订购多艘运输船,仅化肥今年至少有20万吨将从衢江港出发,穿过奔腾大河,沿着“海上丝绸之路”直奔东南亚国家,“我们十分看好这条航运。”

  水水中转,以衢江港为纽带,全省各大沿海港口、内河港口、公铁陆港形成联动发展的物流新模式,让企业嗅到了新商机。不仅衢州本地企业,周边江西、福建、安徽等企业也纷纷将目光转向衢江港。

  “现在找上门来的企业很多,进出港的货物以纸浆、煤炭、铁矿石、钢铁等为主。目前港区只有一期开港,配套工程建设和外围的道路建设都还在完善中,我们只是选择性地接单。”郑辉介绍,港区已开通4条航线,连起京杭运河、杭甬运河、长江水系、浙北航道,10月集装箱海河联运航线将开通运营,这不仅将填补衢江区集装箱水运业务的空白,也将完善衢江港区散杂货、集装箱货源互补的综合运输模式,“届时会有更多货物走我们这里。”

  百舸争流、千帆竞发,昔日商贾云集的繁盛场面正在重现。如今,衢江区还有更大的雄心——打造空港新城。根据规划,空港新城将依托“水港、陆港、空港、信息港”四港合一、四港融合的综合枢纽优势,构建完善多式联运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成公水、公铁两大物流基地,创新铁水联运、江海联运等多式联运新模式,形成“聚浙西、通浙皖赣闽四省、联全国”的浙西航空物流枢纽。

  山海协作,多式联运,衢江拥抱世界的道路越走越宽广。(本报记者 胡芸 通讯员 丰莉莎)

  

编辑:戴益节 一审:刘志媛

二审:马    江 三审:徐乐静

 

“艺术稻田”扮靓美丽乡村
“艺术稻田”扮靓美丽乡村
浙江杭州:高温天里的调车员
浙江杭州:高温天里的调车员
浙江衢州:农民变主播 手机变农具
浙江衢州:农民变主播 手机变农具
台州:交警直播月,弹幕刷满
台州:交警直播月,弹幕刷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