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江丽水,好空气也能卖钱
2020-08-20 10:26:24 来源: 科技日报
图集

  老手艺砌起的黄泥墙,青瓦片铺成的房顶,木质的窗户房门……

  下南山村的山石花木,一砖一瓦都充满了古村落的气息。这里少了城市的喧嚣,多了一份静谧的禅意。

  近日,记者走进浙江省丽水市的村落,与风格一致、归置统一的新修村不同,这里一村一品,因村制宜。

  莲都区下南山村就是其中之一。这里通过“古村+众创”模式,打造了全国首个古村落度假综合体。负责建设的联众集团总裁程长婴笑称,这儿是“外边五百年,里面五星级”。

  九山半水半分田的丽水,曾被道“穷山恶水”。而如今,在“两山”理论的指导下,当地党委政府以高水平生态文明建设和高质量绿色发展为目标,编制实施丽水“山”系品牌发展规划,创新性地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将山水资源转化为生产要素,带动经济发展。

  “同时,我们的实践也为浙江乃至全国的山林地貌地区提供‘丽水经验’。”丽水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叶鑫垚如是说。

  “卖风景”亦是“卖乡愁” “黄泥墙”变“黄金屋”

  2005年,因生产生活需要,丽水莲都区下南山村整村搬迁下山。村民集体搬迁后,老村无人居住,古民居缺乏日常看管维护,加之泥木、青瓦屋结构本不堪风雨侵蚀,致使大部分古民居破败不堪。

  “2013年,下南山村被列入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后,我们先后投入800多万元,对古民居进行抢救性修复。”莲都区农业农村局局长陈军告诉记者,而后,莲都区引入第三方资本,共建原生态度假村,让古村“复活”。现在,度假村共有客房60间、床位80个、餐饮容纳150人,村庄发展持续升温且村民回流现象明显。

  “这样一来,不仅延长了古村的生命力,还激活了经济。同时,文化传承下去了,幸福感也会随之而来。”同样作为丽水人的程长婴也感受颇深。他说,之所以会选择回来参与建设家乡,是因为这里有小时候的味道。他也相信住进民宿的旅人能尝到乡愁,产生共鸣。

  陈军介绍,在下南山村党组织的引领下,整村入股,村民将古民居交由村集体统一管理,分红收益由村集体与村民按三七比例分成。2019年,村集体经济总收入突破49.4万元、经营性收入达18.59万元。

  下南山村只是美丽乡村的一个缩影,也是丽水“山”系品牌发展的一部分。所谓“山”系品牌,包含了“丽水山耕”生态农产品、“丽水山居”农家乐民宿、“丽水山景”乡村旅游等。

  “‘丽水山居’是全国首个地级市民宿区域公用品牌。我们率先成立民宿研学基地、发布民宿标准,全市农家乐民宿累计3765家,接待游客3609.5万人次,营业总收入37.6亿元,带动农产品旅游地商品销售59.3亿元。”丽水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沈元东表示。

  连空气都能卖?“生态变现法”带来“绿色福利”

  在丽水缙云县大洋镇,800亩山地的水土空气“卖”了279.28万元。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丽水市搞起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改革,将生态资源进行科学量化并核算合理价值。即把生态资源变成生态产品,进而实现资本变现。去年1月,丽水市还正式获批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改革试点市。

  一年多来,丽水已基本建立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体系,出台了全国首个山区市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办法,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指南》地方标准,开展市、县、乡(镇)、村四级价值核算。

  根据测算,国家电投集团投资建设的大平山光伏发电项目,得益于大洋镇优越的生态环境,光伏发电板的电池使用寿命比雾霾重、酸雨多的地区延长近5年,年发电量增长超10%。

  据了解,基于项目良好的“生态溢价”,投资方与大洋镇生态强村公司协商一致并签订调节服务类生态产品购买协议,分年度向大洋镇生态强村公司支付购买资金279.28万元。

  同样,落地在丽水云和、青田等地的生态项目,也为良好的生态环境付费。这笔收益专项用于区域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生态产业培育,进一步促进区域生态环境与生态经济的相互转化。

  2018年丽水市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数据为5024.47亿元,增长5.12%,实现了GDP和GEP规模总量协同较快增长。

  “丽水正努力让GEP更多更直接地转化为GDP,充分释放绿水青山的经济价值,做优质生态产品的供给者、生态价值标准的制定者、生态价值体系的评估者,走出具有丽水特色的高质量绿色发展之路。”丽水市发改委主任饶鸿来说道。

 

编辑:宋    越 一审:马    江

二审:刘志媛 三审:徐乐静

老物件“再生” 创作让记忆传递
老物件“再生” 创作让记忆传递
显影中国丨高温中坚守:每一滴汗水都是荣耀
显影中国丨高温中坚守:每一滴汗水都是荣耀
杭州钱塘江畔这个夜市有点“嗨”!
杭州钱塘江畔这个夜市有点“嗨”!
浙江:酷暑觅冰凉
浙江:酷暑觅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