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让新冠病毒传播快10倍?
2020-08-20 16:19:37 来源: 科技日报
图集

  日前,有媒体报道马来西亚卫生部官员声称新冠病毒D614G变异毒株的传播速度可能比一般毒株快10倍。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纷纷评论:“本来传播已经很快了,再变异……”“疫情加速变异、危害加倍扩散”……还有各种支招,诸如“传播快10倍……给孩子打这个疫苗别晚于10月……”的说法也相继出现。

  这个10倍的说法靠谱吗?D614G变异究竟会不会使得已经研发的疫苗失效?科技日报记者连线采访多名国内外病毒学专家,他们表示对“变异让新冠病毒传播快10倍”的说法并不认同。

  D614G变异与传播快10倍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D614G变异是指新冠病毒S蛋白的第614号氨基酸由D(天冬氨酸)变为G(甘氨酸)。

  “出现D614G变异毒株不是件新鲜事,从我们监控的新冠病毒测序序列数据库上报情况来看,这个位点的变异很早就出现了。”生物信息数据领域的一位负责人表示,马来西亚早在3月就出现过D614G变异毒株。

  马来西亚3月已经发现了D614G变异的毒株,而传播快10倍的相关研究却是7月份的。这表明,此次马来西亚官员声称的D614G变异与传播快10倍并不是直接的因果关系。

  “我们查找了新冠病毒序列数据库,马来西亚的序列最晚是5月底收入的,并没有这一研究依据的7月份的序列信息。”该负责人表示,仅凭现有的信息和数据,没有办法支撑D614G变异使得传播速度快10倍的结论。如果相关研究真的得出新毒株10倍传播速度的结论,也不会是D614G变异这一单一原因引起的,而是还有其他未被关注到的原因。

  “一些观点可不可靠、值不值得采信和评论,应该有个判断标准,比如是不是发表了学术论文。”该负责人提示,经期刊发表的论文不仅有研究方法、详细数据结论,还经过了同行评议、编辑审评,更有可信度。

  科技日报记者发现,被相关媒体用于佐证这一论点的一篇题为《Tracking Changes in SARS-CoV-2 Spike: 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19 Virus(新冠病毒S蛋白上的变化:D614G增强传染力的证据)》的论文中明确表示:D614G变异可能与新冠肺炎患者较高的病毒载量有关,但与疾病严重程度无关。这一结论是基于该研究小组对于999名患者的调查获得的。这一结论却鲜少在媒体报道中提及。

  传播快10倍,这个数怎么算?

  肯定不可能像给博尔特计时那样掐表算。

  上述文章中采用了临床和实验室方法。

  一是根据患者的病毒载量判断,这里隐含了一个假设,一个患者携带了更多的病毒,传染力更强。这就好比一麻袋大米撒出去与一小塑料袋大米撒出去,波及的面积前者更大;

  另一个是在细胞水平的验证,通过将变异毒株与原有新冠病毒做对比,比较相同病毒滴度下,感染细胞的数量多少。

  针对第一种方法,《细胞》最新在线发表的一篇题为《Making Sense of Mutation: What D614G Means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 Remains Unclear(变异的意义:D614G突变对于大流行意味着什么仍旧不清楚)》的文章中表示:这个假设虽然有道理,但是在实际情况中,一些传播可能是在前期(无法检测到病毒)的情况下出现的,因此病毒载量高可能不是传播潜力的直接反映。

  针对第二种方法,该文章表示,在培养过程中测定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没有考虑到其他病毒或宿主蛋白的影响,也没有考虑到人作为整体与病原体的相互作用。

  “由细胞延伸到人,确实有些牵强。”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戈分校医学中心副教授李克峰对科技日报表示,更不能通过细胞水平的试验量化传播力的大小。

  “如果使用动物试验或许更可信。”李克峰说,但需要构建新冠病毒相关的模型动物,在摸清发病规律的基础上,经过严密的试验设计,计算感染率和病死率,获得更可信的结论。由于细胞实验出结论快,大家急于发表,但会使得结论的可靠性大打折扣。

  从另一个角度判断这一结论将是夸张:新冠病毒R0值大概在3—4,传播快十倍,意味着R0值要达到30—40,这在目前人类认知的传染性疾病中几乎不存在。(注:R0值表明一个病人可以传染给几个人)

  “根据现有的8万多条新冠病毒序列的分析表明,D614G变异的病毒序列数达到约80%。”生物信息数据领域的该名负责人表示,排除一些测序但没有公开收录的情况,基本可以得出这类变异已成主导的结论。

  可见,新冠病毒确实变化了,那这种变异会带来什么呢?

  正如上面提到的“变异的意义”一文标题中总结的:D614G突变对于大流行意味着什么仍旧不清楚。但该文章同时认为:无论是2013年至2016年埃博拉疫情的经验、还是基于体外感染性等数据,都表明不可能得出仅一个突变就对大量、多样化人群产生重大影响的结论。

  也就是说,仅凭一个突变产生重大影响不可能。

  对于新冠病毒变化的总结应该是立体的,不应只关注传播速度。例如有研究者根据一些国家新冠疫情的数据搜集和归纳分析,总结有些国家儿童感染率急剧增高,重症人数在急剧减少等特点。

  关于D614G突变会不会影响疫苗效果的问题,上述相关负责人解释,614号位点虽然在S蛋白(该蛋白被认为是病毒进入人体的“钥匙”)上,但并不在S蛋白的疫苗靶向区上。

  怎么理解呢?可以理解为它可能在“钥匙柄”上,而目前的疫苗设计多以S蛋白的功能区为依据,例如我国的重组蛋白疫苗选取了S蛋白的核心片段,在能够产生免疫效果的前提下,重组蛋白片段越小疫苗副作用也越小。

  据相关文献显示,S蛋白的614号氨基酸位于棘状蛋白原聚体的表面,根据蛋白的立体构象,与相邻的启动子形成关联。由于蛋白是一个立体结构,一个位点的变化也可能导致蛋白结构的调整,因此变异产生的效果仍需跟进。

  相关研究者表示,如果上传序列中能够包含该序列所来源患者是否死亡、是无症状感染者还是轻症患者等信息,将能够帮助生物信息学者获得更有用的、更接近真实世界的分析。

 

编辑:宋    越 一审:马    江

二审:刘志媛 三审:徐乐静

浙江:杭州亚运配套工程稳步推进
浙江:杭州亚运配套工程稳步推进
老物件“再生” 创作让记忆传递
老物件“再生” 创作让记忆传递
显影中国丨高温中坚守:每一滴汗水都是荣耀
显影中国丨高温中坚守:每一滴汗水都是荣耀
杭州钱塘江畔这个夜市有点“嗨”!
杭州钱塘江畔这个夜市有点“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