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海岛的重生嬗变
2021-08-31 18:33:06 来源: 新华网
图集

  新华社杭州8月31日电 题:“空心”海岛的重生嬗变

  新华社记者黄筱、林光耀

  位于浙江舟山市嵊泗县的孤悬小岛花鸟岛,由于海岛交通、生态、资源等先天瓶颈,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花鸟岛人口不断外流,老龄化问题严重,传统产业衰退,一度成为一个非常典型的“空心岛”。

  “要建设好这种边缘海岛,只有从保护生态与资源的基础做起,实施全面而又精细的治理模式,才能使其真正摆脱困境,实现可持续发展。”嵊泗县副县长丁维东表示。

  边缘海岛生态系统脆弱、承载能力有限,要获得再生、让当地居民安居乐业并不容易。2013年10月花鸟岛启动开发建设,在充分考量海岛环境承载能力的基础上,提出了定制旅游概念,设置了从上海、杭州等地出发的直达定制旅程,同时控制整岛日上岛定制游游客不超300人,岛上机动车总数不超过30辆。

  “2017年第一次到花鸟岛时,那时岛上还会遇到台风天就停电、断水的情况,除了海景,渔村的整体环境也很一般。”嵊泗县花鸟微度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姜明长期在上海工作,面对“底子”并不好的偏远小岛,他和团队想要打破海岛旅游同质化、单一卖风景的瓶颈。

  政府部门与企业共同努力,探索出一条盘活闲置农房和村集体闲置土地的开发路径,设立闲置农房租赁平台,将所有闲置农房进行统一租赁、收储和管理,投资者可通过租赁平台,自由挑选房屋成为“房客”,村民也可利用自家闲置农房当“房东”增加收入,实现了资源要素的双向流动。

  “先预定才能上岛,先同意岛上的村规民约才能上岛。”姜明说,通过实践定制旅游逐渐被市场认可,微城、离岛、慢生活让花鸟岛成为都市白领放空自我的栖息地,边缘海岛焕发出了新的生机。花鸟岛有了全国各地的创业青年,有了外来投资集团进驻,也有了更多的本地返乡青年。

  1999年出生的吉林女孩金芳竹已经在花鸟岛住了一年多,从最初的一位义工成为现在的民宿店长,原本在韩国留学的她由于疫情无法回到学校,通过网络她知道东海上有一个叫花鸟岛的地方,“看图片觉得风景很好就来了。”金芳竹说,这里并不是只有“慢”,年轻的游客和当地的老人们能很好地融合,最近正在举办的花鸟岛国际艺术节,还把很多前卫的艺术家吸引过来,让花鸟岛更有活力。

  据统计,花鸟岛游客数量逐年增长,近三年游客数量增速分别达到62%、59%、86%。定制旅游也使花鸟岛突破了海岛旅游的淡旺季局限,旅游季节从常规的7、8两个月延展到了4月至11月。

  随着海岛生态工程的逐步推进,“生态立岛”的理念也根植于花鸟百姓的内心。2016年开始,花鸟岛逐步推广垃圾分类,岛上的外来投资者也自发组建形成了“民宿联盟”,定期开展“净滩活动”,游客主动参与还可以获得全岛民宿、餐厅消费的优惠券。

  57岁的花鸟岛村民陈忠梅和丈夫原本是“靠海吃海”的渔民,因为花鸟岛旅游的发展,传统渔民也找到了“上岸”后的致富路,夫妻俩把自己的房屋改造成渔家民宿,一年收入能够达到30万元。陈忠梅说,村民们常常感叹,“环境好了、口袋富了、生活也美了”。(完)

责任编辑:马江

水乡八月菱角香
水乡八月菱角香
浙江诸暨:“村村通公交”便捷山乡百姓出行“最后一公里”
浙江诸暨:“村村通公交”便捷山乡百姓出行“最后一公里”
浙江湖州:建设特色度假小镇 助推乡村振兴
浙江湖州:建设特色度假小镇 助推乡村振兴
【飞“阅”中国】浙江余姚:胜陆公路跨姚江大桥(郭姆渡大桥)顺利合龙
【飞“阅”中国】浙江余姚:胜陆公路跨姚江大桥(郭姆渡大桥)顺利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