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频道首页 浙江要闻 浙商浙人 诗画浙江 新华立场 向上向善 新华矩阵 房产家居 互联网经济 新华联播网

东阳这家三代人先后在同所学校任教

2017年09月07日 11:12:00 来源: 浙江在线

 陈建中和他儿子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一首赞扬教师的歌,激发起许多孩子的梦想,希望长大后接过老师的教鞭,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在官桥小学,有这么一个小家庭,儿子接过父亲的教鞭,走上三尺讲台,一家三代同为教师,而且先后在同一所学校任教。教师节来临之际,记者走近这个家庭,听他们讲述这个教师之家的故事。

“38年前,我作为官桥中小学的一名新教师,和全校30多位老师一起举着彩旗,敲锣打鼓步行3里,送父亲光荣退休,我父亲陈玉麟胸前戴着大红花,喜滋滋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晃38年过去了,喜闹场景还历历在目。今年我将退休,已是官桥小学教师的儿子送我。”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官桥小学即将退休的老教师陈建中不胜感慨。

陈家“柴门”透书香

陈家的书香传承要从陈建中的父亲陈玉麟说起。

陈玉麟出身出1918年,1992年去世。“父亲若健在,今年正好100岁。”陈建中说。

17岁那年,陈玉麟成为一名教师。1950年,他在横店杨店小学任教时,因声音洪亮、口才好、才学和胆略过人,被选为横店万人大会司仪,宣读共产党土地改革等政策。

虽然出身农家,但陈玉麟写得一手好字,在校的表现深得同事、领导好评。

陈建中回忆说,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无钱买墨和纸,父亲就把砖块磨平,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用毛笔蘸水写在砖块上,每天早上写完一大碗清水再吃早饭。

“父亲的楷书雄浑饱满、端庄秀气,在方圆数十里是出了名的。舒国华、张志林、胡振中等本地书法大家都是父亲的良师益友,他们有空就聚在一起切磋书法。他还每年都义务帮邻里乡亲写对联。”陈建中说,小时候他帮着父亲拉红纸,父亲的毛笔书法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慢慢地,他也喜欢上了书法。

在陈建中记忆中,父亲多次跟他讲起两件事。

一件事是上世纪四十年代,陈玉麟的兄长被当时的国民党部队抽壮丁,陈玉麟向其所在的弘毅小学校长请托。这位校长兼明德乡乡长,给抽壮丁的人写了“快快放人”的纸条,陈玉麟的兄长得以释放回家。

另一件事发生在1955年4月的一天,当时陈玉麟在五官塘小学任教,这天刚好学校(一座旧时的祠堂)召开群众大会,学生放学而群众未到时,突然狂风大作,并下起了大冰雹,祠堂倒塌,陈玉麟等人都被压在废墟下。陈玉麟被救出后,送到金华的医院抢救。住院期间,金华地区领导特地赶到医院对陈玉麟进行慰问。

“父亲经常说这两件事,是在告诉我‘教师是崇高而神圣的职业,在社会受人尊敬’。”陈建中说。

一根戒尺传三代

戒尺,是旧时私塾先生对学生施行体罚所用的木板。在陈建中书房案头上,摆放着长38厘米、宽5厘米、厚3厘米的一把戒尺,戒尺用红漆漆过呈暗红色。

“父亲17岁那年到横店镇八一村秦塘村校任教,做木工的爷爷特意做了这把戒尺送给我父亲。”陈建中说,这把戒尺陪伴着他父亲走过漫长的教师生涯,到现在已有近90年历史了。

1979年,陈玉麟退休,陈建中那年刚成为官桥小学教师。陈玉麟亲手将这戒尺交给陈建中,叮嘱道:“一定要好好培养学生,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雷公响响雨不落。”这是陈玉麟经常对陈建中说的一句话,意思是对一些顽皮的学生,只可口头上批评,不可打击其自尊心,更不可体罚学生。正是受到父亲的教诲,陈建中在教学工作中,宽严有度,对学生做到放手不撒手。在课余活动中,陈建中经常和学生打成一片。

“戒尺不是随便可以使用的,只能对特别顽劣的学生象征性惩戒一下。有时把戒尺往讲台上一放,喧闹的课堂一下子就鸦雀无声了。”陈建中说,如今,儿子陈昊也走上教师工作岗位,他将戒尺交给了儿子,也是对儿子教学生涯的一种鞭策和鼓励。

陈建中珍藏了不少父亲使用过的书籍,有古代医书、楹联书法、医案心得等各类笔记本。他和儿子陈昊经常拿出来翻看,从中汲取精神养料。

要给学生一滴水,教师本身要有一桶水。陈建中在教学之余不断自我进修,虚心向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学习诗、书、画、联等国学知识,现已成为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和省诗词学会会员,在与名家交流学习中提高了自身的艺术涵养。

子承父业不言悔

“人生就像黎明的露珠,稍纵即逝,但要留下一条闪光的弧,让我的一批批学生成为这条弧的延伸,这是我的人生格言。”陈建中如是说。

20多年来,陈建中自掏腰包创办“官桥小学小荷文学社”,免费给学生辅导书画,文学社成员在各级各类书法比赛中多次获奖。通过成立小记者团和举办各类活动,注重对学生进行全方位能力培养和思想品德教育,由于工作突出,陈建中多次评为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少先队优秀辅导员等。

教学之余,陈建中利用休息时间积极撰写信息报道,加上历年教学论文获奖,其荣誉证书叠起来足有1米多高。陈建中坦言,这是源于对教育事业的执着和热爱。

日月如梭,如今陈建中也到了退休的年纪,而陈昊也于四年前成为官桥小学的一位老师。

陈昊填报高考志愿时,父子俩的想法稍稍有所不同。陈建中希望儿子可以报考新闻类专业,而陈昊有意于爷爷、父亲所从事的职业。最后父子俩来了个折中的选择,填了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中文系出来,有机会的话,可以从事新闻工作,也可以从事教育工作。”2013年,陈昊从浙师大中文系毕业,子承父业。当年东阳招聘教师考试,陈昊考得不错,按照成绩,他可以填志愿在横店、南马等镇区学校任教。陈建中给儿子建议:官桥小学因为爷爷从这所学校退休,父亲在这所学校任教,而且也将从这里退休,希望三代人能在这所乡村学校传承。这一建议,促成了三代人先后在同一所小学任教的佳话。

近年来,陈昊收获了各级各类奖项,如2013年获金华市课程改革征文大赛一等奖;2014年获得横店镇中小学语文现场网络评课比赛一等奖、第27届“双龙杯”全国少年儿童书画大赛园丁奖。在培养学生方面,陈昊也颇有心得,多名学生在东阳市亲子征文比赛、东阳市建军节征文比赛中获奖,其中一名学生获得金华市亲子征文比赛一等奖。

“陈昊的教学能力在不断提高,更难得的是他参加工作4年时间,就输送了两届小学毕业生,收获了良好的口碑,很多学生家长都称赞陈昊老师书教得不错,是一位难得的好老师。”官桥小学校长楼尧舜这样评价陈昊。

 

[责任编辑: 范雨婷 ]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2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