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艺心:到乌镇赴一场国际当代艺术展

  • 时间: 2016-03-31 10:33:46 星期四
  • 来源: 杭州日报
  • 编辑: 宋珏

  乌镇有小桥、有流水、有茅盾、有木心、有戏剧节、有美术馆,也有美食,有生活,还有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在又迎来“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3月27日,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位国际当代著名艺术家,带着55组(套)130件作品在乌镇景区精彩亮相,涵盖装置、雕塑、影像、摄影、行为、绘画以及声音艺术等多种媒介方式与类型。

  “艺术是人类与自然文明融合的产物,一个千年古镇的保护开发,最终目的是为了重塑社会发展的机制和活力,乌镇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主席、乌镇复兴的“总设计师”陈向宏说,“我们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尤其是乌镇这样的千年古镇,要考虑两个方面:一是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二是新文化元素的加入,两者是相融的。”陈向宏心中一直有着艺术的梦想,要让乌镇的年轻人在美术馆看到世界级的作品,在戏剧节看国际性的戏剧,在当代艺术展上看到顶级艺术。他期待年轻的乌镇人中,早日出现第二个茅盾、木心。

  邀请展总策展人冯博一说,“乌镇是中国历史古镇开发与活化的代表,与其说现在的乌镇是对历史古镇真实的勾勒,不如说它在整体上被作为一种恬静、富足的‘家园’想象,而这种想象带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乌托邦蕴含着梦想,体现了一个与现实完全不同的未来希望,尽管会产生异托邦的变异,但我们依然乐此不疲。”

  策展人冯博一说,为让乌镇第一次办国际艺术展就能先声夺人,特邀请了许多国际著名艺术家,如著名的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荒木经惟、安·汉密尔顿、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比尔·维奥拉等。“有些艺术家或许在北京、上海都有过展出经历,但集中在一处,并呈现如此多的大家作品,应该是国内首次。”

  “大黄鸭之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带来了“浮鱼”,粉粉的,呆萌可爱,但这其实并不是一条鱼,那绚丽的色彩,是为了在这水乡的灰调中寻找一种平衡。这条体形巨大的鱼,搭建起来颇费周折,仅仅为了鱼鳞布置的方向,霍夫曼就通过电子邮件和施工人员累计发送了上千封邮件,让施工团队颇为“抓狂”。由于邮件沟通速度太慢,他也学会了使用微信交流。最终,大鱼达到了霍夫曼心中完美的状态。

  “行为艺术教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是世界上最为知名的行为艺术家。这次她带来了“精神之屋”录像装置。其一为“溶解”,在录像中,她把自己“抽打到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其一为“迷失的灵魂”,她以极端缓慢的动作,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非到现场,不足以感受其夸张与怪诞。

  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色房”,材料取自江南许多被拆除的废旧老房屋物料,搭建了一间旧房子的结构轮廓。他在柱子、房梁、隔板上,刷上了现代彩色的涂料。“色房”构建了“新”与“旧”的覆盖和渗透,“拆”与“建”的冲突和矛盾,对应着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些变异现状。

  这些当代艺术品陈展于乌镇最繁华的西栅景区和曾经的北栅丝厂遗址。西栅景区是符号化的乌镇的主体,北栅丝厂则是“工业下乡”留给乌镇的历史记忆。乌托邦·异托邦的当代艺术,替代了破败的被遗弃的厂房中的机器生产,“艺术下乡”被赋予了全新的、立足于乌镇又不拘泥于乌镇的意义,这让乌镇在探索江南水镇的文艺复兴和艺术改变生活的理想之路上,有了世界、历史、现实和未来的维度。

  在展览现场,英国艺术家理查德·迪肯说乌镇办这样规模的当代艺术展是“Small town,big heart”(小镇巨心)。小镇加戏剧,有了乌镇戏剧节;小镇加互联网,有了永久的互联网大会;小镇加当代艺术,有了乌托邦·异托邦国际艺术展。值得我们期待的是,未来乌镇还会有什么?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71118498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