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彩礼之痛”致脱贫农民一夜返贫

  • 时间: 2016-02-12 16:59:28 星期五
  • 来源: 中国新闻网
  • 编辑: 王婵

  中新网宿州2月12日电 题:新春返乡见闻:“彩礼之痛”致脱贫农民一夜返贫

  记者 阚枫

  “天价彩礼”,这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却是一个急需社会更多关注的问题。

  从五十年代的几尺花布,到改革开放后的“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收音机),再到如今一些地区百元大钞“称斤论两”,时代变迁中,中国人的婚嫁彩礼不断趋高。彩礼多少,也从以往的量力而行变成随行就市的硬门槛。

  如今,在国家扶贫攻坚的大背景下,一些贫困农村的“彩礼之痛”,值得深思。

资料图。来源:齐鲁晚报

  资料图。来源:齐鲁晚报

  村干部上书县委书记盼刹“天价彩礼”

  “城南城西产粮区,万紫千红一片绿”,这是一段小品的台词。今年春节,在安徽省砀山县,一段15分钟的小品视频在市民的“朋友圈”中火了起来。

  小品名为《彩礼》,反映的是农村地区婚嫁定亲时的“天价彩礼”现象。“万紫千红一片绿”说的是彩礼礼金需要万张5元钞票,千张100元钞票,50元的钞票再撒满一片。

  按照这不成文的风俗,除去结婚盖房、买车、办酒席等等花销,男方娶妻前,要交付女方的现金至少也得15万多元。

  砀山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属宿州市管辖,这里是安徽、河南、山东、江苏四省交接之处,是中国著名的酥梨产区。近年来,砀山经济发展迅速,但在安徽省内,这个县的经济水平依旧相对落后,是国家级贫困县。即使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地区,近年来,农村的“天价彩礼”现象成了一些农民脱贫致富的新负担。

  今年砀山县两会期间,一名退休村干部给县委书记发了一条短信,痛陈“天价彩礼”让农民不堪负重。

  这则短信中提到,“结婚本是喜事,却闹出许多悲剧,彩礼从三年前的两万元到现在的十五万元,再加上楼房三十万,小车十万,还有小彩礼五万,三金两万,结婚照一万,喜宴两万……加起来不低于六十万,这让一双既要养父母,又要养儿女的家庭承担责任者怎么负担,还有要供养子女上学的的确无法负担,外地还有闹出了人命的……”

  这位村干部希望政府大力宣传移风易俗,杜绝“天价彩礼”,干预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减少农民负担。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这一地区动辄十几万、甚至二三十万的“天价彩礼”现象受到舆论关注。为了破除愈演愈烈的彩礼风,在县领导的要求下,该县组织人员创造编排了上述小品,宣传倡导民众摒弃陈规陋习,拒绝“天价彩礼”。

  每逢春节,大量从砀山输出的务工青年集中返乡,在农村地区,青年保媒拉线、相亲定亲,也迎来高峰期。因为这个短信和这段小品,彩礼也再度成为这个小城的热门话题。

  在网络上搜索即可发现,“天价彩礼”并非某一地的个别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广大农村,花样翻新的“乡约民俗”加上“随大流”式的攀比风,彩礼礼金一路狂飙。在贫困地区,一些已经脱贫致富的农户,甚至因为儿子的一桩婚事一夜返贫。

资料图。来源:西安晚报

  资料图。来源:西安晚报

  彩礼漫天要价:老农借高利贷为儿子娶妻

  今年春节期间,中新网记者辗转采访到了上述小品创作的人物原型,居住在砀山县东南部程庄镇的郭庆丰。

  去年10月,郭庆丰的大儿子郭兵结婚,经过媒人的多次沟通,男方拿的彩礼钱从28万降到了22万。因为钱要的急,郭庆丰东拼西凑后还是以1.8%的月利息偷偷借了10万元高利贷。

  郭庆丰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他结婚后的头十来年,一家五口人的生计全靠四亩薄田,生活贫困。多年前,大胆包地种大棚西瓜的郭庆丰成了村里脱贫致富的典型。如今,已有八九亩瓜地的郭庆丰,在村里也算是中等家庭,好年景的时候,一年仅靠种瓜也能收入五六万元。

  “种瓜这些年也没剩下钱,大儿子15岁那年我就开始攒结婚盖楼的钱。”郭庆丰说,如今在农村结婚,男方家里得先盖起两层小楼,不然,都找不到媒人。

  去年春节,郭庆丰家的新楼房开始入住,5月的时候, 24岁的大儿子郭兵就在媒人介绍下有了对象,两人都在上海打工,相识两个月,双方家人就开始操办婚事。

  “7月双方父母见面定亲,当时就拿了6万块,后来女方还提出28万的大礼,实在拿不出这么多。”

  郭庆丰说,在当地,男方的婚嫁彩礼分“小礼”和“大礼”,“小礼”在定亲时拿出,一般在4到6万不等,“大礼”在结婚时拿出,一般在15到25万,“大礼”的标准由双方家庭协商,定价考虑的因素包括双方家庭条件、男女青年的长相和年龄等。

  因为郭兵长相中上,在上海打工的收入也不错,在媒人两个多月里的两头“劝说”下,女方要求的“大礼”降到了22万。与女友相识4个多月后,郭兵完成了婚事。

  “上下8间的两层楼花了20万,大小礼加起来28万,还没办婚礼,这就出去了50万。”郭庆丰说,在如今的农村,闺女多了是财,儿子多了是灾。

  说起自己十几万的欠债,郭庆丰说,“欠债总能有还上的时候,因为拿不起彩礼,儿子结婚导致老人被逼自杀的事都听说过。”

  3年前,郭庆丰查出左腿股骨头坏死,医生建议手术置换,但因较高的手术费用,他坚持保守治疗。如今,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他更愿意住在自己的老瓦房,因为儿子和儿媳结婚之后就一起外出打工,郭庆丰家的新楼房平时一直闲置。

资料图。中新社发 泱波 摄

  农村青年婚恋成本趋高:打工青年融不进城,回不去乡

  现在在农村娶个媳妇要花多少钱?以砀山例,记者带大家算一算一名农村男青年的结婚成本。

  按照当地的“规矩”,除了上述15至25万不等的现金彩礼,双方父母见面定亲之前,男方第一次去女方家需拿上万元见面礼,寓意“万里挑一”。

  除了现金,男方需在婚前置办“一动不动”。“一动”是指汽车,价位至少要在10万元左右;“不动”是指房子,在农村要建两层楼房,若条件允许,需在县城买房。

  记者走访砀山县城的多个售楼中心发现,春节期间前来看房咨询的顾客多是来自农村地区。

  在砀山城郊的一处售楼中心,据销售人员介绍,近几年,新楼盘销售的主要目标人群就是农村群众,农民购房多数是置办婚房。“现在的年轻人即使双方都在外面打工,父母在农村有地,也都时兴到城里买婚房。”一位售楼人员介绍。

  按照当地的房价水平,在城里置办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最少也需要25万。一位在售楼中心看房的农民向记者感慨,“如今在外打工的年轻人结婚面临‘两头难’,城市的房价高,留不下,回家后,农村的媳妇也娶不起。”

  有了彩礼、房子和汽车,依照当地风俗,男方到女方家提亲,除了拿现金彩礼还需要“十个十”,这叫“过礼”。“十个十”是10样礼品,每样10件(斤),具体可包括10条烟、10箱酒、10条鱼、10斤肉、10斤糖……购齐这些至少要花两万元。

  除了这些老“规矩”,记者采访发现,也有一些地方开始在“过礼”中点名让男方加上一部最新版的iphone手机。

  婚礼当天,新娘的“三金”(戒指、项链、耳环)自然免不了,这些首饰至少也需要两万元。此外,在农村,婚礼当天需要在自己的院子里摆酒席,至少也要花两万元。

  纵观上述“规矩”,以20万元的彩礼礼金、25万元的房子以及10万元的汽车计算,在当地,一名农村男青年的娶妻成本已经超过60万。今年年初,砀山县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去年,砀山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380元。

  提及当前中国年轻人的婚恋成本,舆论聚焦的多是城市青年面对高房价的不堪重负,不过,相对城里年轻人的“望楼兴叹”,农村青年的婚恋压力似乎一点也不轻。对于那些进城务工的新生代农民工,谈婚论嫁的时候,需要他们面对的是融不进城、又回不去乡的“两难”。(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完)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41118024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