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刷新百姓出行选择

  • 时间: 2016-02-25 14:37:59 星期四
  • 来源: 人民网
  • 编辑: 黄程(实习生)

  编者按:去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十三五”时期,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有效需求,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离百姓生活并不遥远。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从百姓生活看经济”栏目,将从高铁、快递、旅游等方面入手探讨百姓身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过去普通列车一票难求,后来是动车抢手,没想到现在连大年三十的高铁票都这么难买。”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杨女士,直到1月中旬才确定在腊月二十六以后返乡,却发现那几天北京到郑州的五十几趟高铁二等票都售罄了。“感觉这几年坐高铁返乡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真是不差钱了!”

  在这个春运上演了“一票难求”的中国高铁,也曾遭遇“运椅子专列”的奚落。那是2010年7月,沪宁高铁开通,一张车厢内只有一名旅客的新闻照片引起舆论关注。“中国高铁虽然技术上世界领先,却不符合国情”“高铁票价贵,百姓不买账”等吐槽此起彼伏。当时,陆续开通的中国高铁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

  然而,短短五年时间,沪宁高铁已经成为长三角地区最热门的高铁,甚至是不少普通人每天上下班的交通工具。不仅是沪宁高铁,来自中国铁路总公司的独家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高铁列车春运客座率分别为57%、65%、69.4%和72.1%,呈逐年攀升趋势,预计今年春运高铁客座率还将再创新高。荷包越来越鼓的中国人,正在享受高铁带来的别样旅程。

  “免除换乘之苦”,为探亲客流“挤出”团聚时间

  家住江西婺源县城的黄巍,在IBM北京公司担任研发组组长,今年春节回家选乘了G321次高铁。“一直盼着家乡通高铁,坐高铁回家只能用一个‘爽’字形容。”黄巍算了一笔账,算时间,过去婺源没有火车站,从北京回家只能选择Z67次,耗时11个小时到达九江站,再坐3小时汽车才能到家。现在高铁直通家门口,只要7个多小时;算费用,北京到婺源高铁二等座票价576.5元,Z67次硬铺加上汽车的费用也要近550元,相差不多。“选乘高铁,挤出了宝贵的春节探亲时间。”

  方便、快捷,是多数旅客放弃长途汽车、普通列车而选乘高铁的首要理由。家住江西高安的大学生熊洁,以往去河南工程学院读书,只能搭乘长途汽车或者是前往南昌转火车。“现在坐高铁,时间比过去节省了一半多,安全又方便。”

  像黄巍、熊洁这样从公路、普铁转向高铁的旅客不在少数。在南昌铁路局客运处副处长郭雪华看来,近几年旅客出行越发注重舒适度,对票价的承受力提高了不少。“过去,旅客是有票能走就行,这两年旅客更在意走得好、走得快,因此高铁特别受欢迎。”郭雪华说,近两年售票窗口反馈,旅客主动询问动车、高铁的明显增多,“随到随走式”出行备受旅客青睐。2015年春运,南昌铁路局动车客流首次超过普速客流,“动车+高铁”客流占60%。今年动车发送旅客人数同比又增长超三成。

  高铁出行的便捷度与舒适度又反过来刺激了旅客出行需求。自从京津城际开通后,在北京工作的齐女士从每月回家一次变为每周回家一次,“刚工作那会儿月薪四五千元,觉得每周花55元回家有点贵。现在月薪过万了,55元真不是多大开销。何况半小时就能见着爸妈,多值啊!”

  “高铁的开通改变了老百姓的出行选择。特别是中西部地区,过去铁路出行时间长、票难买,人们出行往往选择长途客运或飞机。因为成本高又麻烦,不少人不得不减少甚至避免出行。如今,高铁旅行时间比普通列车缩短了一半,刺激了探亲客流的需求,再加上百姓收入的不断提高,‘周末流’就成为了高铁的‘新常态’。”华东交大交通运输与经济研究所所长查伟雄说。

  “‘快旅慢游’真方便”,满足上班、旅游公交式出行

  “南京到湖州的高铁就是我的通勤车。”南京人李传林负责企业在湖州项目的财务工作,每周乘高铁往返两地已是常态,而他不少朋友则是“住在昆山,每天搭乘高铁到上海上班”。

  长三角,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开行动车组列车最多、密度最大,动车组列车占比最高的地区,更是最早出现“坐高铁上班”的“板凳族”的地区。在长三角的高铁网上,沪、宁、杭这些中心城市两站直达的旅客仅占两成,其余八成旅客则是城际出行。培育通勤族“上班刚需”成为高铁客座率提升的重要原因。

  “针对沪宁杭高铁沿线上班族‘赶点’需要,我们推出‘钟摆式’开车模式,在主要客运站早七点至晚九点开行整点、半点列车,车次编号、发到时刻简明易记,培育了一大批高铁忠实客户群。”上海铁路局客运处处长朱文忠说。

  正是瞄准了城际出行市场,对高铁运输产品进行精准定位,长三角的高铁出行主力军从“通勤流”延伸到“度假流”。“长三角名胜风景密集,高铁、客运专线交织成网。高铁舒适安全快捷的运行特点,将人们从漫长的乘车时间中解放,实现了真正的‘快旅慢游’,促进了城市间客流频繁流动。特别是随着百姓收入的增加和消费观念的变化,利用暑期时间乘高铁举家出游已渐成长三角一道独特的风景。”朱文忠说。2011年起,长三角地区的运输高峰从春运变为暑运,旅客发送量从2011年的5734.4万人次增长到2015年的9431.1万人次,增长了64%。“现在旅行社基本都有长三角高铁旅游产品,几个热门车次在暑期都会‘爆棚’。”

  “时间就是金钱”,满足商务客流移动办公需求

  准点、靠谱,则是不少民航旅客改乘高铁的原因。“飞机受航空管制、天气变化等条件的限制,经常会遇到晚点。这点高铁就靠谱多了。所以夏天和过节回家,我肯定会选高铁。”在北京一家国企做高管的柳女士是高铁的拥趸,如今出差,只要高铁旅程在5小时以内,她都不会选择飞机。

  不仅是个人选择在改变,不少企业也将出差交通工具从民航转向高铁。在苏州经营一家投资企业的黄先生表示,自从京沪、沪宁高铁开通后,企业员工包括自己去上海、北京出差都会乘坐高铁。“‘时间就是金钱’在高铁上特别说明问题。高铁上可以随时接电话,时时关注资本市场,还可以电脑连线办公,非常方便。即便是出了一些突发事件,也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到正在出差的有关负责人,这是航空无法满足的。”

  商务客流正成为高铁客座率快速上升的主要支撑。以中国最早开通的长大干线京沪高铁为例,其日均运送旅客数从2011年的13.2万人次增长为2015年的34.7万人次,增长了1.6倍。京沪高铁列车日常客座率从2012年的不足50%提升到2015年的77%,暑期和国庆黄金周期间客座率更高达89%。

  “现在全国铁路里程超过12万公里,其中高铁近2万公里。高铁以1/6的里程承担了一半以上的运量。过去那种买票彻夜排队、火车拥挤不堪的现象已成为历史。”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表示,今年将加快建设北京—沈阳、济南—石家庄、徐州—郑州、宝鸡—兰州、贵阳—昆明等高铁的建设。届时,中国“四纵四横”的高铁干线网将正式全部贯通,百姓出行将有更多选择。

  ■记者手记

  创新供给 激活需求

  还记得京沪高铁开通那年,一位常州籍同事兴奋地说,高铁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春运告别倒票“黄牛”。出乎他意料的是,高铁改变的不仅是春运,还有他的生活方式。从那年开始,他回老家的次数从每年春节一次变成小长假也回去,周末乘高铁出京旅游、参加外地同学聚会也成了常态。

  同事的经历不是个案。这些年在采访中,很多旅客都有这样的感慨:高铁刺激了他们的出行需求。仔细想想,过去老百姓是没钱出游、没闲出游,后来大家荷包鼓了,休假时间也长了,为啥中国人均出行次数远落后于发达国家?这既不是百姓不愿出游,也不是没钱出游,出行不便、不快、不舒适导致一些人不想出游甚至怕出游是一大原因。换句话说,交通运力的粗放式供给,难以满足百姓日益升级的出行需求。

  从“走得了”到“走得快”,再到“走得舒服”“边走边玩边吃”,人们的出行需求逐步升级、日趋多样,交通运输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得跟上。高铁的发展,“缩小”了中国,“缩短”了在途时间,满足了百姓对出行快捷度、舒适度的高要求,才刺激了旅游热、商务流,带动了经济的活跃和繁荣。这就是供给侧发力的意义所在。

  不仅是高铁,处于现代化、城镇化、信息化加速推进中的中国,有无限的增长潜力有待挖掘。百姓生活服务的盲点、大众消费中的痛点,往往就是未来的商业增长点、利润新亮点,关键在于我们是否乐于倾听百姓的呼声,善于发现抱怨中的商机,能否从紧盯规模、数量,转向做好品质、个性的大文章。许多优秀企业的实践证明,创新供给,可以激活需求。换言之,新的供给可以创造新的需求。这就是高铁刷新百姓出行选择给我们的启示。(记者 陆娅楠)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691118154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