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女子申请补助被驳回 发现名下多出两辆轿车

  • 时间: 2016-04-25 10:35:49 星期一
  • 来源: 武汉晚报
  • 编辑: 刘志媛(实习)

    “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躺在武汉中心医院的病床上,听到丈夫从武汉市车管所反馈的信息,金贵兰激动地连说了几声“不可能”。

    要不是上个月申请的扶贫补助被驳回,金贵兰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名下竟然有两辆丰田轿车。她说,自己9年前在武汉一家酒店打工时,曾把身份证押在酒店:“这两辆轿车的上牌的时间就是我打工的那段时间。我的身份证被冒用了。”

    女子名下多出两辆轿车

    金贵兰2013年在武汉打工,随后不久,她被确诊为乳腺癌。丈夫老宋为了照顾她,也经常中断打工,在医院陪她,家里的积蓄被花得精光。

    “上个月,在老家红安申请了扶贫补助,后来被驳回了。县民政局说她名下有两台丰田轿车,不符合扶贫标准。”老宋从红安县民政局了解到,2007年曾有两辆车的车主显示为“金贵兰”,其中一辆还有违章没处理。

    “我曾经掉过一次身份证,掉到厕所里下水道里,被冲走了,应该不会被人捡去;其他时间,从来没有把身份证借给别人。”金贵兰说,她根本想不到,自己名下什么时候多了两辆车。

    老宋说,原本把治病的希望在这笔补助款上,突然出了这事,他连这两辆车到底在谁手里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去找这些人来更改信息。

    “我先后去了武汉市交管局、江南车管所、汉西车管所,想查看这两辆车上牌档案,但一直没看到档案。”老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给武汉晚报拨打电话求助。

    报警找车辆真正的主人

    上周四上午,武汉晚报记者陪同老宋夫妻俩,来到武汉市车管所办事大厅询问。窗口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是被冒用身份信息,应该报警。

    记者随即替她报警,出警人员将记者与老宋夫妻带到附近的余家头派出所。老宋说,两天前,他在车管所办事大厅窗口工作人员建议下,曾报警一次,也被带到了余家头派出所。出警人员根据车牌信息,找到一名何姓“车主”。何某表示,两辆车都是武汉一家酒店买的,是由其他人实际在使用。

    “我想起来了,2007年的时候我在这家酒店打工,把身份证押在酒店一段时间!”金贵兰说,可能是酒店的人用她的身份证去买车、上牌。

    上周五,武汉晚报记者与老宋再次来到余家头派出所,见到了两名女士,一人姓吴,一人姓莫,她们自称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职工,该公司与金贵兰曾打工的酒店同属一个集团。两人表示,金贵兰名下的两辆车是该公司购买,而吴女士正是其中一辆车的实际使用人。

    谁办的牌照双方各执一词

    吴女士表示,自己刚到公司不久,听同事说当时公司购买这两辆车,是向金贵兰借了身份证,并且由金贵兰本人陪同前往车管所上了牌照。“经办人何某跟她是熟人,可能时间久了,她忘了这件事。后来她离职了,车子年审的时候很麻烦,我们也想找她把车子过户回来,但一直找不到人。”

    老宋当场与躺在病床上的金贵兰通话,金贵兰连声否认。

    记者与何某联系,询问当时办理牌照的情况,何某表示:“我根本不认识金贵兰,公司是用我的身份证买的车,怎么会跟她有关系?”

    莫女士则表示,记不得当时具体是由公司的谁经办的,“可以肯定金贵兰知道拿她身份证买车的事,上牌的时候她也去了。”莫女士说。

    在老宋的坚持下,记者与他再次来到车管所,窗口工作人员表示,因为金贵兰本人不在场,无法提供具体信息。“从档案来看,当时提供了金贵兰的身份证和居住证复印件,相关表格上有‘金贵兰’的签字。后来,其中一辆车还被抵押和解押过,上边也有‘金贵兰’签字和按的手印。”

    “她们说当时借我老婆的身份证还给了她好处费,我老婆说根本没这回事。”老宋说,等金贵兰做完这两天的化疗,将亲自前来查看档案,进行字迹和手印比对。(见习记者石伟)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723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