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逐渐销声匿迹的手艺 曾养活泽国一整个村的人
本文来源: 浙江在线 2017-04-26 14:26:59 编辑: 韩冰玉 作者: 庞辉斌
粗纸,俗称“小方草纸”,用早稻草作原料,成品呈橘黄色,有大小之分。

这门逐渐销声匿迹的手艺 曾养活泽国一整个村的人

粗纸,俗称“小方草纸”,用早稻草作原料,成品呈橘黄色,有大小之分。小的有20厘米×20厘米,4张为一贴,24贴为一刀,20刀为一捆,一般用作日常卫生纸,俗称坑边纸。大的有50厘米×50厘米,2张为一贴,12贴为一刀,10刀为一捆,用作包桂圆、荔枝、红枣等礼品,也叫包头纸。因其面粗糙,通称“粗纸”。

在温岭,有这么一个村,在二十几年之前村民大多以制造粗纸为营生。今天,就让小编带你走进泽国镇腾蛟村这个曾经以做粗纸而闻名的村,

腾蛟村做粗纸的传统由来已久,早在明末清初,村民就开始以做粗纸为生。后来,便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做,都在做。久而久之,腾蛟村被周边村称为“粗纸之乡”,闻名一时。

做粗纸是门“苦营生”

当时,做粗纸的原料只有一种,就是稻草。当地的稻草不够,就需要到几十里外的地方买原料。买好稻草后,连夜就得划船回来,要不然也没地方过夜。船上堆满了稻草,重心不稳,划船就成了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要是运气不好遇到侧面大风,还有翻船的危险。

等到原料准备妥当,需要把稻草浸在水里直到浸透、浸烂。整天与水打交道,所以,一到冬天,便是一年当中最辛苦的时节。有时河塘结冰,要敲了冰,卷起裤腿站在埠头的河水里,一点点将稻草浸湿。冰冷的河水没过膝盖时的那份刺骨寒意,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只是夏天也不见得会舒服,双手在有碱性的水槽里劳作,皮肤时常会溃烂,每每夜里用明矾水清洗,都能体会到钻心的疼痛。

湿稻草经过十天半个月的发酵,直到烂透,才算完成了做粗纸的准备工序。随后,要将已经烂掉的稻草晾晒,再加上石灰继续发酵。接下来,用捣臼将草料捣烂,就可以用来做粗纸了。

这么一套工序下来,需要一个月左右时间,加上后续的“捞粗纸”、挤水、剥纸、晒干,完成全部流程,便是一个半月之后的事情。晒粗纸时,同样有着一把辛酸泪。下雨天别人往家里跑,做粗纸的人家却要往屋外跑,抢收粗纸,以免淋湿而前功尽弃。

传统手艺几近消亡

上世纪70年代初,腾蛟村村民前往富阳考察学习机械化生产粗纸的方法,回来后,村里办起了一家粗纸厂。“当时,这在十里八乡也算是少见的企业了。”林于安说,机械生产出来的粗纸质量好、成本低、效率高,且对原料的要求不像手工生产时那么高,所以,传统的手工制作技艺自然也就被渐渐淘汰了。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整个村里,仍在坚持手工做粗纸的,就没几户了。其实到了这个时候,粗纸厂的生意也是每况愈下。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卫生用纸的品质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土法制造的粗纸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市场。

1994年,在经历20余年的由盛而衰之后,粗纸厂关门停业了。自此,做粗纸这门手艺,在腾蛟村逐渐销声匿迹。

泽国镇腾蛟村综合楼的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传统手工业特色村(做粗纸)”。文化礼堂内,则特地划出了一片场地,用于摆放捣臼、石板水槽等器具。这些都是以前村民们做粗纸用的生产工具,如今已不太能见到了。

这门逐渐销声匿迹的手艺 曾养活泽国一整个村的人

虽然粗纸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已不多见,但腾蛟村的老人还是希望能将这门手艺流传下去,并向记者传达了这么一个希望:将老一辈人的经历传承下去,让年轻人铭记过往。让我们在此祝愿腾蛟村的粗纸制造手艺终有一天又能重新大放异彩吧!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