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时代,都需要敢闯敢试的人
本文来源: 钱江晚报 2017-03-15 10:53:17 编辑: 王婵 作者: 魏英杰
创新难免有失败,但创新精神永远不死。这就是叶文贵的可贵之处。

3月13日凌晨5时,“温州模式”早期标志性人物,曾经的“温州第一能人”、首富叶文贵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68岁。

叶文贵是改革早期的风云人物,他的许多精彩故事和惊人事迹,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那是一个激情四射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创新活力的时代。叶文贵的去世,让人们从脑海里唤醒了这个激动人心的年代。

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充满变化、充满机会的年代。叶文贵的故事一开始和许多个体户没多少区别。在那时候,只要敢闯敢试,就有一夜成功的大把机会。1978年,改革刚开始迈开步子,他就已经是万元户了。1982年,他和朋友每个人投资400元合办的轧铝厂,一年净利润就高达20万元。在此后几年,他不断办厂不断积累财富,当别人还停留在万元户阶段,他就已经成为千万富翁,成为当地的传奇性人物。

叶文贵不仅财富积累比别人快,眼光也比别人看得远,步子也迈得比别人大。1988年,他赌上了千万财富,为实现自己的“轿车梦”,义无反顾地踏上新的征程。而且,他想制造的还不是普通的汽车,而是在当前仍是新兴产业的电动车。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他已经远远地将他所处的时代抛在后面。但他几乎就成功了。

当时,他制造的第一台四轮四座电动车,一次可跑100多公里,“在国际上也属于领先水平”。但终究因为财力、配套设施以及市场等多方面原因,他功亏一篑。千万财富散尽,只留下一台红色电动轿车,如今依然摆放在浙商博物馆,诉说着这个始于激情终于悲情的感人故事。

这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时代。但这个时代的失败者,留下的不仅是悲情故事。叶文贵的故事说明,创新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有资金、技术以及社会支持。

不妨脑洞大开地想想,如果换到今天,叶文贵的造车梦更有可能实现:一是,政府对创新的支持力度更大,各地也都出台了鼓励性文件和措施;二是,资本对创新型企业的兴趣更大,有好的项目就能够吸引风险投资的进入,为后续研发和运营注入资金;三是,企业对市场的观察更敏锐,产品会更贴近现实,而不是拍脑袋想什么做什么。

尽管如此,叶文贵的创新激情及其勇气,仍然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质。或者说,一个社会的发展,仍需要像叶文贵这样敢闯敢试的人。当前这个时代,对创新的需求和要求都远远超过30多年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许只要把产品生产出来,就会有市场,对产品做出一些技术改进,就可以称之为创新。但在当前,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国内制造业正处于升级换代的转型阶段,更需要通过大量具有高技术含量的创新,来满足社会需求。

创新难免有失败,但创新精神永远不死。这就是叶文贵的可贵之处。他的故事势必激励更多企业家投身于市场研发与创新,为实现个人梦想与社会进步而努力!

新闻背景:

曾经的“温州第一能人”、“造车狂人”叶文贵因病去世,享年68岁

3月13日凌晨5点,“温州模式”早期标志性人物,曾经的“温州第一能人”叶文贵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68岁。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了叶文贵的家乡,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叶文贵先生的灵堂,设在他的老宅。从乡镇的主路进去,弯弯转转好几次,在一条只有两人宽的小巷中间。

在小巷的一头,贴着叶文贵的讣告,很多乡里人经过的时候,都会停下来看一看。在这个不大的小镇,叶文贵是很有名的,不少人都说:走得早,太可惜了……

老宅是一幢两层楼的小房,家里人说,叶文贵偶尔还会和妻子一起到这里来住。

老叶过世的第二天,来了很多他曾经的老友、同事,不少人开着公司,身家千万。

一位穿着时髦的中年女子说,她以前是叶文贵公司的出纳,相比“老板”这个称呼,他们更愿意叫他“老师”。

中年女子如今自己也开了公司,她说,叶文贵教她最多的,是做人的道理。“有一次,我们厂里出来的一个员工,自己外出做生意,从外地拉来一车货,想卖给叶老师,可我们一看,这些货根本就是次品,不能用。但老叶偷偷从自己口袋里拿出几万元钱,买下了这批货。”中年女子说,事后,叶文贵告诉她,如果他不买下来,这个刚做生意的员工很可能走投无路,“我要给他一次机会。”

钱报记者找到一些当年和叶文贵打过交道的人,他们回忆了关于他的点点滴滴。

原苍南县委书记胡万里:

他开着自己研发的电动车,带我跑了几圈

1983年,时任苍南县委书记的胡万里到任时,首先拜访了叶文贵。当时,叶文贵在省内名气很大。在胡万里看来,叶文贵是中国第一代农民企业家,也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作为小商品经济实验地的苍南想发展,离不开叶文贵这样的能人。

性格爽朗的叶文贵给胡万里留下深刻印象。在胡万里的提议下,个体私营业主叶文贵被破格提拔为金乡区副区长。胡万里想通过叶文贵,带动发展乡村经济,振兴家庭工业。这在当时是非常大胆的举动,胡回忆说,这在国内几乎没有先例。此事很快被《人民日报》报道。

胡万里的记忆里,叶文贵最意气风发的时刻,是他的电动汽车刚研发出来时。

当时,叶文贵亲自开车,带着胡万里跑了好几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胡万里替叶文贵高兴,他刚开始也觉得,电动汽车很有发展前途。但不久,叶文贵遇上瓶颈:他投入全部的积蓄,但资金依然跟不上,更要命的是技术难关,车子的动力问题始终无法完善解决。叶文贵心急如焚,从北京、上海等地邀请来不少专家。

看到叶文贵的窘境,胡万里劝他不要太着迷;专家也提出,暂时缓一缓。但这时的叶文贵,已经如同一辆全速前进的汽车,刹不住了:“我劝他转让专利,他舍不得,整个人已经对造车‘走火入魔’了。他平时就很倔,一旦下定决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胡万里说,叶文贵的失败堪称悲壮。

这些年,年过八旬的胡万里常常和叶文贵通电话。他觉得,失败并未让叶文贵消沉,叶文贵也没有放弃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他还是一直喝茅台酒,不喝别的。”他们最后一次通话,是今年春节前。胡万里问叶文贵身体怎么样,劝他少喝一点酒。叶文贵笑呵呵地说,你放心,我不会醉生梦死的。他还和胡万里开玩笑:“我喝酒的钱还是有的。”

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

他早年创业太顺利,后来不够理性

2013年,浙江工商大学教授杨轶清筹办浙商博物馆,曾通过叶文贵的老乡牵线,想拜访他。研究浙商多年,杨轶清觉得,叶文贵是绕不开的人物:“他在两个方面很有代表性,一是在改革开放政策尚不明朗时,敢于先行;二是他身上勇于冒险、不计成本的创业精神非常突出。”

按照杨轶清的设想,馆内设立“英雄背影”版块,将收录叶文贵在内的一些虽败犹荣的创业家。不料,叶文贵拒绝了他——在造车失败后的十数年间,叶文贵深居简出,十分低调。不过,他通过家人向杨轶清转达,自己“不后悔,不遗憾”,只希望这段历史尘封,不愿意多谈。

“他的失败,暗含着某种必然性。从个性来说,他非常具有革命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想法超前,希望梦想一步到位。他早年创业太顺利了,厂子办一家火一家,导致后来不够理性;从市场来说,当时的市场环境和氛围都不够成熟,国家政策也不支持,一切都要靠项目自身收益苦苦支撑。”杨轶清说。

叶文贵虽然拒绝杨轶清面访,却通过家人,捐出自己研发的汽车车架壳子等。至今在浙商博物馆中,叶文贵的捐赠品仍摆在突出位置,许多人来参观,都忍不住拍下这辆老旧的汽车。

杨轶清认为,在今天,叶文贵的精神仍具有启示意义,“如今我们尤为呼唤叶文贵式的创业精神,如何继续保持这种精神,同时提升我们的创新能力,是浙商更大的挑战。”

苍南县文化馆副馆长萧云集:

聊完他的车,他带我去了海边喝酒

近十年来,叶文贵一直过着隐士般的生活,他还迷上了锡器这门手艺。

2008年7月20日,苍南摄影师萧云集联系到叶文贵,因为编一本关于改革开放的书,他要去拍几张叶的照片。

毕竟,在温州的改革开放史上,叶文贵肯定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

“不要来拍我,没什么好拍的”,和以前一样,电话里,他还是拒绝了这样的要求。早在1984年,萧云集就拍过叶文贵。“他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愿意宣传,不大和外人接触,只是埋头做事”,萧云集回忆说。

不过,2008年的那次约访,最终通过朋友的帮忙得以成行。

萧云集赶到叶家的时候,叶文贵正在做一个锡器。他做的锡器,看起来很精致,惟妙惟肖。

“你在家做这个啊”,萧云集有些惊讶地问。谁也没想到,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温州首富,竟在桌子前这样安静地做手艺活。他还花钱特意请来了民间老艺人到家里,教他做锡器。那时,他快60岁了。

后来聊到了汽车,叶文贵把萧云集带到一个仓库,里面还堆着废弃的车壳。“你坐到车壳里,我给你拍一张”,萧云集这样提出请求。

一开始,叶文贵答应了,不过,当他走向车壳的时候,突然转身说:“不拍了。”

“为什么要拍失败的,我也要成功的啊。”他这样说。

说完,叶文贵把萧云集带到了另一个房间,他打开一把生锈的大锁,然后推开满是尘土的铁门,里面竟放着一辆车。

“你看,这辆车就是能开的,我造成功的”,他站在车边说,听得出,口气里还是带着些自豪。萧云集按下了快门。

“我一定要把汽车弄好”,叶文贵这么说,“我这一代弄不好,也要让下一代继续去做。”正是这样执着的梦想,他把儿子送去了清学大学学习汽车制造。

聊完,叶文贵带着萧云集去了海边,喝酒。

“我一定要把汽车弄好”,叶文贵这么说,“我这一代弄不好,也要让下一代继续去做。”


标签: 叶文贵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