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保姆雇主去世留下孤儿 她当了17年的“妈”

  • 时间: 2016-03-12 10:17:56 星期六
  • 来源: 成都商报
  • 编辑: 宋珏

  吴玉仙和露露一起开怀大笑

  17年前,家住宜宾城区水东门的吴玉仙受雇给一个初生婴儿当保姆,此后孩子父母先后去世,孩子成了孤儿。吴玉仙不离不弃,一直养着雇主的孩子,同时还“捡来”一个智障女孩抚养。10多年来,吴玉仙给了两个孩子母亲般的爱:雇主的孩子明年将参加高考,很快将走进大学校园,而智障的孤儿也过着衣食无忧的安定生活。

  保姆

  35岁开始

  一共带过15个孩子

  今年68岁的吴玉仙老人本是自贡人,经人介绍嫁给了家住宜宾水东门的向福昌。刚结婚那些年,没有工作的向福昌在宜宾城区拖三轮为生,吴玉仙就在家带孩子。后来宜宾建设滨江路,吴玉仙一家搬到了南岸安居里小区。如今,老人的三个子女早已各自成家,老人膝下儿孙满堂。

  35岁时,吴玉仙自己的三个孩子渐渐长大,家里开支增加不少,光靠向福昌拖三轮已捉襟见肘。为了贴补家用,吴玉仙开始当保姆,帮别人带孩子。“我前前后后一共带过15个孩子,现在都已经二三十岁了。”吴玉仙说,在当了十多年保姆后,她感觉有些累了。此时儿女们都长大成人,吴玉仙也有了外孙,就想“退休”养老了。

  吴玉仙回忆说,1998年12月份左右,一个叫刘某的女子抱着个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女婴找到她家。“她说自己刚生了孩子,但忙于工作没时间带,让我帮忙带着。”吴玉仙说,自己最开始拒绝了刘某,刘某又找来认识她的亲属做工作,说了各种可怜和无奈。“听了刘某的经历,也感觉她挺不容易的,孩子又乖,犹豫再三还是接了下来。”

  从此,这个叫婷婷的孩子再也没有离开过吴玉仙的家。“娃儿现在已经上高二了,学习成绩排在班上前几名,明年就参加高考了。”吴玉仙说,婷婷每天早上6点半出门上学,晚上做完作业要12点多才睡。“不管婷婷熬到多晚,她都要等到孩子入睡了她才睡得着。”每天中午,婷婷都会准时回家吃饭,吴玉仙得把饭菜做好。

  妈妈

  收养两孤儿

  像自己孩子一样抚养成人

  据吴玉仙介绍,婷婷出生在一个并不完整的家庭里,其父亲是高县人,母亲刘某是宜宾城区人。“她妈妈也是个孤儿,被江北一个没有生育的家庭收养。”吴玉仙说,刘某与养父母之间有矛盾,后来跟婷婷的父亲在一起,生下孩子,但两人没有结婚。

  婷婷的父亲是个生意人,常年四处奔波,婷婷刚生下来不久,其父亲就在宁夏出车祸死了。“后来刘某又交了个对象,原本打算2002年结婚。”吴玉仙说,没想到就在两人结婚前几个月,婷婷的母亲被查出患了骨髓癌。后来男友也和她分手了。刘某开始在宜宾肿瘤医院化疗,名下两套房子先后卖了用来治病。刘某患病后,保姆费就再也没给过了。“我还借了5000元现金给她,把金项链也卖了给刘某治病。”向福昌告诉记者,刘某无家可归,吴玉仙又收留了她,还亲自上山挖草药给刘某治病。到了2006年8月份,刘某癌细胞扩散,已经进入弥留之际。吴玉仙说,为了让刘某走得放心,她就和女儿一起向刘某承诺,一定会把婷婷像自己孩子一样带,抚养她成人。

  在安居里小区居住了十多年的冯江告诉记者,他与吴玉仙是邻居,小区居民都叫吴玉仙“胖婆婆”,她义务抚养两个孩子的事,小区居民都耳熟能详。“这两个孩子跟她年龄差距很大,但她待孩子,真像亲妈一样。”

  吴玉仙和向福昌租住在小区车棚里。向福昌已经76岁,患病多年,经常大小便失禁,需要她24小时照顾。除了一直抚养婷婷,吴玉仙还另外抚养了一个智障孤儿露露。26岁的露露在吴玉仙家生活了14年。

  吴玉仙说,露露是她女婿的一个亲戚的孩子,其母亲在露露刚出生没多久就失联了,从此再也没来看过孩子,其父亲后来犯事坐牢,孩子就跟着她奶奶。露露12岁时,其奶奶也去世了,这个先天智障的女孩就成了孤儿。

  “她的智力只相当于一个三岁孩子,我看她实在可怜,就捡来带起。”吴玉仙说,露露白天会在院子里四处活动,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吴玉仙最怕的就是露露走远后找不到回家的路。“除了看车棚,还得随时留意着她,不能让她脱离视线。”

  “这孩子有时会大哭大闹,砸烂东西。”邻居告诉记者,即使露露闯了祸,吴玉仙也舍不得骂她。在记者采访时,露露也会突然大哭,一会又大笑,吴玉仙总是用好话哄着她。

  社区

  她是我们社区的活雷锋

  据社区负责人介绍, 刘某死后,相关部门曾就婷婷的去向问题进行研究。因其父母双亡属于孤儿,民政部门打算把孩子送进儿童福利院。“但孩子不愿意去,我也就于心不忍,把孩子留了下来。”吴玉仙说。但社区负责人说,没想到吴玉仙一养就是十几年,令人感动。“这个精神非常难得,是我们社区的活雷锋。”

  吴玉仙告诉记者,她自己不符合国家的孤儿收养条件,在养育两个孩子十多年后,孩子也算不上是她收养的。

  目前,民政部门为两个孩子解决了孤儿生活费,每人每月680元;社区为吴玉仙解决了每个月780元的低保,还为向福昌办理大病补助,每月100元。此外,吴玉仙看守的车棚有50多辆电瓶车,每个月除去开支,还有1000余元收入,用来贴补家用。

  “政府的各种补助加上看车棚的收入,基本上可以把生活开支走起。”吴玉仙说,唯一让她担心的是婷婷明年考上大学后,会不会面临学费的难题。“婷婷大学毕业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不再需要我照顾。”吴玉仙说,要是她做不动了,就把露露送到福利院去,不会让她过苦日子。

  (文中婷婷、露露均为化名)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7111831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