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孩“控诉”警察爸爸: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 时间: 2016-04-11 10:56:55 星期一
  • 来源: 钱江晚报
  • 编辑: 韩冰玉

9岁女孩“控诉”警察爸爸: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这两天,一篇名为《我的爸爸》的日记在微信朋友圈被疯狂转发,行文还很稚嫩,但情真意切。

  日记中的爸爸被形容为“工作狂”,值班、加班、开会、出差……很少有时间陪她,她甚至哭着在电话里喊,“要见你一面都这么难吗?”

  “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尤其是日记最后一句,看哭了多少正在为工作打拼、为生活奋斗而缺少时间陪伴孩子的家长。

  文中的爸爸,是名警察——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胡飞。她的女儿小名朵朵,今年9岁,上小学二年级。据记者了解,这篇日记是4月1日“泄露”出去的,当天是胡飞的妻子生日,胡飞却还远在陕西抓一个命案的嫌疑人。

  按队里规矩,家属过生日,队里要买鲜花上门家访。当时,这篇日记正好放在桌上,被海宁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高董华看到了,发上朋友圈后,迅速“发酵”,甚至“惊动”了“公安部刑侦局”的官微。

  昨天记者联系上胡飞和朵朵。本以为爸爸会“痛改前非”,趁双休好好补偿下孩子,然而,并没有。

  女儿自述:

  我希望世界上坏人少一点,爸爸就能多陪陪我和妈妈

  记者昨天见到了朵朵,这是她新写的“日记”:今天又是周末了,爸爸又一早出门去单位了,我也习惯了。

  早上,妈妈带我去上书法兴趣班,下午原本要去跳舞和画画,家里突然来了很多叔叔阿姨做采访。我很高兴,因为爸爸也回来了。

  我拉着爸爸的手不放,我特别喜欢黏着爸爸,但是爸爸太忙了。上次和爸爸妈妈一起在家里吃饭,我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我每天都给爸爸打电话,说“你今天早点回来陪我睡觉”,爸爸总说“好的”,可结果又加班到很晚回来,大多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在我眼里,爸爸是很厉害、很勇敢的人,家里灯泡坏了、下水道堵了、我的玩具坏了,他都能马上修好。真是个神奇的爸爸。

  我很想爸爸多陪陪我,看到同学和父母一起去露营放风筝,我特别羡慕,我还想去上海博物馆、科技馆,妈妈总说“等爸爸一起去”,可爸爸一直没空。

  不过,在同学面前,我会自豪地说,“我爸爸是个警察,他好厉害,又抓到坏人了。”

  叔叔问我,能理解爸爸的工作吗?我知道警察要抓坏人,要保卫我们每个人的安全,很重要。我希望世界上坏人少一点,这样爸爸就能多陪陪我和妈妈了。

  爸爸愧疚:

  从警校毕业就奋战在公安战线,我亏欠家人和孩子太多了

  昨天记者最开始见到胡飞,是在他的办公室。他正准备材料,为了下午的3个会议。

  胡飞今年41岁,一张国字脸,大眼袋,以及如朵朵的日记所写的“长了好多白头发……笑的时候眼角布满了皱纹”。

  胡飞1999年毕业于浙江省人民警察学校,之后一直奋斗在公安战线,去年开始担任海宁刑侦大队大队长。

  说起女儿日记,胡飞眼睛有些红,“看完很难受,心里不是滋味。”胡飞说,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他陪伴的时间真的很少,接送她上下学,一年两三次,孩子上兴趣班,就送过一次,“我还不认识路,是朵朵带我去的。”

  日记里写到的让朵朵“失望又沮丧“的水车模型,胡飞说,他是原本承诺女儿和她一起做。他也确实去买了材料,但刚打算开工,盐仓发生命案。他马上赶过去侦查,3月24日又马不停蹄赶往外省抓人,这一去就是半月。

  这期间,他每晚都会接到女儿电话。“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做水车?”

  “坏人还没抓到啊,过两三天爸爸就回来。”每次,他都这么哄女儿。结果,很多个“两三天”过去,他还没回家。“工作这么多年,对家人和孩子亏欠太多了。”胡飞说,“但确实也没办法,全国的警察都这样,不光我一人,可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全力以赴做好,感谢家庭这个最强大的后盾,让我能安心做事。”

  妻子“诉苦”:

  我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

  家里的米都自己扛,像个女超人

  因为记者去采访,胡飞总算跟家人呆了几个小时。朵朵梳着花苞头,穿着白色的舞蹈裙,漂亮、乖巧、可爱。

  朵朵说到爸爸时,胡飞一直拉着她的手,低着头。边上的妻子张美华红着眼。

  张美华说,警嫂之间常开玩笑,“嫁给警察就是嫁给寂寞。”她称自己是“女汉子”,“家里的米都是我自己扛的,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像个女超人。”

  最怕就是孩子生病,有次胡飞出差,朵朵感冒发烧一周,都是张美华一人照顾,等朵朵好了,她却病倒了。

  “一有案子就不着家,只要他出去抓人,我就睡不好,心里悬着。”张美华说,有时也有怨恨,为何老这么忙?但更多的是心疼,“他才40岁出头,但看起来像50多岁,还总骗我说,这个案子没危险,他呀,说多了都是泪。”

  她说,自己已经习惯了,现在就希望老公有时间能多陪陪女儿,“孩子一眨眼就长大了,等上了大学,见她的机会就少了。”

  结束采访时,朵朵以为爸爸不走了,“你今天下午能陪我玩吗?”

  “爸爸下午还要开会。”胡飞安慰女儿。在场的所有大人听了,都没了声响。(记者 黄娜)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584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