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争遗产 他们租遗产维持家族和气维系情感

  • 时间: 2016-04-13 11:16:30 星期三
  • 来源: 成都商报
  • 编辑: 韩冰玉

  李亮臻的全家福(中间系白围巾的是刘老太)。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如何处理老人留下的遗产,成为考验一个家庭智慧的关键点,有人身前立遗嘱,有人身后儿孙争吵不休。而刘家人用出租老人房产的方式,维持了家族7年的和气。这套房产也成为维系家人情感的纽带,每年的清明节,大家族50余人悉数聚齐,共同祭祀过世的老人。

  但这样的情景能维持多久,也让孙辈们担忧:这一辈的老人离世后,老人留下的房屋是否还会继续出租?他们又该如何寻找维持家庭团结的平衡点?

  租房

  出租老人留下的房

  用作清明祭祀基金

  2016年清明,李亮臻照例载着年逾八十的父母去为外婆刘老太扫墓。他在一篇文章中记录道:“在给外婆上坟这件事上,我妈一直很郑重。每年她们姐妹兄弟辗转反复,商量好时间,然后由我父亲拨通我的电话,她亲自给我说整个日程的安排。上完香之后,一大家族,好几桌人一起吃两顿饭,晚饭后散去。这一天,是我妈家四代人在一年中唯一团聚的一天,每个开车来的人,还发100元汽油费,都是外婆的余荫。她留下的房子还保留着,用于出租,房租则作为家族聚会的基金。”

  2009年春节,99岁的刘老太安详辞世。生前,她曾提到,想把房子留给二女儿,但并未留下遗嘱。昨日,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刘老太的二女婿李入海回忆,老人过世后,子女们坐下来商量,兄弟们认为这套房子应该一起分,二女儿表示,“这房子我们也不需要”。为了维持家庭的和气,大家达成协议:房子不分也不卖,出租的钱用于每年清明祭祀老人的花费。

  目前,这套位于双楠小区的5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年收租金一万有余,租金由刘老太的大儿子保管。每年清明,借着给刘老太扫墓的契机,她的子孙们相聚在一起,最长的87岁,最小的2岁,总共50余人。“丧尽其礼,祭尽其诚。正是这个礼与诚,让人们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先,让人们记住自己对亲人和家族的责任。中国人从来就不是只为自己活着的,这个责任不轻松。但人生来,不正是要承担责任的吗?民德归厚,也是从这里来的。中国的命脉之所以能够绵延数千年,就跟这种责任、这种厚重有关。”李亮臻认为。

  和气

  借祭祀团聚,家庭凝聚得更紧了

  “争”这个动词似乎是“遗产”的常见搭档。在网络上,输入“争遗产”,“身前无人管死后侄子们争遗产 孤寡老人去世闹遗产纠纷”、“为争遗产起纠纷 兄妹反目上法庭”等新闻层出不穷。

  让刘家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们眼里觉得再正常不过的处理方式反而成了媒体关注的点。

  “外婆生前,这个大家庭从来没有这样的聚会,现在借着祭祀的机会,家庭凝聚得更紧了”,李亮臻说,“在我们这个家里,都觉得这样处理房产很正常,大家都是亲人,都不争。”

  不过,李亮臻提到,这种家庭关系的保持确实难得,他有一位朋友,低价从自己姐姐处购得一套便宜的房子,这位朋友非常开心地告诉大家自己捡了便宜,“当时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情很复杂”,他认为,家人的不争主要还是来源于彼此内心深处的爱。

  在孙辈眼中,刘老太是一个坚强的人,她生了6个孩子,前3个是女儿,后3个是儿子,上世纪60年代,丈夫撒手人寰后,刘老太独自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后来,参加工作的女儿们每月往家寄钱,贴补母亲和弟弟们。

  外孙林建琪回忆,“80岁时,包过小脚的外婆还从锦江宾馆拉潲水到红牌楼去卖,即使有儿女们给她钱,她还是要自食其力”,他认为,外婆的精神对子孙们有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努力,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要太去计较”,林建琪如是分析家庭能保持和气的原因。

  未来

  孙辈的担忧:租房模式能否持续

  刘家人用出租老人房产的方式维持了家族7年的和气,尽管对目前的处理方式没有异议,但孙辈们也担忧,这一辈老人离世后,租房是否还要延续下去?资金由谁掌管?对外婆的祭祀由谁来主持?还能不能如此大规模地持续?

  尽管刘老太的女儿们已经八十有余,儿子们也年近八十,他们对此尚无清晰打算。李入海说,“现在大家都还在,不提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林建琪也提到,母亲和舅舅们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孙辈们便“不敢再提起”。

  不过,他们私底下曾经谈论过需要找一些解决的办法,但没有长辈牵头,尚无定论,这些讨论也没有让长辈们知道。

  “毕竟我们是孙辈,应该由他们几姊妹来解决,我们担心的是,如果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家人间出现摩擦就不好了,本来和和气气的一个家庭。”林建琪说。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叶臻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未立遗嘱的情况下,刘老太的遗产应由六个子女等额继承,而在刘老太的子女们离世后,他们继承的遗产份额将转移到下一辈子女身上,如这一辈老人亦未立遗嘱,子女们同样也是等额继承遗产。

  叶臻绿认为,这个家庭对遗产的处理非常智慧,出租所得并没有非要每月等份分,而是选择把这份租金作为家庭情感交流的纽带,在固定的时间里缅怀老人,又可联络感情。

  不过,四川兴华中律师事务所律师易川指出,目前的租赁方式并未对遗产的所有权进行处置,刘老太的子女离世后,将会留给孙辈一些棘手的问题,为了继续维护家庭的和谐,他建议,刘老太的子女们除了将房产变卖等额继承所得利益外,还可以采用一种颇具人情味的方式,即她的子女们可以到房屋管理部门办理共有权证,对房屋所有权进行分割后再将房子租出去,租赁所得可以继续用于对长辈的祭祀和家族团聚,剩下的钱也可由刘老太的子女继承。

  成都商报记者 许梦娜

  原标题:别人争遗产 他们租遗产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607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