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大叔身患绝症 最放不下资助8年的山里女孩

  • 时间: 2016-04-14 11:15:55 星期四
  • 来源: 钱江晚报
  • 编辑: 韩冰玉

  这是一个让人泪奔的故事。

  平湖一位平凡普通的保安,8年来一直默默资助一个远在四川的山里女孩。

  两人无亲无故,也从未见过面,一张旧报纸为远隔千里的他们牵了线。

  原本,这是个埋藏在大叔心底的秘密,连老婆儿子都不知道。

  今年2月,53岁的保安郑菊明查出肺腺癌晚期,身体一向不错的他被病魔击垮,那个从未谋面的小姑娘竟成了心中最大的牵挂。

  那个女孩现在读五年级,13岁,1岁多时被“遗弃”在母亲小姐妹家,父母再未出现。

  “本想趁自己还干得动,再熬个七八年,看她长成大姑娘大学毕业,现在我怕自己等不到了。”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湿了眼眶。

  生病后,本来身体不错的郑菊明一下子就垮了。

  

  旧报纸上看到山里娃的故事

  资助持续8年从未间断

  昨天上午,下着雨,平湖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53岁的郑菊明躺在病床上输液,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郑菊明国字脸、板寸头,脸色发黄,他说,自己“感觉还行”。

  “他夜里都没怎么睡,浑身疼。”隔壁床的老奶奶马上“揭穿”了他。

  郑菊明的手机屏保,不是儿子,也不是4岁的孙子,而是一个穿粉色T恤的圆脸女孩。

  她叫天凤,就是他一直默默资助了8年的四川女娃。“或许是缘分吧。”郑菊明说,他也说不清当初是怎么想的。

  2008年,他还在平湖一家服装城当保安,平时翻翻旧报纸消磨时间。

  有次,他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共乐镇有一个小姑娘,名叫天凤,父母离家出走,被好心人收养,但这户人家也是一贫如洗,男主人遇车祸截肢。

  本来,这种事挺多的,他看过一眼就放在一边,过了几天,整理报纸时,又瞥见了这篇报道,“感觉就像一个眼泪汪汪的小姑娘站在你面前。”

  郑菊明只有一个儿子,心中的柔情被这个小女孩拨动了。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报纸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对方一口四川方言,听不太懂。但他还是赶到邮局,把口袋里的30元钱给对方汇了过去。当时他的月薪也就800多元。

  “当时想,哪怕是骗子,就当少抽两包烟。”郑菊明说得断断续续,因疼痛不时咬牙,不时闭眼休息。

  远远地关爱着,对那个女孩

  竟有了种对“女儿”的牵挂

  郑菊明家境也很普通,他做保安的空余喜欢做做木工,家里在当地算不上富裕。

  一开始,也就50元、80元,隔一两个月寄一回。当时,对方还没手机,用的是公用电话,联系也不便。

  几次联系后,郑菊明对四川那户人家也多了些了解,“这也是一户厚道人家,天凤一岁多时,被扔到他们家,父母一直没出现,他们就当自己女儿养了。”

  电话那头的人叫李国莲,是天凤养母,也是个苦命女人,十来年前,老公开拖拉机遭遇了车祸,一条腿截肢,失去了劳动能力。

  “又不是小猫小狗,说丢就丢了,我也没有女儿,就当女儿养着吧,有我们一口吃的,总有她一口吃的。”李国莲的话也很质朴。

  郑菊明听后很感动,“我只有一个儿子,也没有女儿,以后一起养吧,我也就当多了个女儿。”

  当时,郑菊明每月的薪水只有800多元,他瞒着家里,每月从工资里悄悄抽出几十元钱,给对方寄过去。

  后来,工资慢慢多了,他寄出去的钱也加到100元、200元。只要手上宽裕点,他就跑邮局。

  2010年8月的一个晚上,郑菊明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小天凤稚嫩的声音。之后,天凤也会给郑菊明打打电话,说说学习、生活,还有她最喜欢的小狗。

  有一回,天凤告诉郑菊明自己得了三好学生,郑菊明很高兴,跑到街上左挑右选,最后花100多元买了个银手镯作为奖励寄了过去。

  2012年,郑菊明的儿子要结婚,家里负担重起来。郑菊明在外面又打了份工,拼命赚钱。即使这样,他还是没断了给小天凤寄钱。

  这些年,李国莲一共发过来七八张小天凤的照片,都存在手机里,没事就翻出来看一眼。他说,现在看这个非亲非故的孩子,就像看女儿一样。

   1 2 下一页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71111862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