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温州交警潘超俊

  • 时间: 2016-04-18 09:53:49 星期一
  • 来源: 浙江日报
  • 编辑: 王婵

    肩上有责 心中有民 ——追记省优秀共产党员、温州交警潘超俊

    记者 翁浩浩 通讯员 潘林昶 王田维

    夜晚,一个男孩依偎着妈妈仰望星空。“爸爸现在在做什么?他会孤单吗?有没有交新朋友?”面对男孩的一连串问题,妈妈沉默片刻说:“孩子,爸爸只是没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但他一直看着我们。如果想他,你就看看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男孩点点头,双眼瞬间变得晶莹。

    男孩名叫坤坤,他的爸爸潘超俊,生前是温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五大队副教导员。去年12月25日,潘超俊因工作劳累过度诱发心肌炎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2岁。最近,潘超俊被追授“省优秀共产党员”“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日前,记者前往温州,再次循着潘超俊生前的足迹,追寻英雄的身影。

    他走了,留下无尽的思念

    江南四月,时晴时雨,撩人思绪。

    温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五大队办公楼内,民警们忙碌依旧。只是副教导员办公室的人员去向牌上,再也看不到潘超俊的名字。而今,办公室内的陈设,还保持着他生前的状态。橱窗里,温州市公安局颁发的荣誉奖章熠熠生辉;桌案上,一份《12月28日至1月3日警力安排表》,几乎每天都有“潘超俊”的名字。

    五大队副大队长林海洲的办公室在潘超俊隔壁。2014年10月,温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筹建五大队,他结识了潘超俊。两人工作、休息都在一块,他渐渐发现,这个身材不高、笑眯眯的新搭档做事相当细致。“办公楼选址,他走遍了辖区各村,有时晚上10时多还在村干部家商议;办公楼装修,他每天和工人一起上下班,常常被粉尘吹得‘满头白发’。”最让林海洲佩服的是,经过潘超俊的精打细算,硬是把设计单位的规划建设经费压缩了100万元。

    晚7时多,夜幕降临,交通晚高峰结束,五大队一中队中队长郑文哲驾驶警车返回大队:停下车、锁好门,而后深情地望了望驾驶室。这辆车,正是潘超俊生前驾驶的警车。4个多月前,每次他和潘超俊同车执勤回来,总会分享一天的苦乐。

    郑文哲是潘超俊的警校同学。在他的记忆中,潘超俊的细致让他自愧不如。有一次,潘超俊深夜押送一名无证驾驶的嫌疑人去拘留所,发现嫌疑人血压偏高。为防止意外,需到医院复查。深更半夜,潘超俊连跑两家医院都没找到复查的医生。但他觉得,多一道环节就少一丝风险,还是坚持找医院,终于在次日凌晨2时多完成复查,把嫌疑人安全送进拘留所。“他把别人的健康看成天大的事,却不肯挤点时间为自己做个体检。”郑文哲说。

    直到现在,回忆潘超俊出事的前后,对同事们来说仍是一种煎熬。

    去年12月24日,从早上起,潘超俊和同事就在路面执勤,忙碌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5日。同事发现潘超俊脸色很差,劝他休息,但连续加班超过40小时后,他才回家休息,突发心肌炎。当晚11时06分,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他最终还是没能醒来。

    郑文哲的手机里,还留存着去年12月24日,潘超俊在生命最后时刻记录的违停数据:“7:00—8:00,沙城中心街10个;8:00—9:00,沙城新中街两个,二道六路1个……17:00—18:00,二道六路22个,明珠路没有,杨柳路没有。”

    “我没事的。”这是潘超俊的口头禅。但这一次,他食言了。

    选择这一行,就选择付出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但100多个日日夜夜过去,潘超俊的妻子刘丹仍然难以平静。夜里,她时常梦见和丈夫牵手逛街,这是两人为数不多的浪漫。但每每惊醒,发现周围只有清冷和寂静时,她才明白,这种仅有的温存已成为奢望。

    2004年,刘丹结识了潘超俊。潘超俊话不多,但很贴心:他会把礼物偷偷放进抽屉,送给她一个惊喜;也会在深夜回家时,怕吵醒她就不拉被子,穿着睡衣将就一晚。

    而潘超俊对事业的执着让刘丹既欣慰,又揪心。在她的一再要求下,潘超俊曾保证:一个月加班最多不超过8天。她不放心,悄悄在日历上做记号,结果发现,一个月中有25天潘超俊是加班的。

    “现在,超俊他终于可以歇一歇了。”姐姐潘冬微说,他们兄弟姐妹3个,潘超俊排行老二。父母亲都有高血压,现在每次吃药时,还会对着手机发呆。“我知道,他们是在等弟弟的电话,等每天像闹钟一样准时的提醒电话。”

    潘超俊深爱着家人。但他知道,既然选择当交警,就必须无怨无悔。去年初,潘超俊得了严重的痔疮,久站就会钻心疼痛,医生建议手术。起初,他强忍着,后来实在熬不过,就向潘冬微打听用药。有一次,潘冬微路过他的执勤点,发现他仍在路上执勤,“你怎么还站着,这病是不想好了吧!”“我药买来了,正在用呢!”潘超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脸,额头却淌着豆大的汗珠。

    至今,交警周卓彦的内心还印刻着这样一段记忆:有一天,潘超俊走进他的办公室,欲言又止。“平时他挺爽快的,今天咋这么扭捏?”周卓彦正疑惑,潘超俊终于开口:“跟你商量个事儿,你能办就办,办不了就算了。我儿子读小学快半年了,我都没送他上学过,前几天儿子向我提了要求。你能不能帮我安排执勤稍晚一点。”送儿子上学,别人看来顺其自然的小事,对潘超俊来说却如此“难以启齿”。

    一腔情,愿作甘露润民心

    现在,每每到交警支队五大队办事,温州市经济开发区沙城街道永福村党支部书记孙福泽多么希望,迎接他的人还是潘超俊;他也多么希望,拨打潘超俊的电话时,还能听到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得知他出事的消息,我脑子突然一片空白。赶到殡仪馆,看到他静静躺在那里,我的眼泪唰唰往下掉。”说着,孙福泽点上一根烟,稍稍平复心情,他的思绪回到7年前。

    那时,孙福泽经营运输生意。一天中午,有个司机给他打电话,说一辆空车被交警扣了。孙福泽气冲冲跑去,对执法交警一通指责。“请你别激动,这辆车的号牌被污泥挡住了。”交警耐心听完抱怨后,心平气和地说。他一瞧,果然如此。这名交警,正是潘超俊。

    一星期后,孙福泽又接到潘超俊的电话,说是要来他这里看看。“难道是上次那事怀恨在心?”孙福泽心里七上八下。但此后的事情让他很意外:潘超俊不仅指出了他很多管理漏洞,还答应义务给司机上交通安全课。“我们经常上午临时打电话给他,他下午就赶来上课了。”孙福泽说。

    采访中,很多群众对潘超俊印象深刻,有的是办理业务结缘,有的是上门求助熟识。在他们看来,潘超俊仿佛天生和群众有一种亲近感。

    这其中,就有沙城街道大郎桥村村委会主任章永远。潘超俊担任交警三大队四中队中队长时,办公地点就在大郎桥村。有一年冬天,潘超俊到企业发放交通安全教育手册,拉了一车衣服和鞋子回来。章永远正疑惑,潘超俊笑笑说:“这些都是断码的,企业准备处理掉。我看质量挺好,正好送给结对帮扶的珊溪镇松源村老人。”章永远的心头瞬间升起暖意,决定陪潘超俊去看看结对老人。“松源村位于文成山区,开车要3个多小时才到,人已经很累,但他还坚持把衣服和鞋子一家一户送上门。”

    今年3月以来,潘超俊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温州各县(市、区)巡回举行,听众无不为之动容。

    潘超俊走了,风雨中,再看不到他的身影;车流间,再看不到他的英姿。但,他的精神永存——“肩上有责,心中有民”。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4111865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