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新动能 念好“实体经”
本文来源: 浙江日报 2016-12-28 11:05:05 编辑: 宋珏
这一回,他们可以和省领导面对面,直抒胸臆,畅谈转型升级中的喜与乐,忧和愁。

“接到电话,很惊讶,又很感动。感谢省委省政府的关怀。” 话筒传到海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亚丽面前时,她依然难掩内心的激动。而这一句,显然也代表了场内浙商们共同的心声。

12月27日,省委经济工作会议如期召开。但不同寻常的是,南存辉、陈爱莲等民营企业家们受邀走进了省人民大会堂会议现场,亲耳聆听省委书记、代省长作报告。这一回,他们可以和省领导面对面,直抒胸臆,畅谈转型升级中的喜与乐,忧和愁。

省委经济工作会议请民营企业家代表参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面对亲民的省领导,首次听政的民营企业家们都谈了些什么?他们最在乎什么?转型升级中什么才是他们最大的痛点?

推动实体经济迭代更新

下午,省直一组的分组讨论会上,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是第一位发言的民营企业家。身兼数职的他既是正泰集团的当家人,也是省工商联主席,同时又是浙民投的领头人,这也使得南存辉对浙江经济的视角更多元,也更深邃。

“新旧动能转换的结果是产业升级,而产业升级的背后,正是广大浙江企业的转型升级。这其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起到了关键作用。”南存辉以正泰为例,讲解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组合拳打法——在培植新兴技术与服务产业的同时,主动促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通过机器换人等方式,深度融合信息技术,实现从“制造”向“智造”蜕变,推动产业从价值链低端向中高端迈进;通过“一云两网”(云应用信息化服务、正泰工业互联网、正泰能源互联网),持续强化创新驱动,引领企业转型升级,在实体经济的道路上走得更好、更坚实。

与此同时,正泰和浙民投还通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全球市场开展更高层次、更深程度的拓展与合作,更好地融入全球供给体系。南存辉告诉记者,刚发起的丝路基金注册资本50亿元,有望撬动上百亿元民资。

个性直爽的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长陈爱莲上午听了报告既激动又兴奋。万丰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尝试,完全符合中央和省里的精神。万丰早就在转型升级的路“找准方向、站上跑道”,在机器人、飞机航空制造等新产业领域也见到了曙光。

“万丰23年一直在坚守实体经济,做了5个5年规划,一直在弘扬工匠精神。我们在转型升级时,对于成熟产品没有一刀切,在对新产业布局时提前做好谋划。我们万丰一定不辜负省委省政府期望,争做振兴实体经济的排头兵。”陈爱莲立下誓言的背后,有条简单的心得,新旧动能转换时不要恋旧。

在谈及产业新旧动能转换时,富通集团董事局主席王建沂表示,人工智能将会是未来发展趋势,人工智能技术的大量应用,也必将为浙江经济发展注入强大新动力。

王建沂举例说,富通在嘉善先行先试实施了一个浓缩版的光缆人工智能工厂,所需的人员大概为40人。而原来集团下属的一个同样规模工厂,人力资源大约需要200多人。可见人工智能可大幅提升效率,节约人力。

除了在主业光通信领域的不断升级,当前,富通集团正在嘉善建设融合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元素的光纤通信的全产业链工厂,贯通上、中、下游产业链及配套材料产业,探索产业组织模式、生产制造组织模式和市场(商务)模式的创新,以“经济性、安全性和效率、可持续”为前提,打造成本最优、效益最优、最科学化、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模式。

降成本税负

为实体经济营造好环境

2016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提倡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省委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明确要扶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让一直坚守制造业的浙江民营企业家们备感欣慰。

浙江中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建荣主动向省领导作了自我介绍说“我是建筑工程的”。

“机会难得,省领导肯定希望我们讲真话。”吴建荣提出了一个眼下共性的难题:实体经济抗风险能力在降低,企业家们私下交流最多的感受很一致:人工成本高,税负有些重。

“实体经济企业缴税不容易。我们还是健康的企业,银行资金会支持我们,中小企业呢?跟一个人一样,免疫力降低了,稍微有冷空气来就会感冒。建议政府出台对实体经济支持政策。政策更公平一点,让企业留下来”。

谈到降成本的话题,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同样感同身受。他表示,政府确实在降成本方面出台了不少政策,然而企业却仍感觉总体税负偏高。就电池行业来讲,从去年起,电池被列入消费税征收范围,征收4%的消费税,而电池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仅有3%至5%,税负的大幅增长势必会阻碍整个行业的发展。

“今年,天能集团的纳税额明显高于净利润。”张天任表示,民营经济是典型的候鸟经济,如果企业持续感受到成本压力,那便只能无奈地选择转移。

育人才强研发

盼实体经济补上短板

作为新经济代表,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呼吁政府加大职业技能的培养。他认为,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是大趋势。随着科技的发展,制造业的人数一定会降下来,一定会往服务业转。“培养一名流水线上的工人和培养一名服务生,哪个更难?后者要难得多。政府未来要倡导浙江的年轻人往服务转的意识,要帮助提高他们服务的技能。”

马云直言,未来的新制造不仅需要大批职业技术工人,同样需要具备运营能力的经济干部。“过去政府招商引资就可以了,未来考验的是政府的运营能力”。

另一个分会场上,圣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倪良正也谈到了同样的话题。“今年,浙江家具产业规模已达2000亿元,排名全国第二,然而我们却没有一个针对家具产业的专业学院,甚至连家具设计这类的专业都没有开设。我们太需要行业专业人才了。”

记者发现,对于人才的渴求几乎是参会的浙江民营企业家共同的痛点。人才是民营企业最渴求的资源,有了人才,技术、管理都会随之而来,而如何补上人才短板,光靠企业使劲还不够,需要政府在人才引进、职业教育等方面提供支持。

“浙江民营企业从过去‘谁便宜谁成功’的时代走来,亟需补上的一块短板便是自主研发能力。”盾安集团董事局主席姚新义发言时特别谈及了研发。他表示,高昂的研发并不是所有民营企业都能承受的,因而,在企业积极补上研发短板的同时,也需要政府帮一把,提供配套政策的支持。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