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贴身肉搏战”即将白热化
本文来源: 新华网 2017-02-03 17:51:36 编辑: 陈星凯
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而充满杀气,中国仍需义无反顾砥砺前行。
人民币国际化的“贴身肉搏战”即将白热化

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被赋予了三种与其承担义务不对等的权利。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而充满杀气,中国仍需义无反顾砥砺前行。

二战之后,作为主战场的欧洲经济衰退,而美国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和黄金。1944年召开的布雷顿森林会议将有黄金支撑的美元确立为国际贸易融资的基准货币。美国总统尼克松执政期间,在持续的财政和贸易逆差背景下,美国黄金储备持续下降。美国“不得不”放弃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即放弃美元和黄金挂钩。上述说法,笔者曾与美国教授当面交锋,认为美国教科书上所宣扬的由于黄金储备不足,“不得不”放弃美元黄金挂钩,是有意愚弄世界。应该将“不得不”改为“执意”停止美元兑换黄金,美国教授不敢回答是与否。此后美元成为无任何国家财政和货币纪律约束的不兑现纸币。

要想清晰地认识世界经济,必须用“美元三权”来剖析美元霸权。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被赋予了三种与其承担义务不对等的权利:第一,美元的对价权,指中国通过输出商品和劳务获得美元平等对价的权利。我们输出的商品和劳务是以消耗资源和廉价劳动力为代价,以低廉的价格出售,而美国向我们输出资本、技术密集型商品和劳务时,不用过多消耗他们的资源,价值链短,附加值高,获取高额利润。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所获取的美元对价是折价的,这是美元的折价风险,这也是我们目前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第二,美元的储备权,指我国获得的美元以电子形式储备于美国银行的权利,国际结算中又称为镜子账户。目前中国获得的美元大部分以电子账面形式储备在美国美元结算中心的若干家国际银行中。如果美国电子系统崩溃,美元储备权有可能不能及时恢复,导致美元储备的损失,这需要我们既要注重金融信息安全,又要做好因自然灾害而导致信息中断的预案。第三,美元债权实现权,指中国用美元债权购买权益和实物等资产的实现权利。中国目前的美元储备主要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美国机构债、美国公司债和美国股票等权益资产。美国新政府出于政治、军事目的,对高科技产品、能源以及先进武器等重要物资的出口施加更进一步限制,从而使美元债权难以完全实现。由此我们用“美元三权”把美元霸权的真面目一针见血的雕刻出来。

人民币国际化的“贴身肉搏战”即将白热化

特朗普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势必大幅减少税收,同时提出加大基础设施投入,投入增加,必然加剧财政赤字。

反观美国国内情况,美国经济基本面困难重重。第一,美国经济成果分配变得非常不平等,历届政府不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反而使这种事态成为经济发展地巨大阻力;第二,失业率持续扩大,青年男性(25岁至45岁)劳动参与率的下滑态势已延续60年;第三,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大幅放缓。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挽救了美国经济的同时,也给特朗普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截至于2017年1月9日,美国国债已近20万亿美元,按照目前美国的利息水平,每年要支付利息6000亿美元左右,约占美国GDP的3.4%,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10%左右,远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通过进一步加息,让美元回流,减轻美国债务负担的设想空间缩小。特朗普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势必大幅减少税收,同时提出加大基础设施投入,投入增加,必然加剧财政赤字。如果债务快速增长发生在经济上行时,这会使得债务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平衡;但如果一旦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并进入下行,债务风险将会迅速暴露。全球只有美国可以用美元霸权和军事强权逼迫世界以新债抵旧债,向一些小国、弱国(冰岛、希腊等)采取这种措施,必然使其亡国破产。美国以无限借贷维持经济运行的模式饱受诟病,加上由此引发两党内斗不断加剧,无疑削弱了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权,并丧失国际市场对美国的信任和道义制高点。

人民币能否真正成为世界货币,取决于其在国际货币市场中的实力和地位,这是内部先决条件,是事物发展最重要变化的内因。俗话说:打铁还靠自身硬。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幻,我们首先得自强立身,脚踏实地,苦练内功,借鉴欧美发达等国本位币国际化的成败经验,夯实人民币国际化基础。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人民币国际化应主要有三大综合实力决定:一是阳实力,即硬实力,显性实力,阳实力是彰显中国国际地位和整体实力的主要载体,包括政治、经济及军事三位一体组成的一国综合国力;二是阴实力,即隐性实力,它是滋生并长期推动阳实力成长壮大的源泉,主要包括哲学、文化、艺术等软实力,以及最能体现一国活力的科技创新能力;三是阴阳转化鱼眼,即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具体体现在重视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注重虚拟经济的发展水平和能力,也是金融实力,主要表现为中国金融市场的发达和完善程度,具体看其国内金融中心在国际上的地位以及本币离岸市场的广度和深度。这便是人民币国际化借鉴的三大核心支柱和内部着力点,必须引起我国货币当局及业界高度重视。扎实推进和完善所有内部环境建设,人民币的出路就能真正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人民币国际化的“贴身肉搏战”即将白热化

人民币国际化不是要不要放松管制地问题,而是要如何把握好节奏和速度。

人民币汇率是中国在目前复杂金融发展变化过程中,中央政府要牢牢把握的经济“安全阀”,这个安全阀有两个出气孔:汇率调节和控制资本项目下货币可自由兑换的调控。汇率调节可以快速有效彰显货币当局意志,缺点是容易被外界诟病为操控汇率;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在目前还不能完全放弃,从理论上讲欧美等发达国家可通过量化宽松,如果我们在对中国崛起充满敌意的环境里失去安全阀,欧美资本可以在中国资本市场上随意进出而没有任何限制,就完全可能在中国资本市场买空所有中国上市公司,其代价仅为印刷成本和铸币税。没有另一出气孔控制资本项下地流入流出,将对中国经济安全造成巨大隐患,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不是要不要放松管制地问题,而是要如何把握好节奏和速度。在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发达国家货币不断出现“加印”“兑水”“宽松”“增加货币发行”“轻度通胀”等等各种花样时,人民币也必须保持同比例“放水”,只要速度比他们慢一点就比其他货币要坚挺!

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金融形势给予中国更多的机遇和挑战,我认为中国在应对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时,应该始终将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放在首位,坚持与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相关的政治性、责任保护、经济性、社会性、国际性和独立性六大原则。一、政治稳定原则,国际政治是国与国之间利益关系的集中体现。在应对国际金融形势时,我们应该把中国的政治稳定放首位,以国家整体利益为核心在与发达国家的博弈中,力争做出政治和经济政策的双优选择。二、经济对等原则,目前国际贸易冲突已经呈现出常态化的趋势,在处理贸易冲突时,我们坚持平等互惠,不主动制造贸易冲突和纠纷,但并不畏惧任何冲突和纠纷。一旦产生矛盾,坚决争取与自身地位相对等的经济利。三、社会和谐原则,这即是目标也是路径。社会性原则主要是指中国社会自身与国际关系的和谐性、稳定性,体现在三个方面:中国社会自身的和谐与稳定发展;与中国利益密切相关的国家和谐、稳定发展;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和谐、稳定发展。四、责任保护原则,加快适应国际规则变化并不是中国崛起征途中的唯一选项,在逐步扩大中国需要肩负的重大国际责任同时,也要根据国际实力涨消动态地运用政治、经济、金融乃至军事手段保护和捍卫国家整体利益。五、国际协同原则,中国已经逐步登上世界舞台。中国的问题已然成为世界的问题,世界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所以应将国家金融安全问题放在国际化的视角下考虑,使中国的内政外交相协同。六、货币独立原则,独立性原则主要是国家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坚持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是中国争取经济平稳快速发展的重要前提条件,也是中国抵御国际金融冲击的重要保障之一。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应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加强对企业研发的政策与经济扶持。企业转型升级,在国际市场保有竞争力,就需要我国的企业掌握产业的核心科技。从产业、行业的整合角度出发,从产业链中低端向高附加值部分转移,让微笑曲线真正笑起来。

二、让“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改善市场环境。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是行业与企业能有效运行的关键,对于已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进行一定的扶持,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的竞争精神,保持优胜劣汰的法则,使市场充满活力。

三、帮助企业“走出去”。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存在着许多问题,如投资规模较小、效益参差不齐、风险管理薄弱等,因此,完善政策措施、加大支持力度尤为重要。配合国家的宏观调控,沿一带一路寻找新的突破口。

四、积极参与国际贸易多边协调。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升,但不少企业在对外贸易的过程中,容易产生争端。据此政府部门应健全相应的部门和行业准则,帮助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五、开展人民币国际贸易结算。计价、结算、流通、储藏是货币的重要职能,充分利用中国国际贸易大国的有利条件,在国际贸易中绕过美元,推进人民币贸易结算。

六、利用人民币区域化推动国际化。近年来人民币受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欢迎,中国要摆脱美元的控制,首先实行人民币亚洲区域化。

准备好,人民币的贴身肉搏战即将白热化。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中国仍需义无反顾砥砺前行。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标签: 美元 人民币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