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岁暮乡愁何处觅 礼堂“村晚”年味足
本文来源: 新华社 2017-01-22 13:48:24 编辑: 王婵 作者: 记者冯源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最新发布的《2017浙江蓝皮书(政治卷)》认为,文化礼堂建设通过重建公共空间、礼俗传统和村庄秩序,探索出了一条乡村共同体重建的道路,激活了村庄集体记忆、乡村文脉和邻里关系,从重温乡愁起步,最终强化了家国认同。

新华社杭州1月20日电  题:浙江:岁暮乡愁何处觅,礼堂“村晚”年味足

新华社记者冯源

“我儿子在捷克,他在网上看了我的演出,说‘老爸现在是老戏骨了’。”19日晚,浙江省青田县山口镇山口村的春节联欢晚会落幕不久,今年66岁的林浙泸老人高兴地对记者说。

隶属丽水市的青田县是著名的华侨之乡,而山口村又是青田最著名的“华侨村”,全村常住人口7千多人,旅居海外的倒有1万多人。林浙泸之前也曾在捷克生活了20年,如今回乡养老。

当晚的“山口村晚”在村文化礼堂举行,远在西班牙、丹麦、荷兰、意大利等地的山口村民通过互联网向乡亲拜年,而来自乌克兰的洋媳妇安娜·尼古拉耶夫娜·博伊科则用标准的普通话向观众拜年。

“现在农村老百姓要上‘村晚’的积极性很高,有个街道的党工委书记告诉我,有的村民因为自己的节目上不了舞台,还跑到他那里‘告状’。”义乌市委宣传部理论教育科科长阎智军告诉记者,今年义乌有文化礼堂的村庄几乎都要举办“村晚”,全市在春节前后至少有70台“村晚”演出。

在浙江“乡村春晚”的发源地丽水市,市文广新局艺术处处长林岳豹最近也遇到了这样“摆不平”的情况,在1月中旬的一次全市“村晚”会演上,原本每个区(县、市)只能上演一支队伍,但是来自同一个县的两支队伍旗鼓相当,最后他决定让他们同台演出,结果皆大欢喜。“去年我们全市有772个行政村举办‘村晚’,今年至少有1千场‘村晚’,农民自编自演接地气,许多市民也慕名前来,既能寻觅到乡愁,也能拉动乡村旅游经济。”

浙江各地农民乐办“村晚”,离不开硬件设施的投入。从2012年起,浙江连续5年将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列入全省年度十件民生实事项目,并写入了历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文化礼堂一般包括“两堂五廊”:行礼的礼堂、学习的讲堂和村史廊、民风廊、励志廊、成就廊、艺术廊,主要依托已有的旧祠堂、古书院、闲置校舍、会堂和文化活动中心。

村民除了在文化礼堂开展文化活动,还可以参加诸如开蒙礼、重阳敬老礼、新婚夫妻见面礼、新兵入伍壮行礼、国家宪法日“尊宪守法”礼等礼仪活动。如今,浙江已经建成6500多座文化礼堂,2017年还将兴建1千座。

在德清县洛舍镇洛舍村,新落成的文化礼堂成了文艺下乡的大舞台:方言小品、歌舞、近景魔术……一个个节目让村民眉开眼笑。村民丁会荣说:“文化礼堂造好以后,既可以办喜酒,也可以搞文艺活动,大家都非常支持,现在农民生活条件好了,就图个开心。”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最新发布的《2017浙江蓝皮书(政治卷)》认为,文化礼堂建设通过重建公共空间、礼俗传统和村庄秩序,探索出了一条乡村共同体重建的道路,激活了村庄集体记忆、乡村文脉和邻里关系,从重温乡愁起步,最终强化了家国认同。

在宁波市镇海区小港街道高河塘社区,社区文化礼堂专门制作了大型沙盘,再现了在城镇化之前的乡村格局。负责管理礼堂的退休教师钱树德感慨地说:“母亲淘米的河埠头,奶奶烧菜的灶膛间,爷爷乘凉的老樟树,一座小山、一条小河,都是乡愁,文化礼堂就是要把这些人文历史记录下来,让老百姓记得住。”


标签: 文化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