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工范里洪:一把焊枪,焊接两段钢花绚丽的人生
本文来源: 钱江晚报 2017-01-03 09:22:07 编辑: 宋珏
在范里洪看来,尽管高炉下的钢花不再绽放,但“以钢铁意志做人、建业、报国”的杭钢精神却并未消逝。

焊工范里洪:一把焊枪,焊接两段钢花绚丽的人生

范里洪 原杭钢工人,省蓝领工人最高奖“金锤奖”得主,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为浙江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焊接实训室教师。

“砰、砰”两声,烟囱快速向西北方向倾倒,在几秒之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2016年6月15日14点32分,服役了近30年的杭钢炼铁厂老一号高炉烟囱及值班室进行了爆破。烟尘腾起的刹那,在杭钢炼铁厂机修车间铆焊组工作了23年的范里洪,眼眶悄悄地泛红了。

位于杭州半山的杭钢半山钢铁基地曾经创造了“十里钢城”的荣耀——

年产能400万吨,自建厂以来累计生产铁4903万吨、钢6265万吨、钢材6136万吨,拥有近3万名在职和离退休人员,关联人员多达10万人。

在那声略带伤感的爆破声中,1.2万杭钢人面临同一个选择:是无奈地随波逐流,还是选择用手中的一技之长开始第二个人生?

在范里洪看来,尽管高炉下的钢花不再绽放,但“以钢铁意志做人、建业、报国”的杭钢精神却并未消逝。45岁的他坚定地选择了后者,在不惑之年转型,成了浙江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老师。

同一把焊枪,火光四溅之处,他的两段人生,绽出了同样绚丽的钢花。

高校实训室里,来了握焊枪的师傅

杭钢那声爆破时隔半年之后。2016年12月26日,下午3点,浙江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实训楼一楼,电焊实训室。

这里,正是一派热火朝天景象。

电焊火光四溅,铁锤叮叮当当,有些尖锐,也有些悦耳。空气里一股钢铁燃烧的味道。恍惚间,似乎进入了一个厂区。

实训室里,四五个学生正围着一个人。浅灰厚帆布工作服,敦实,圆脸,平头,蹲着演示平板堆焊技法。他就是范里洪。

这里,正是范里洪的“新战场”。曾是杭钢工人的他,现在的新身份是焊接实训室的一名教师。

“蹲下去的姿势一定要正确,两脚后跟着地,大腿小腿贴合,人才能稳定下来。如果你的脚踮着,人就会动,手也会控制不住。”他戴着黄色翻毛皮手套,右手用电焊钳夹起一根焊条,左手拿着防电弧光面罩,“从左向右焊,顺着焊接的方向,往后走焊条倾角在75度到85度左右,要注意控制走的速度。焊条可以直线走,也可以走锯齿形、月牙形或是画圆圈。一根焊条刚好焊完铁板这个长度,焊缝成形后的宽度要控制在8毫米到12毫米范围。”

范里洪的技术征服了学生们,他在这里早已收获了一干粉丝。

“范老师很负责任,上课也很幽默,在讲理论不是用死板的方法,而是‘吓’一下我们,我们就记得很牢了!”大二的金府说,焊接后的钢板温度有1700度,“范老师说这个钢板千万不要碰,我们问碰了会有什么结果。他就往自己手上比划了一下,说‘碰完就可以撒点孜然粉,可以吃了’。”

跟随父亲的脚步,启程23年的杭钢生涯

平板堆焊这个基本功,范里洪记不清练习过多少遍。看着41个学生略显笨拙地跃跃欲试,他微微笑了起来。他说,看着他们,就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摸焊条的情景。

那是1992年的8月,盛夏时节。那一年,他21岁,初中毕业后在老家嘉善务农几年后,幸运地“顶职”进了杭钢当学徒。

1957年,杭钢在杭州市半山镇落成。范里洪的父亲范成松,从嘉善来到杭州,成了第一代杭钢人。

“他1958年进杭钢,一直是维修工,高炉、烧结,都做过。”在那段艰苦的岁月,范里洪从父亲身上深深感受到了“杭钢精神”,并暗下决心也要成为其中一员。

早上7点半上班,下午4点下班,有时候一天要焊完5公斤的焊条,150根。范里洪身上有着那个年代的简单纯粹:“一心想着把事情做完、做好,工资、待遇这些事儿,完全不会去想。”他相信,只要自己做好了,该有的回报一定都会有。事实也是如此。

焊接,好体力是基础。他每天练哑铃,增加臂力。“仰焊时要举着焊条,手很酸,没有力量撑不住。”一根焊条烧完需要三分钟左右。而这份活,常常需要一根接着一根连续焊。

有段时间,下班后他仍会留在厂房里,练各种技术方面的“小动作”,到傍晚六七点才回家。“技术是没有止境的,高了还有更高,始终有不满意的地方,总想着要改进。”他露出憨厚的笑容。

焊接,他聊起来就滔滔不绝。一般人看不出来,一根焊条,电弧燃烧的时间会影响焊缝的成形,电流的大小、直流焊机推力、引弧电流的调节都会影响焊缝,手势和力量都得拿捏到位。“焊一根焊条,用敲渣锤把焊渣敲掉,看哪里有不足的,下一根该怎么改进。”

白天上班,晚上则读书。在杭钢夜校,范里洪读完了高中、中专、大专。

他说,自己和很多杭钢人一样,都是在杭钢里成长起来的。“杭钢,造就了我的一切。”

青春记忆里,有杭钢的繁盛和转型阵痛

焊枪在范里洪手里绽出灿烂的钢花——2007年他参加浙江省直属企业技术比武获得焊工第三名,同年他参加浙江省职业技能大赛焊工比赛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2008年12月,他通过“焊工高级技师”技能鉴定并被聘为浙江省职业技能带头人。

2011年,他被聘为杭钢主任技师。

再后来,他获得了更高荣誉:浙江省蓝领工人最高奖“金锤奖”得主、省劳模、全国技术能手、钢铁行业技术能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他有了家人一样并肩作战的工友。“我们机修车间铆焊组,我刚进去时是19个人,后来剩下8个人。活虽然多了,但技术改进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在杭钢炼铁厂机修车间铆焊组,范里洪干了23年,和工友们一起,为三只高炉保驾护航。半天下来,厚帆布工作服湿透了,拧一把,夏天的时候,趁着午饭时光,借太阳光晒晒干,等下午下班,这一身衣服,又湿透了。最让他难忘的,是高炉风口大套处的焊补。这可以说是离炼铁最近的地方,“里头直接就是焦炭了!”上半身要钻进大套里面,虽然戴着安全帽,但焊完三根焊条,发现头发已经烤焦了,隔着厚手套,手背上也都是水泡。

在杭钢,他从一个毛头小伙成长为业内的行家里手。在杭钢,他也经历了人生最精彩的阶段,恋爱、结婚、生子。妻子是厂区附近半山村的村民,后来,他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范里洪见证了杭钢最繁盛的时期,和后来的去产能转型升级。这里,有他燃烧的青春岁月和铭记的美好时光,他曾经想,他会一直在这里干到退休。

范里洪说起影响他至深的杭钢的钢铁精神,“以钢铁意志做人、建业、报国”。“虽然作为一名小工人贡献比较小,但我们每个人都想着尽自己一份力。”

他说,哪怕杭钢关停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大家都非常团结,坚定、认真地维持着每一天的生产。

焊工范里洪:一把焊枪,焊接两段钢花绚丽的人生

杭钢半山基地关停前,范里洪在焊割自己维护了多年的设备。

标签: 杭钢 转型 焊工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