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正能量的火儿走了 留下角膜,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本文来源: 浙江在线 2017-02-14 10:33:37 编辑: 宋珏
这两天,杭城各大医院医生和护士的朋友圈一片悲痛,大家都在怀念一个叫“瞿火儿”的女孩。

充满正能量的火儿走了 留下角膜,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瞿火儿。

“就这样走了,这次坚强的她没能醒过来……7年的几百次就医,太苦了!火儿,一路走好!”

“火儿走了,尊重火儿的愿望,角膜留在这个世界上陪她爱的人……”

“因为她的一次哮喘发作,认识了这个坚强乐观阳光自立的女孩,火儿,那晚遇到你,我也以为只是你N+1次的住院而已,就这样真的走了……听听火儿唱的歌,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这两天,杭城各大医院医生和护士的朋友圈一片悲痛,大家都在怀念一个叫“瞿火儿”的女孩。

2月5日凌晨,与病魔抗争了7年的火儿突发肠梗阻再次住进邵逸夫医院,病情急转直下,她从普通病房转进重症监护室,但这次,她没有挺过来,2月10日那天,她停止了呼吸,安静地走了。

然而,她并没有离开,2月11日,她捐献的眼角膜移植到了两位患者的身上,留在这个世界上陪她爱的人。

昨天,记者走进火儿生命走到尽头及重生的邵逸夫医院,这也是她生前住院最多的医院,听曾经与她有过亲密接触的医生、护士及病友讲述这个来自火星的女孩故事。

七年中与特殊糖尿病抗争

各种并发症缠身

一直以来,大家都叫她“瞿火儿”,其实,她的真名叫瞿妍钰,念快一点,就是“痊愈”。可任凭大家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和祈祷,终究还是没能敌过命运的安排。

如果不是病魔缠身,她会跟同龄孩子一样,考上理想中的大学,然后读研或是找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但命运中没有如果,2009年,当时仅有16岁的瞿火儿被确诊为糖尿病。“她的糖尿病非常复杂,难以分型,病情也是变幻莫测,即使是用同一种治疗方案,前两天还好好的,过两天就变得血糖难以控制。”邵逸夫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王舟说,像火儿这样的糖尿病,他从事内分泌临床工作二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碰到。

事实上,这7年来,火儿访遍了国内的大医院,几百次的就诊,几十次的住院,疾病将她的身体折磨得伤痕累累,视力下降、听力下降、皮肤感染、肾功能受损、一次次的哮喘或是肠梗阻发作……但她依然可以坦然面对,并对生活充满积极向上的态度。

“她的病情反反复复,还有那么多的并发症,疾病本身所带来的不适与治疗时的痛苦那是常人所很难忍受的,但从她的脸上我们几乎看不到负面情绪,只要病情略有缓解,她就满脸笑容。”王舟医生说,在邵逸夫医院里,他并不是与火儿接触最多的医生,最直接的一次接触是在四五年前,火儿住院,他是主管医生,但就凭这次短短半个月时间的相处,他将这个乐观向上的女孩牢牢记在了心里,每次遇到同行交流,他也会跟大家探讨火儿的病情,希望能帮她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可惜,火儿没能等到。

在邵逸夫医院里,很多的医生和护士都跟火儿成为了好朋友,得知火儿离开的消息,他们都一时难以接受,总觉得她只是跟往常一样出院回家了而已。

“2月3日那天,我看见她陪外公来医院看病,穿着一身颜色鲜艳的衣服,活蹦乱跳的,跟我开玩笑说邵逸夫医院是她外婆家,来了就顺道来看看各位亲人。”医院的一位护士说着就难以抑制悲伤的情绪。

捐献角膜

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回报社会

火儿是一个非常懂事且心怀感恩的女孩。为了给火儿治病,瞿爸瞿妈散尽家财,瞿妈幼师的工作是家里唯一稳定的经济来源,瞿爸眼睛高达2500度近视还出去工作。看着父母为自己辛劳付出,火儿让自己变得更加独立与坚强,每次住院,她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住院期间她大多是自己照顾自己,从来不用爸妈操心。而为她治疗过的医生和照顾过的护士,她也是铭记在心,用自己创作的小诗歌、小文章来表达对医生和护士的感恩。

邵逸夫医院普外科病房里住着一个叫“小懒熊”的女孩,她是火儿的病友兼闺蜜,她们因病相识。“2013年的夏天,我在浙二住院,火儿在邵逸夫住院,在刷微博时发现认识了对方。当时,她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每一小时都要测血糖,她就说自己的多拉爱梦,没有手指头,不用测血糖。我当时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第二天就迫不及待跑去邵逸夫医院跟她见面了。”

从此,她们一起玩耍,两人一道吃吃吃、玩玩玩、浪浪浪,她们在万象城的冰场里牵手溜冰,在川味观涮火锅,杭城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两个女孩的欢声笑语。

2月4日晚上,得知“小懒熊”肠梗阻住院,火儿专程赶去看她,并留在医院陪她睡。当晚,火儿就说肚子有点不舒服,没想到2月5日凌晨她也住院了,起初,她被分配到8楼,可爱的火儿还跟医生撒娇要住9楼,最后她如愿以偿跟“小懒熊”住同一房间,隔壁床。

“那两天,我们俩天南海北聊了许多,她也曾提起过捐器官的事。”其实,火儿的这个想法在她们俩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过,“当时我还开玩笑说她的破身体谁要,她就说可以捐遗体,给我们这些学医的人作大体老师。”如今,火儿如愿以偿了,她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来回报社会。

面对病痛,火儿总是选择默默忍受,她带给别人的多是微笑。“小懒熊”昨天告诉记者,“2016年12月,火儿住进了邵逸夫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心跳骤停,胸外按压了20多分钟才救回来。那次出院后不久,我们在医院急诊室偶遇,我跟她打招呼,她没有理我就走开了,过了两分钟以后又折回来,朝我鞠躬,然后说‘对不起,这些年作为朋友拖累你了’。我就感觉到情况不对,一把抱住她……”

现在,火儿真的走了,“小懒熊”依然难以释怀,但同时也却为她“高兴”,因为她终于解脱了,但愿在另一个世界里,火儿的身体健健康康的,可以享受23岁女孩该有的生活,吃她想吃的东西,做她想做的事情。(记者 何丽娜 通讯员 王家玲 周素琴 实习生 赵佳青)

标签: 捐赠 角膜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