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提到的脑电波应用 杭企和科研机构走在前列

  • 时间: 2016-01-05 10:51:31 星期二
  • 来源: 杭州网
  • 编辑: 宋珏

  脑电波控制玩具赛车/图片由“回车科技”提供

  2016年,中国制造业面临重大挑战。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有人评论,从外部因素看,西方发达国家推行再工业化战略,谋求在技术产业方面继续领先优势,抢占制造业高端。另一方面,一些发展中国家以更低的劳动力成本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抢占制造业的低端。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2016年,中国经济的机会在哪里?

  中国智造,当仁不让。

  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生物技术等领域不断创新突破,全球发展动力和产业分工格局发生调整。抓住了就是机遇,就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智造”接棒“制造”,杭企已然大步走……

  如果有一天,不需要下床只需要用大脑想一下,就能让水杯飞到身边,衣服也能自己穿上,早餐会自个儿跑进锅里并躺在盘子上……如果你以为这些场景只会在电影里出现,那就错了!现实中,通过技术手段,这些都可能实现。实现这一技术的,靠的就是我们的脑电波。在前不久闭幕的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表示,也许未来人们和信息的沟通就是通过脑电波的方式来实现的。

  其实在杭州,有一家公司在脑电波实用领域的研究,正向着实用阶段迈进。这家公司就是杭州的回车科技,创始人易昊翔是90后小鲜肉,浙江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毕业,用他的话说,其他人都沉迷于对电脑技术的研究时,他们已经进入对人体的研究。在他们的实验室里,有不用手遥控就能自己上下翻飞的无人机,有无需手柄操控就能做出加速、减速、转弯等动作的赛车,还有可以按照人的意愿来移动和工作的机器手臂,实际上这些依靠的都是脑电波和各种机械里的接收器,双方通过对接沟通来完成的。

  易昊翔说:“我觉得随着脑电波技术的发展,电影《阿凡达》里那种远距离的脑电波控制技术也一定能实现。”

  研究“脑电波”的杭企受投资方关注

  也许有人会问脑电波是什么?它又能派啥用场?其实,脑电波就是大脑在思考事物时散发出的生物电流,大脑在思考不同事物时,所发出的脑电波会有所不同,回车科技的创始人易昊翔告诉记者,他们就是运用了脑电波的这一特点,来研究开发针对脑电波的实用技术。

  通常人们在思考时,大脑的各个皮层都会有相对应的反应,从而产生生物电流,来控制集体做出动作,而回车科技所做的就是把这生物电流搜集,并分析其对应的意义,并将之存储进电脑中,如果接收器又接收到相应信号,那就会做出设定好的动作。

  其实脑电波能提供的,不仅仅是简单的物品操控,按照易昊翔的话来说,脑电波在理论上可以操控一切物体,来帮助人们实现不用动手脚,就可以轻松做事的梦想。

  易昊翔说:“脑电波非常微弱,人体是无法察觉的,但只要借助于设备就可以将这些微弱的脑电波捕捉到,并将其放大发送给机械上的接收器,这样就可以实现‘意念控制’了。”

  对这一领域看好的投资者也有不少,就在去年回车科技就获得了来自华旦天使投资的200万元,这都归功于近些年人们对脑电波研究的重视。

  高昂的成本及技术瓶颈成脑电波研究的进阶门槛

  脑电波并不新鲜,30年前,一些大医院里就有专门监控病人脑电波的仪器,直到几年前,不少领域对脑电波的研究还仅停留在当年的水平。

  对此易昊翔深有感触:“对脑电波的研究有些时间了,但直到目前还没有非常实用的开发和应用,主要是因为脑电波读取设备价格过高造成的。”

  回车科技易昊翔向记者透露,目前在国外一些大型实验室里有不少读取脑电波的尖端设备,但那些设备费用奇高,一台就要几十万美元,虽然使用这样的设备能让脑电波的读取精度达到95%,但高昂的设备是不可能用于实用的,所以只能在实验室里使用。回车科技自己开发的脑电波采集设备,价格是国外设备的几十分之一,但也因此损失了一些精确度,脑电波读取精度为70%,这样的精度是无法用于医疗等高风险行业的。

  另一家杭州的本土企业神灯生科COO胡宸瀚对此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脑电波技术目前存在技术瓶颈,检测脑电波时,必须把电极片贴在头部,使用者并不舒服,使用脑电波去操控机器的精度也有欠缺。

  浙江大学生仪学院沈义民教授告诉记者:“人类对大脑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过,那么多年没有巨大突破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检测设备。”

  沈义民说:“医院里对脑电波的检测基本都是依靠对脑电信号的检测,这样的检测一般都是通过贴在头皮上的电极片来搜集信号,这种方式容易受到包括头皮自身信号在内的多种外界信号干扰,所得数据准确度较低,而现在尖端检测设备更倾向于使用磁共振来获取大脑活动的图像,这种手段在近几年才开始应用。”

  目前的“脑电波”研究集中在哪些领域?

  早在几年前国外就有公司宣布可利用脑电波捕捉设备来获取人的情绪变化,并将之反映在头戴设备上,这些在易昊翔看来只是脑电波的初步应用。目前回车科技的脑电波技术,主要应用在三方面,第一个是玩具赛车的控制,第二是无人机的操控,第三是注意力辅助训练。

  “目前我们在赛车方面的操控开始有了一些商业化运用,我们更期待在其他领域有所发展。”易昊翔说,“拿脑电波操控无人机来说,无人机的操控不同于赛车,它需要关注上下左右前后6个方向,对操作者有较高的要求,一些影视剧制作使用的大型无人机,需要两个人操控,一个人控制飞行轨道,另一个人负责控制摄像机。我们开发的脑电波无人机只要一个人就可同时完成高精度摄像和设定轨道飞行,目前有无人机企业在和我们进行实验室阶段的合作,可能未来会有更进一步的交流。”

  另一个儿童注意力辅助训练的应用,回车科技已全面铺开,并与一些培训学校合作。易昊翔透露,他们相信脑电波的训练能帮助一些注意力不集中或有轻微多动症的孩子,在这方面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推广和实际应用。

  神灯生科COO胡宸瀚告诉记者,他们对于脑电波的应用更多的是改善睡眠方面。胡宸瀚说:“我们通过对脑电波的检测来分辨人的睡眠质量,并发射类似于深度睡眠的脑电波,使人体持续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我们目前开发的脑电波技术产品——智能眼罩已开始商业化,公司也因为在脑电波方面的开发研究,获得1500万的投资。”

  然而不论脑电波如何应用,都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和研发力度,浙江大学生仪学院沈义民教授透露,作为脑电波技术的前沿阵地,浙大生仪学院在这一方面已经走在国内前列,“目前浙大对脑电波的研究不比国外同行差,在某些领域甚至还超越了他们。”

  未来“脑电波”的应用令人吃惊

  未来的脑电波能干什么事?真的如马化腾所说,未来脑电波能实现人们和信息间的沟通吗?浙江大学生仪学院沈义民对此表示肯定。

  “如果能加大对脑电波搜集的准确度、脑电波信号强度和持续性,人与人之间、人与信号之间,使用脑电波沟通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沈义民向记者透露,在他们的实验室里,脑电波的操控技术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比如全身瘫痪的病人,可通过脑电波在电脑上输入汉字、点播影视剧;在大脑中植入设备的猴子,可通过脑电波来操控机械肢体的运动。

  其实通过脑电波技术能够完成的还远不止这些,未来脑电波还有更为广泛的应用。易昊翔认为,脑电波技术未来能取代所有的开关和遥控器,驾驶和操控汽车、飞机也不再需要人来动手,而在一些危险、狭窄的地域作业,也都可以靠脑电波机器人来完成。易昊翔说:“就拿近的来说,中央空调的通风系统清理一直是个难题,依靠人力很难将深层的垃圾清理出来,而依靠脑电波操控的机器人就可以轻易解决这个问题。”

  胡宸瀚则认为,脑电波未来还有更大的应用,在一些特殊地形的勘探、研究或救援中都可以运用到脑电波技术,比如火山口的研究和数据收集、地震后的狭窄空间搜救、特殊矿坑的勘探都可通过脑电波驱使机器人完成,这样不仅可以得到更详尽的资料、数据,还可以确保人的安全。

  易昊翔似乎已经开始用实际行动来展望行业未来。他告诉记者:“回车科技即将进入脑电波应用研究的深水区,我们正在研发用脑电波来操控机械手臂、无人机等的民用技术,如果在这一方面能取得突破,那么脑电波的使用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57111767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