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大年初一”项目从提出设想到建成仅18个月

  • 时间: 2016-04-25 08:39:03 星期一
  • 来源: 浙江日报
  • 编辑: 金娅倩

    “大年初一”全景图。夏鹏飞摄

    “大年初一”里随处可见的年味元素。夏鹏飞摄

    18个月的时间可以做些什么?浙商毛剑峰的回答是:在老家安吉造一个“江南丽江”。

    明清古建筑、中国四合院,1100余间客房开门迎客……4月18日,记者来到人间天堂·安吉“大年初一”风景度假项目(以下简称“大年初一”)时,那张竖立在路口的效果图已经“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

    一年多的光景,这里的人创造了“大年初一”,而“大年初一”也改变了这里的人。

    每天都是大年初一

    给游客身心最放松的一天

    “大年初一”的每栋屋檐下,都挂着鲜艳的大红灯笼。毛剑峰说,灯笼每天都要挂着,因为这里每天都是大年初一。

    作为海南飞帆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安吉,毛剑峰更愿意用“本地人”来称呼自己。

    上世纪90年代,毛剑峰去了海南,二十多年在外奔波,他说总想回来看看。“在商海起起落落,非常怀念家乡。想得最多的一天就是大年初一,那天和家里人在一起拜年,走街串户,没有负担,什么都放下了。”

    这就是“大年初一”取名的由来。当然,深深的回乡情意背后,是一位浙商透视旅游产业的火眼金睛。

    “如果你观察过安吉的旅游资源,就会发现,像星辰散落,缺少一个大型的相对集中的‘月亮型’旅游度假项目。”毛剑峰的话不无道理,1100余间客房的规模,在长三角一带颇为罕见,喜人的是,“大年初一”自2015年5月8日开业至去年年底,客房入住率一直不错,营业额已超过5000万元。

    “大年初一”绝非毛剑峰的无心插柳。“让每一个来‘大年初一’的游客都是身心最放松的一天。”这句简单的表述,正是把酒店做成度假目的地的生动注解。

    “知道为什么有些地方的景区做不起来吗?”毛剑峰的这句问话令员工们印象深刻,他告诉团队的人,因为它们大都把资源分散给私人所有,想要统一发展非常难,而“大年初一”都自己建设,可以把握项目的整体方向。

    打造旅游商业综合体

    把情怀之作留给家乡

    多数人认识毛剑峰,是从电影《非诚勿扰2》开始。影片中的鸟巢度假村,在海景资源丰富的海南另辟蹊径——山顶建房,让毛剑峰在旅游业界名声大振。

    毛剑峰的小伙伴田明华告诉记者,在海南,他们的成名作是另一个项目。“2003年左右,我们在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拿到了地,不知道该怎么开发。”毛剑峰和田明华手中的土地资源位于海南海拔最高的内陆山区,田明华说,那片是热带雨林区,一天可以下十几场雨,植被特别丰富,小动物非常多,于是他们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在海岛搞森林生态旅游。

    这个项目后来演变的效应,出乎了两人的预料。“三亚看海,保亭看绿。”成为海南旅游向外推介的新名片。如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拥有的国际五星级酒店更是超过了20家。

    生态这个词,一不小心就“卖出”了广阔市场。田明华不久前被派驻到安吉担任“大年初一”度假村副总经理一职,尽管是从海边回到山区,但他所管理的项目正是他们在十几年前就已熟悉的领域——山地森林旅游。

    “这是山河村,集聚了整个度假村的功能区块;这是芦花村,属于临水别墅;这是杏花村,有四栋多层客栈,专门接待团队客人;桃花村和梅花村,属于江南四合院风格,适合家庭式度假。”溜达在“大年初一”里,大家总能回想起毛剑峰穿着休闲服、鞋子沾满泥土的场景,当地人说,他把梦想留在了家乡,这是毛剑峰的情怀之作。

    前不久的人民网海南视窗上,刊发了评论文章《海南能从浙江“大年初一”项目中学到什么》,提到了“大年初一”推进速度之快,投资12亿,建筑面积19.6万平方米,从提出设想到全部建成仅用了18个月。

    这是毛剑峰的一次全新实验。他脑海中的“大年初一”,是一个旅游商业综合体,其模式是度假酒店+旅游集散地和旅游服务+商业配套,他还想把世界各地人们“过大年初一的样子”放到“大年初一”的民俗文化展馆里来。

    对于安吉这样主打生态富民的山区县来讲,“大年初一”的集聚效应和社会效应已经显现:房车露营、全地形车俱乐部、隐居西湖等高端民宿及有机蔬菜园等等相继而来,“大年初一”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安吉当地人。

    兄弟父子齐上阵

    传统与现代基因互补

    和风景度假村客房部的热闹相比,马路另一头的商业街显得安静许多。每天,一位帅气的90后男孩都会在商业街忙里忙外。

    “‘大年初一’客房部已经营业,现在我在这边负责风情商业街的招商工作。”这个男孩名叫毛之鹰,正是毛剑峰的儿子。

    工民建专业出身的毛剑峰,对建筑美学有自己的认知。这一点,在“大年初一”的建筑中就可以发现:中式传统建筑特色鲜明的弧形屋顶,同时兼具现代建筑风格的宽窗,既融合中国传统建筑的美感,又考虑到使用者的舒适性。

    和对建筑的独具匠心相比,毛剑峰在“大年初一”的运作过程中也遇到过难题。“商业街的招商在酒店开业前的三四个月就开始做了,一开始规划的小吃、服装、购物等类别清晰,然而在执行的过程中,一线城市来的商户不多,和预想出现了差距。”说话间,毛之鹰的脸上露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神情。

    以前,父子俩经常因为理念不合相争;如今,他要好好挖掘儿子的“新奇特”基因。今年初,毛之鹰开始长期蹲守“大年初一”,打算给商业街来一次改头换面。

    “多样化和选择性。我觉得要先把定位做好,抓住游客心里真正想要的。商业街主要面向年轻人,我想大部分网店都是有实体店的,可以考虑把商业街做成实体店的体验目的地。”毛之鹰说,他希望商业街能把那些集聚人气的好东西带进来,百花齐放。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毛剑峰和田明华、毛剑峰和毛之鹰,因为一个浙商回归项目打造着“兄弟之谊、父子之情”的良性生态系统。毛之鹰说,最近和父亲谈得更多了,两个人不断将差异融合互补,两代浙商携手才能越走越远。

浙江要闻

更多>>

新华立场

更多>>

影像时代

更多>>

浙商浙人

更多>>

向上向善

更多>>
旅游频道

社会

更多>>
高端访谈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13641118720987